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49章 橙子熟了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冯橙从没想过嫁人的问题。

  明年,尚书府抄家问斩。

  后年,齐人攻破大魏京城,血流成河,生灵涂炭。

  想一想这样的将来,怎么可能把嫁人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考虑进来。

  “大姐?”见冯橙发愣,冯桃喊了一声。

  冯橙回神,看着娇软可爱的妹妹不由笑了。

  “我没想过嫁人的事。”她坦,“更没想过非谁不嫁。你小小年纪就别瞎操心了。”

  “真的?”

  “真的。”

  冯桃松了口气。

  大姐从不骗她,既然这么说,那就证明陆大公子可有可无嘛。

  或许大姐和她一样,时间久了就想开了。

  “大姐,咱们继续去逛铺子吧。”放下心来的小姑娘把兴趣转回了逛街买东西上面。

  姐妹二人离开茶楼,走进了裁云坊。

  冯橙休息的这日,亦是官员休沐日。

  韩首辅在书房听亲信禀报这几日盯着礼部尚书府得来的讯息,面色沉沉。

  别的暂时并无异常,尚书府的大姑娘竟然与永平长公主走得这么近?

  “每日都会去长公主府?”

  亲信回道:“每五日会休息一日。”

  “下去吧。”韩首辅摆摆手打发亲信退下,陷入了沉思。

  如果只是小姑娘讨了长公主喜欢,偶尔被叫去哄贵人开心,那不足为虑。

  可每日都去长公主府就没这么简单了。

  永平长公主这是把对女儿的疼爱移情到冯大姑娘身上了?

  要是这样,本来在他眼中无关紧要的一个小姑娘就值得重视了。

  值得重视的当然不是小姑娘本身,而是永平长公主。

  倘若有朝一日他对冯尚书出手,永平长公主会不会因为冯大姑娘成为那老狐狸的支持者?

  这种可能绝不小。

  冯大姑娘——

  韩首辅用手指在檀木桌上点了点,喊来下人:“去一趟谢府,把谢志平请来。”

  下人领命而去,谢志平很快就赶到了韩府。

  “姐夫您找我啊。”

  “你认识不少三教九流吧?”韩首辅语气淡淡问。

  谢志平从韩首辅面上瞧不出喜怒,呵呵笑着:“认识一些。”

  尽管在旁人面前耀武扬威,但在这个姐夫面前,他老实得不能再老实。

  韩首辅对小舅子借着他的名头耍威风心知肚明,好在小舅子知道那个分寸,他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一些不方便办的事也会交给小舅子来办。

  之前指使戚书强鼓动尤家,就是小舅子出的面。

  韩首辅在朝中虽然呼风唤雨,股掌之间就能令官员跌落云端,可他毕竟是文臣,要使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身边并无合适人手。

  “礼部尚书府的大姑娘每日一早都会去长公主府,每五日在家中一日。找些靠得住的人盯着她不去长公主府的日子,如果她出门玩,机会合适就……”韩首辅低声交代谢志平。

  谢志平边听边点头,一直到离去都没问堂堂首辅对付一个小姑娘的原因。

  而韩首辅显然很满意小舅子的识趣,连带对小舅子前些日子办事不力的不满都散了。

  这边韩首辅吩咐小舅子安排人盯梢冯橙,冯橙也给钱三安排了新任务。

  “姑娘有事尽管交代,小的保证给您办得妥妥的。”钱三拍着胸脯,心情特别美。

  可算是又来新任务了。

  没有任务的时候好无聊,他只好又去赌坊逛了逛,没想到荷包鼓鼓进去,两手空空出来。

  都怪大姑娘让他闲着啊!

  “替我盯着一个人。”

  钱三心头一凛:“您要盯谁?”

  冯橙一字字道:“我三叔。”

  “三老爷?”吃惊之下,钱三声调都变了。

  不怪他震惊,大姑娘和三老爷明明感情好得不得了,怎么会让他盯着三老爷?

  看看大姑娘让他盯梢过的人的下场吧。

  他盯梢了二老爷,二太太就丢了名声青灯古佛了,二老爷被老太爷时不时拿鞋底抽一顿,二公子乡试名落孙山。

  他又盯梢了尤大舅,表公子到手的举人飞了不说,从此不能科举,父子二人还挨了五十大板,名声尽失。

  他还盯梢了欧阳庆——钱三打了个寒颤。

  这个就更惨了啊,什么结局全京城的人都知道。

  三老爷还小啊!

  钱三看着面色平静的少女,头一次生出了不忍心。

  “怎么?”冯橙挑眉。

  钱三忙道:“小的知道了!”

  他也还小呢,有同情三老爷的工夫还是同情同情自己吧。

  这么想着,钱三飞快瞄了一眼站在冯橙身后面无表情的小鱼,悄悄夹紧双腿。

  “你主要留意我三叔新认识哪些女子,常与哪些女子来往。”

  事发要到明年,她不可能让钱三什么都盯着,那样反而容易在一日日无聊的盯梢中忽视有用的线索。

  “女子?好,好。”钱三应着,心中觉得古怪。

  大姑娘为什么让他盯着三老爷和女子来往?

  大侄女还管着叔叔这种事?

  冯橙想了想,强调道:“尤其那些非良家女子。”

  钱三眼神直了直。

  当侄女的,这就真的过分了啊。

  察觉钱三神色有异,冯橙脸色微冷:“这件事是重中之重,必须给我办好了。”

  钱三头皮一麻,连连点头:“姑娘放心,小的铁定办好。”

  考虑到时间有些长,冯橙道:“一个人顾不过来的话,可以找靠谱的朋友一起。”

  她说着,把一个荷包递了过去。

  钱三接过有些分量的荷包喜出望外,对冯锦西的那点同情登时烟消云散。

  打发走了钱三,冯橙心情有些沉重。

  那个与三叔搭上的女子后来被查出是齐人细作,也是因为这样,尚书府被拖进了万丈深渊。

  可惜她对那女子的具体讯息并不知晓,只能选择盯着三叔这个笨办法了。

  希望能早些有线索吧。

  之后风平浪静,晚秋居院中那棵橙子树黄果累累,挂满枝头。

  冯桃来找冯橙玩时说了一句:“大姐,咱们是不是该摘橙子了?”

  每一年的夏日在长夏居摘桃子,秋日在晚秋居摘橙子,也是姐妹间的一个乐趣。

  冯橙看一眼黄绿相间的橙子树,想起一件事。

  她答应大哥等橙子熟了给他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