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56章 迟来的烧鸡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林啸赶来时,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枣红马。

  他暗暗摇头。

  好友真是没救了,平时那么沉稳的人听说冯大姑娘出事,急得把马都骑错了。

  学生们见官差来了,纷纷让开。

  此时另外两名歹人也醒了。

  四个大汉见到官差,竟有种解脱的感觉。

  一开始他们心存侥幸想着逃脱,后来发现两个小姑娘油盐不进,再后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这种被当猴儿看的感觉太难受了!

  总归逃不了,还不如赶紧被官差带走。

  “大人,死了一个。”

  “都带回衙门再说。”

  小鱼是去顺天府报的案,开口说话的是顺天府的人。

  衙役们把清醒的歹人拉起来用绳子串成一串,死了的那个只好抬着。

  领头官差问学生:“遇到歹人的两位姑娘呢?”

  一名学生道:“随我们山长去书院了。”

  这时林啸开口:“不如这样,我去书院见见两位姑娘,你们带着这些劫匪先回衙门。”

  领头官差抱拳:“那就劳烦林大人了。”

  目送一队官差离去,林啸揉了揉眉心,问学生:“之前是不是还有一位大人来过?”

  “对,冯大姑娘叫他陆大人,也随我们山长一起去书院了。”

  林啸嘴角抽动。

  那是随你们山长去书院吗,明明是随冯大姑娘去书院。

  “劳烦带路。”林啸客气说一声,快步走向路边解开拴马绳,牵着枣红马往清雅书院走去。

  没了热闹可瞧,学生们自然也要回书院,有学生小声嘀咕:“那枣红马好像早就在路边呢。”

  “我也看到了,是那位陆大人骑来的。”

  耳力颇佳的林啸:“……”

  他这是被怀疑是偷马贼?

  说真的,陆玄这个朋友没法要了,回去就绝交!

  有绝交打算的林啸在书院见到了冯橙姐妹与陆玄。

  杜念郑重道:“这次的事情发生在小青山,我们清雅书院也有责任,我会一直关注此事进展。”

  林啸道:“有结果会及时告诉山长。”

  杜念点点头,转而对冯橙道:“早些回家吧,剩下的事情交给官府处理就是。”

  “今日给您添麻烦了。”冯橙对着杜念福了福身子,望着林啸欲又止。

  林啸顶着来自好友的默默凝视,微笑问:“冯大姑娘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冯橙抿了抿唇,有些犹豫:“我觉得那些人不是单纯劫匪。”

  这话一出,几人面色皆变。

  冯橙打发小鱼回去报官,特意没让小鱼多说,为的就是方便之后应对。

  现在想想这个决定果然不错,这不那几个歹人就争先恐后承认是被路过义士制伏的。

  虽说她不在意流蜚语,既然敢拿橙子砸劫匪,就不怕“冯大姑娘用橙子把劫匪砸死了”这种话传开,但能避免当然更好。

  “冯大姑娘为何这么觉得?”

  “那些人知道马车中坐的是尚书府的姑娘。若是劫财,控制住我们找尚书府索要钱财能获取最大好处,若是劫色,总要是活人吧,可那些人一开始对付我们的手段是落石,显然不在乎我们死活,我觉得他们行事和单纯劫匪利益不符。”冯橙认真分析着。

  林啸险些没控制住表情。

  冯大姑娘为何能面不改色说出劫色那些话……

  默默看一眼陆玄,发现好友神色更冷了。

  杜念喝了口茶,一拍桌子:“若是如此,那就更要好好查查了。”

  林啸赶紧表态:“山长放心,我们会好好调查的。”

  杜念沉着脸交代冯豫:“送你两个妹妹回府吧,明日再回书院。”

  冯豫立刻应了。

  妹妹们出了这种事,就算先生不说,他也要告假的。

  杜念把几人送走,交代书院管事一番,悄然离开了书院。

  回去的路上,冯豫冲陆玄与林啸抱拳:“舍妹的事就拜托二位大人了。”

  “应当的。”陆玄简意赅。

  林啸话多一些,挽救了尴尬局面。

  “那我先带两个妹妹回去了。”

  陆玄看了一眼马车,微微皱眉。

  他还想仔细问问冯橙遇险的事,推测一下幕后黑手,顺便问问那个义士,有她大哥在真是麻烦。

  林啸轻咳一声,冲冯豫笑笑:“两位姑娘受了惊吓,是该早些回去歇着。”

  目送冯豫随着青帷马车离开,林啸睨了陆玄一眼,很是无奈道:“陆兄,你对人家的嫌弃是不是稍微明显了点儿?”

  “没有。”陆玄面不改色否认。

  林啸撇撇嘴。

  算了,陆玄将来发现大舅子这一关难过时会来抱着他哭的。

  到时候他就可以说两个字:活该!

  “陆兄,咱们是直接回衙门,还是——”

  “去吃饭”这个选择还没说出来,对方已经给了答案。

  “回衙门。”

  林啸沉默了一下,忍无可忍问:“陆兄,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陆玄动了动眉梢,恍悟:“林兄的枣红马被我拴路边了。”

  林啸晃动着牵马绳,咬牙道:“马在这儿,我说的是吃烧鸡!案子再要紧,午饭就不吃了?”

  只要陆玄敢说不吃,立刻绝交。

  陆玄看着不满意的好友和同样不满意的枣红马,摸了摸鼻尖:“对,还没用饭,那先去陶然斋吧。”

  直到坐进陶然斋雅间,吃上了香喷喷的烧鸡,林啸才有了真实感。

  这一次可算是真吃上了。

  冯豫带着冯橙与冯桃回到尚书府,把情况禀报给牛老夫人。

  牛老夫人打发人去给冯尚书送信,沉着脸叮嘱冯橙:“以后除了去长公主府,不要到处乱跑,特别是还带着你三妹。”

  冯橙乖巧应了一声是。

  牛老夫人心口发堵,顾虑永平长公主对冯橙的另眼相待不好严厉责罚,摆摆手把人打发下去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长公主府那边,永平长公主从杜念口中得知冯橙遭遇的事,一掌拍裂了桌面。

  “杜念,你那个破书院是不是风水不好,为何一次又一次在那里出事?”

  杜念忙揽住永平长公主的肩:“永平你冷静一下啊,冯大姑娘安然无恙,已经回家了。”

  永平长公主冷笑:“若不是这样,你以为我拍的是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