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54章 可惜了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人要脸,树要皮。

  如大汉这样的人,可以不在乎寻常人的指指点点,却很在意被一个圈子混的人看不起。

  想想吧:听说了没?刀哥因为抢夺贵女被官差抓了!

  这种不算什么。

  可要是换成:听说了没,刀哥因为抢夺贵女被贵女用橙子砸死了!

  这能受得了吗?

  能吗?

  冯橙这番反威胁,十分到位。

  两名歹人对视一眼,变了脸色。

  “三妹,来这里坐。”

  冯桃走过去,坐在冯橙身边。

  “有人来了。”冯橙不再理会歹人,望着前方道。

  山路多弯,看不到人,却有谈笑声隐隐约约传来。

  冯桃紧张起来:“大姐,会是什么人?”

  难不成是歹人同伙?

  现在小鱼不在,橙子也用完了——

  “应该是书院的学生吧。”冯橙随口道。

  既然派小鱼回去报案,她就不在乎被人瞧见。

  不多时,三名书生打扮的年轻人拐入姐妹二人视线。

  她们看到三个学生时,三人也发现了她们。

  在清雅书院读书的大多是十几岁的少年,正是对女孩子最好奇又别别扭扭的时候。

  三人发现路边坐着两个美貌少女,想看又不好意思,眼神游移就发现了并排躺的五名大汉和一地橙子。

  这下三人好意思了,瞪大了眼半天忘了眨。

  “你们,你们——”想问被绑着的大汉是不是遇到了劫匪,可这几个大汉长得就像劫匪的样子。

  路边两个美貌少女则像受害者。

  看着像受害者的两个姑娘是自由的,看着像劫匪的反倒五花大绑,这也太奇怪了。

  三名少年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望着两个美貌少女发呆了。

  冯桃皱眉:“你们看什么?”

  既然是学生,那就不怕了。

  这种书生姐姐一脚能踹飞一个,有尤家表哥为例。

  三人醒了神,其中一个长相沉稳些的问道:“敢问二位姑娘,发生了什么事?”

  冯橙站起来,掸了掸身上草屑:“我们来小青山,路上遇到了劫匪。”

  见她指向几名大汉,三名学生神色古怪,其中一人终于忍不住问道:“那他们怎么被绑着啊?”

  “是这样——”

  冯橙才开口,就被为首大汉急急打断:“有一个多管闲事的路过,救了她们!”

  冯桃错愕望着大汉,再看看冯橙。

  冯橙理了理散落的发丝,不疾不徐道:“就是这样。”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义士。”少年人对传说中的侠客难免神往,闻眼神晶亮。

  就在通往他们清雅书院的路上,居然发生了这种大事!

  “那位义士呢?”一名学生问冯橙。

  能名正顺与美貌小娘子搭话,谁还理响马。

  没等冯橙开口,那大汉赶紧道:“绑了我们就走了!”

  学生诧异看大汉一眼,心道:这劫匪怎么还抢答呢?

  学生不自觉去看冯橙反应。

  冯橙莞尔:“他说得对。”

  她这一笑,如春花绽放,娇美动人。

  学生面上一热:“二位姑娘可有需要我们帮忙的?”

  “不用了,我已打发丫鬟回去报官。”

  “那他们——”

  冯桃觉得这学生好啰嗦,板着小脸道:“我与姐姐看着他们,等官差来。”

  她生得娇俏,哪怕一脸严肃也是可爱的。

  那名学生道:“只留二位姑娘看着歹人太危险了,我们也留下吧。”

  另外两名学生齐齐附和。

  “不必麻烦三位公子了。”冯橙婉拒。

  “这怎么是麻烦。发生在小青山的事就是清雅书院的事,我们都是清雅书院的学生,有这个责任保护姑娘。”学生义正辞。

  另一人道:“是啊,我们做不到那位义士一样制服劫匪,但看着他们还是能够的。”

  冯橙不再推辞:“那就多谢了。”

  说话最少的那名学生道:“我回书院把此事报给山长吧。”

  另外两人催促:“对,快回去报信。”

  长这么大头一次遇到这种事,只想着英雄热血,连报信都忘了。

  眼见那名书生往回路走,冯桃低低喊了一声大姐。

  这个事情还要大哥知道吗?

  冯橙微微点头。

  在小青山发生这种事,学生报给山长理所应当。

  这小青山本就是清雅书院私产。

  至于大哥,既然早晚会知道,那早些知道没什么不好。

  留下的两名学生满肚子好奇,其中一人忍不住打听:“二位姑娘是来小青山游玩吗?”

  晚秋的小青山美不胜收,是吸引人赏景的好去处。

  不过小青山是清雅书院的私产,学子读书需要清静,多年不成文的规矩传下来,跑来小青山乱逛的人不多。

  冯桃见姐姐不准备瞒着兄长,便接话道:“我们是来给大哥送橙子的。”

  给大哥送橙子?

  两名学生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答案。

  看一看雪肤花貌的姐姐,再看一看娇美可人的妹妹,两名学生心中冒酸泡。

  为什么他们没有这样的妹妹?

  “令兄是——”

  冯桃看了冯橙一眼,见她没有反对的意思,笑盈盈道:“我大哥叫冯豫。”

  冯豫的大名对清雅书院的学生来说可谓如雷贯耳。

  两名学生反应过来,大吃一惊:“你们是尚书府的姑娘?”

  冯桃点点头。

  两名学生突然不知道怎么聊天了。

  在清雅书院,大家出身虽天差地别,可因为数年奔着同一个目标努力,这种差别就被淡化了。

  用先生们的话说,你们学有所成,自然会有一番天地。

  当脱离了那个环境,面对高门贵女,心态难免发生变化。

  变得局促的学生为了掩饰尴尬,余光扫到脚边橙子,脱口道:“多好的橙子,可惜了。”

  大汉:?

  第三次了!

  他们五个人加起来难道还没这些橙子值钱?

  陆玄这边为表诚意,先一步等在陶然斋二楼雅间。

  少年视线投向窗外,漫不经心看着街上来往行人,实则心思飘远了。

  这个时候冯橙把橙子送到了吗?

  难道还要留在清雅书院吃饭?

  “公子,林公子到了。”

  见林啸进来,来喜提醒道。

  陆玄豁然起身,从敞开的窗子跳了出去。

  “公子?”来喜冲到窗边看情况。

  走进雅间的林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