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55章 传说中的义士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林啸不是没想过再一次被好友爽约的可能,却没想过他人都到了,还能当着他的面跳窗跑了。

  一起吃顿烧鸡这么难吗?

  他大步走过去,如来喜那样探头往外看。

  陆玄站在一辆马车旁,正与赶车的人说话。

  林啸一眼认出那是小鱼,那瞬间只有一个感觉:他就知道!

  谁想陆玄转头看向窗口,冲他招招手:“下来。”

  林啸:?

  尽管百般疑问,他还是默默挤开来喜跳了下去。

  当着小鱼的面,林啸决定暂不揭穿好友重色轻友的恶劣行径,很给面子问道:“怎么了?”

  发现好友面色如霜,林啸一怔,神色郑重起来。

  “林兄,你带小鱼去报案,我先去小青山。”

  眼见陆玄撂下一句话就走,林啸追问:“什么事啊?”

  还从没见过陆玄这么急躁。

  “让小鱼跟你说。”

  陆玄直奔路边栓马处,解下栓马绳翻身上马,一骑绝尘。

  林啸嘴角动了动。

  那是他的马!

  陆玄策马疾奔,两边景物快速后退。

  他只嫌不够快。

  他就说打发个婆子送足够了,非要亲自送。

  一路狂奔到出事的地方,马儿慢了下来。

  不得不慢,前边围着一群人。

  放眼望去,全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穿着代表清雅书院学生身份的青色长衫。

  陆玄坐于马上,视线高阔,很轻松就看到被年轻学子围在中间的冯橙。

  那颗悬在半空的心暂落下来。

  人没事。

  尽管小鱼说了情况,可什么都不如亲眼确认可靠。

  确认之后,陆玄攥着缰绳,反而打消了上前的念头。

  闹出这么大阵仗,冯橙这是有什么打算么?

  陆玄翻身下马,靠着大马默默听那些人议论。

  大马是一匹枣红马,尽管性情温顺,还是不悦甩了甩尾巴。

  一点都不熟,突然骑它,还把它当靠背。

  陆玄并无这个自觉,靠得稳稳当当。

  “尚书府的两个姑娘可真幸运啊,遇到歹人,竟然被路过的义士救了。”

  “怎么不见那位义士?”

  “这才是真的侠义之人啊,做好事不留名,不过听说那名义士是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

  “哎,这是不是话本子上的英雄救美?”

  “小点声,咱们寒窗苦读的人,哪看过话本子。”

  “哦,对,没看过。”

  ……

  陆玄听着这些议论,神色古怪。

  这和小鱼说的可不一样。

  小鱼明明说人被她们制服了,哪冒出来的义士?

  英雄救美?

  相貌堂堂的年轻人?

  他急慌慌赶过来,不是听这些书生说书的。

  陆玄把枣红马随手拴在路边树上,大步走了过去。

  “让一让。”

  少年冷淡的声音响起,引起几名学生注意。

  一见是个陌生面孔,几名学生又把目光收回。

  让是不可能让的,好不容易占的地方。

  “刑部办案。”

  腰牌一出,学生们老实让出一条通路。

  陆玄大步走了进去。

  冯橙见来的是陆玄,有些诧异:“陆——”

  众目睽睽之下,将要脱口的话强行改了。

  “陆大人?”

  陆玄被这不伦不类的称呼弄愣了一下。

  有旁人在,他还是很沉得住气的:“接到你侍女报案,我先赶过来了,其他人稍后就到。”

  “哦。”围了这么多看热闹的学生,冯橙没有多说。

  陆玄大步走到一个大汉面前,居高临下打量着。

  寒意爬上大汉脊背。

  少年明明面色平静,他却不由心跳加速。

  这种感觉,就跟知道一个兄弟被橙子砸死后,再看地上乱滚的橙子一样的。

  太吓人了!

  “名字。”

  大汉垂眼:“三刀。”

  察觉学生们竖起耳朵,陆玄放弃了问话的打算,转向冯橙:“冯——”

  一道急切声音传来:“妹妹,你们没事吧?”

  陆玄闻声看去,就见一个穿青衫的年轻男子匆匆跑过来。

  那些学生自动让开一条路,纷纷向跟在冯豫后面的人问好。

  “山长。”

  “山长。”

  杜念走过来,看到陆玄也在,面露微讶:“小陆也在啊。”

  “接到报案赶过来的。”陆玄面不改色道。

  杜念点点头,走向冯橙那里。

  冯豫正自责:“都是大哥不好,害你们差点出了事。”

  同窗来给山长报信时,他正向山长请教学问,听闻有两位姑娘遇到歹人,虽为陌生姑娘捏一把汗,却没有来看热闹的心思。

  结果报信的同窗无意间提了一句橙子滚了一地。

  他当时就脑中嗡了一声,想到了妹妹。

  妹妹说过等橙子熟了给他送橙子——

  冯豫一路跑来,见两个妹妹安然无事,这才松口气。

  “大哥别担心,有事的是他们。”

  冯豫往几名大汉那里扫了一眼,想到报信学生说的话,问道:“救你们的义士呢?”

  “把歹人制服后义士就走了,没留姓名。”冯橙一脸淡定。

  许是冯橙反应太镇定,冯豫反而有些不踏实,下意识看向冯桃。

  冯桃微红着脸附和:“就是大姐说的这样。”

  她好羡慕大姐睁眼说瞎话,哦,不,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样子。

  陆玄微微挑眉。

  还真有一位相貌堂堂的年轻义士?

  “冯大姑娘。”

  冯橙冲杜念屈了屈膝:“杜先生。”

  “不如去书院小坐等官差过来吧,此事发生在小青山,我也有责任。”

  杜念语气温和说这话时,内心是抓狂的。

  别人不知道,他却再清楚不过,永平早把这孩子当半个女儿看了。

  要是这孩子也在清雅书院出事——

  杜念一想后果,就想亲手剥了这些歹人的皮。

  冯橙略一迟疑,微微点头。

  陆玄深深看她一眼,眸光微闪。

  这个狡猾的丫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着痕迹把清雅书院扯进来了。

  她与永平长公主的关系不宜公布,永平长公主知晓后想替她撑腰总要有个理由。

  只要她随杜先生走进清雅书院,杜先生与长公主就能以书院要负部分责任的名头插手此事。

  陆玄这么想着,抬脚跟上冯橙等人。

  转眼间学生们走了大半,剩下小半守着几名大汉。

  学生们都是年轻人,正是好奇心强的时候。

  一名学生指着路边枣红马问:“这是谁的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