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46章 你们什么时候定亲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看着眼波朦胧的少女,陆玄觉得自己多心了。

  再怎么想,冯橙都没有看到他沐浴的可能。

  不过她说醉话为何会说这个?

  这是……想看他沐浴?

  这个念头一闪,少年耳尖不由红了。

  冯橙居然是这种人!

  可令陆玄奇怪的是,发现了冯大姑娘的真面目,他竟然不觉气恼。

  甚至……有点期待?

  陆玄一惊,喝了一大口酒压下这种古怪的感觉。

  他夹了一只鸡腿放入冯橙碗里,埋头啃起鸡脖子。

  鸡脖子似乎也没那么香了。

  他还是想知道冯橙为何想看他沐浴。

  冯橙见陆玄不追问,忙吃起鸡腿。

  用秘制老汤卤过的烧鸡,酥香软烂,肥而不腻。

  冯橙吃着鸡腿,舒适叹口气。

  还是吃烧鸡好,喝烧酒太危险了。

  “陆玄。”

  啃鸡脖子的少年抬眸。

  “鸡脖子只剩骨头了。”她夹了个鸡翅膀给对方。

  今日她做东,这么替她节约倒也不必。

  少年又埋头啃起鸡翅膀,脑子中已经在想被冯橙看到的瞬间该怎么应对。

  是迅速埋到浴桶中,还是抄起旁边架子上的脸帕扔到她脸上?

  “陆玄?”冯橙见对面少年耳尖越来越红,快要把鸡骨头都吃下去了,不由纳闷。

  她吓得醒酒了,陆玄难不成喝多了?

  可他只喝了两杯而已。

  陆玄回了神,一脸严肃问:“怎么了?”

  冯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要不是他耳朵还红着,她以为他要商谈国家大事呢。

  “对了,我来时看到你朋友了。”担心陆玄一时想不到是哪个朋友,冯橙补充道,“就是那位林大人,当初在坟头遇到的那个。”

  陆玄默了默。

  这个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吃饱了吗?”

  冯橙一愣,而后摇头:“没有。不过你要有急事,可以先走。”

  她还能继续吃。

  陆玄睨她一眼:“我就是问问,没吃饱就多吃点。”

  冯橙笑了:“那你也多吃点,不够咱们再加菜。”

  陆玄倒了杯茶给她:“最近习武怎么样?”

  提到这个,冯橙眼神晶亮:“很顺利,长公主说我天生适合习武。”

  陆玄挑眉。

  这话长公主对他也说过。

  他开始怀疑长公主是不是对每个想收的徒弟都这么说……

  “那你就好好练,艺多不压身。”陆玄似是想到了什么,正色叮嘱道。

  祖父曾说过,北齐蠢蠢欲动,与大魏早晚有一场仗要打。

  宁当太平犬,不做乱世人。

  战乱一起,再周到的保护都可能有疏漏,学些本事当然是好的。

  “知道啦。”冯橙笑盈盈应了。

  她亲眼见过城破人亡的惨状,哪敢懈怠。

  哪怕最后还是会发生那样的事,这一次至少她能砍下几个齐军的脑袋。

  二人边吃边聊,时间在轻松愉悦中流逝。

  “时候不早了,我们散了吧。”冯橙拿帕子擦了擦嘴角,提议道。

  “喝茶消消食再走。”陆玄给冯橙倒了杯茶。

  不确定林啸走了没有。

  虽然已经破罐子破摔,还是想等林啸走了再下去。

  冯橙自然没有意见。

  那就和陆玄多待一会儿好了,反正回去也没事。

  楼下大堂,林啸把伙计召来:“添一壶茶。”

  他一定要撑到陆玄下来。

  大堂中,食客陆陆续续离开。

  伙计忍不住悄悄瞄了林啸好几眼。

  他记得清楚,这位客官是第一个来的,怎么一直不走呢?

  “小二——”

  伙计颠颠跑过去:“客官有什么吩咐?”

  这次总该结账了吧?

  “再添一壶茶。”

  伙计:“……”

  楼上,冯橙抖了抖空了的荷包:“走吧。”

  说是喝茶消食,最后不知怎么回事,就把一荷包小鱼干吃完了。

  陆玄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微微颔首:“嗯。”

  二人一起下楼。

  走下一半楼梯,陆玄脚步一顿。

  大堂中,林啸握着茶杯,正默默看过来。

  一瞬的无语后,陆玄大步走下楼梯,走到林啸那里。

  “林兄还没走?”

  “是啊,烧鸡太好吃,一不小心吃多了,所以喝茶消消食。”

  听着这回答,冯橙眼神古怪看向陆玄。

  刚刚陆玄也是这么说的。

  总觉得这两个人之间有问题。

  陆玄嘴角抽了抽,果断决定不和林啸说话了。

  “我先送朋友出去。”

  林啸微笑点头。

  陆玄陪着冯橙走出陶然斋,天色已经彻底暗了。

  街上灯火点点,热闹依旧。

  冯橙停下来:“不用送了。你和朋友难得巧遇,正好说说话。”

  林啸结了账出来,听到这善解人意的话嘴角猛抽。

  难得巧遇……

  “那改日见。”

  “改日见。”

  目送冯橙带着小鱼离开,陆玄转头。

  林啸大步走过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

  陆玄破罐子破摔:“问吧。”

  林啸表情瞬间扭曲了一下。

  他以前没发现陆玄脸皮这么厚。

  “陆兄突然有急事找冯大姑娘?”

  既然陆玄脸皮厚,那他就哪壶不开提哪壶了,不然对不起他一个人凄凄凉凉喝了一肚子茶。

  陆玄决定实话实说:“冯大姑娘突然说请我吃饭。”

  林啸震惊:“还是冯大姑娘请你吃的?”

  原来陆玄不仅有女孩子与他约会,还是人家女孩子请客!

  想想自己,林啸突然不想问了。

  问多了扎心。

  陆玄却忍不住和好友多说几句:“冯大姑娘出来吃饭不如咱们方便,她主动提出请客,我就没拒绝……”

  林啸抬眼望天,并不想听。

  这不就是炫耀吗?明晃晃的炫耀!

  “陆兄。”

  陆玄停下了说话。

  “你和冯大姑娘什么时候定亲?”

  陆玄:?

  林啸面露诧异。

  看陆玄说得眉飞色舞的,难道从没想过这些?

  “林兄说到哪里去了,我和冯大姑娘是朋友。”

  陆玄说完,突然又想到了冯橙那番醉话。

  冯橙想看他沐浴,那……不只是把他当朋友吧?

  也许冯橙想和他定亲?

  可他才十六岁,还从来没考虑过娶妻生子这种事。

  至少也要等加冠后再考虑吧。

  如果那个人是冯橙的话——陆玄脑海中浮现少女浅笑盈盈的模样。

  她戴了俏皮的松鼠簪,穿了漂亮的月华裙,洒了好闻的香露。

  这么用心打扮来见他,被拒绝了会失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