逢春 第145章 醉语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思考了一会儿,林啸明白了:突然有急事都是骗人的,陆玄为了与冯大姑娘约会,爽了他的约。

  发现真相的一瞬,林啸不是愤怒,而是震惊:陆玄都能有女孩子和他约会了?

  陆玄走进雅间,在冯橙对面若无其事坐下。

  “来这么早?”

  冯橙笑道:“今日我请客,当然要早点来。”

  陆玄不由扬唇。

  能被做东的人重视,谁能不高兴呢。

  重视——陆玄下意识打量冯橙。

  今天冯橙好像有点不一样。

  裙子比以往华丽,发式比以往复杂,发间还插着一支松鼠簪。

  陆玄轻轻动了动鼻子。

  还散发着橘子味……

  “怎么了?”冯橙觉得陆玄反应有些怪,直接问道。

  “好像闻到了橘子味。”

  冯橙莞尔一笑:“是露生香前不久新出的橘子香露。”

  陆玄眸光微闪,漫不经心道:“之前没有闻到过。”

  只在冯橙每次打开荷包的一瞬间,闻到过香辣小鱼干味儿。

  冯橙呵呵笑笑。

  洒不洒香露,取决于白露大丫鬟的心情。

  陆玄则把冯橙的笑而不语理解成了不好意思。

  少年敛眉认真思考:冯橙特意打扮得漂漂亮亮,可见对请他吃饭这件事很重视。

  那是十分在意他无疑了。

  “你的松鼠簪子挺好看。”陆玄觉得冯橙这么在意自己,不能寒了对方的心,搜肠刮肚赞美一句。

  冯橙眼神古怪起来:“陆玄,你是想和我一起逛长樱街吗?”

  又是打听她洒的香露,又是留意她戴的簪子,陆玄什么时候生出与姑娘家一样的爱好了?

  陆玄直觉这个邀请有问题,一时又想不透问题在哪里。

  他决定跳过这个话题。

  “饿了,烧鸡点了吗?”

  “点好了。”

  冯橙话音才落,伙计就端着盘子进来了。

  两只烧鸡,几样小菜,并两壶酒。

  陆玄一看,诧异看向冯橙:“你喝烧酒?”

  上一次她来,喝的是梅子酒。

  冯橙笑盈盈道:“天都凉了,我觉得可以喝一点点。”

  都说高兴的时候当浮一大白,说的可不是甜腻腻的果子酒。

  喝烧酒才够痛快。

  “我觉得不行。”

  “嗯?”冯橙有些意外。

  陆玄严肃道:“喝烧酒会醉。你喝醉了,我不方便送你回家。”

  冯橙失笑:“不用你送,不是有小鱼嘛。”

  “这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少年定定望着她,语气认真:“与你一起喝酒的是我,又不是小鱼。”

  冯橙夹了个鸡脖子放入他碗中:“那我只喝一杯,就尝一尝。”

  当来福的时候,他还摆一杯酒在她面前呢,现在她重新做人了,他居然管着她不许喝酒了。

  看着碗中的鸡脖子,陆玄语气一软,态度悄然松动:“那就只喝一杯。”

  冯橙忙斟了两杯酒,推了一杯给陆玄,自己举起另一杯:“陆玄,我敬你。”

  陆玄捏着白瓷酒盅,轻笑着问:“敬我什么?”

  “这些日子多亏有你,才让害我的人恶有恶报。”冯橙端着酒杯,诚心诚意道,“我还一直没机会对你好好道谢。”

  她想谢的何止是这个。

  她想谢他埋骨之情,谢他收留之恩,谢他兜兜转转又救了她一次。

  仿佛命中注定他是她的救命恩人。

  只可惜前尘不可说,只能藏在这一杯酒中了。

  冯橙把酒杯举到唇边,一饮而尽。

  烈酒入腹,烧得她咳起来。

  陆玄板着脸伸出手,在她后背拍了拍,没好气道:“不能喝就别逞能。”

  道谢倒是挺有诚意,可又不是敬酒才能显示诚意。

  这么想着,少年目光又落在少女青丝间的松鼠簪上。

  她这样来见他,不就挺有诚意了。

  冯橙也没想到酒会这么辣,辣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陆玄。”

  因为剧烈咳嗽过,少女双颊绯红,目若秋波。

  “干什么?”陆玄突然发现心跳有些乱。

  “我看你喝酒的时候就很轻松。”

  听冯橙这么说,陆玄莫名有些失望。

  她眼泪汪汪看着他,就说这个?

  他举杯把酒喝下,有些好笑:“你见我喝过几次酒?”

  他们在一起明明只是喝茶。

  冯橙托腮,笑道:“见过很多很多次。”

  大多数时候,独自饮酒的陆玄,都是落寞的。

  那时候她是一只猫,见过很多次陆玄卸下伪装的样子。

  那是与人前截然不同的陆玄。

  陆玄静静看着笑呵呵的少女。

  她的脸颊越来越红,目光越来越朦胧,嘴角一直挂着傻笑……

  确定了,冯橙喝醉了!

  这个发现令陆玄哭笑不得。

  逞了半天能,这丫头原来是个一杯倒。

  “你喝醉了。”陆玄开始思考怎么安置一个喝醉的女孩子。

  这方面经验是空白,如果是林啸,直接让来喜送回林府就是了。

  “没醉。”冯橙看着陆玄,目不转睛。

  “没醉会说胡话?”

  冯橙回忆了一下,摇头:“没说胡话,就是见过很多次。”

  “见过很多次我喝酒?”对方认真的语气令陆玄产生瞬间的动摇。

  难道是偷偷看他?

  冯橙笑了:“不止见过你喝酒,还见过你沐浴,小——”

  强烈的危机感拉回了快要失控的舌头,冯橙晕乎乎的脑袋瞬间清醒几分。

  “你还见过我沐浴?”少年身体前倾,拉近了二人间的距离。

  淡淡的橘香萦绕在鼻端,很容易令人生出咬一口的冲动。

  只不过冯橙说的话太惊人,压制了少年这个念头。

  那双乌湛湛的眸子带着狐疑与震惊,令冯橙越发警醒。

  她忙摇头:“没有。”

  没有么?

  陆玄不知道该相信理智,还是直觉。

  理智告诉他,冯橙要是偷看他沐浴,铁定会被他发现。

  他顶多……因为对方是冯橙,装不知道。

  可直觉告诉他,冯橙刚才那番话很认真。

  哦,冯橙的话好像还没说完。

  “还见过我小什么?”

  小什么?

  冯橙眨眨眼。

  如果她真的把“小解”这个答案说出口,哪怕说是醉话,陆玄也会杀了她吧?

  短暂的沉默后,冯橙扶额:“头痛,好像是喝多了。”

  她冲陆玄歉然一笑:“原来喝多了会管不住舌头,我刚刚说胡话呢。”

  再喝烧酒,她就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