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58章 关心则乱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陆玄下意识往后一躲,整个人都紧绷起来。

  冯橙被他的反应弄得一愣,眼神越发疑惑。

  陆玄今日怪怪的。

  被那双秋水般的眸子注视着,仿佛不给个答案别想逃开。

  少年轻咳一声,以若无其事的语气掩饰尴尬:“这不叫犹豫,这叫慎重。毕竟关乎你安危,难道要我轻飘飘说你肯定没事,幕后之人绝对不会派人刺杀你?万一出事——”

  他本想说万一出事那他岂不是有责任,谁知才开口就说不下去了。

  那样的后果,他好像无法想象。

  陆玄垂眸喝了一口茶。

  他想,那不叫犹豫,也不叫慎重。

  那叫关心则乱。

  意识到这一点,陆玄有些慌。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太陌生了。

  “是幕后之人大有来头,有些棘手吗?”冯橙把对方的反常理解成为难。

  陆玄压下心乱,说起正事:“买凶的人失踪了,现在林啸他们正在找。”

  冯橙眸光微闪,问道:“这是被灭口了?”

  陆玄神色冷下来:“估计凶多吉少。那人是个能混的,三教九流朋友不少,出大价钱买凶杀害尚书府姑娘,他显然只是个中间人。”

  冯橙皱着眉,若有所思。

  陆玄见她如此,语气放软:“你别担心,林啸找人还是有一手的,我这边也在梳理他的人脉关系。就算人没了,也不可能掩盖一切痕迹。”

  无非是多费些事。

  冯橙叹口气:“我就是想不通,我是什么关键人物么,先是有人算计我与你弟弟‘私奔’,现在又有人要我性命。”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关乎国运呢,把她干掉就盛世太平了。

  冯橙是真的想不通。

  陆玄听着“私奔”两个字,格外刺耳。

  “想不通就别想了,这不是在查么。”少年伸出修长手指,点了点少女眉心,“看你苦大仇深,当心长皱纹。”

  指腹柔软,落在眉心微凉。

  冯橙抬手拍开:“长皱纹也是你先。”

  他反手把她的手握住。

  冯橙愣了愣。

  陆玄飞快松开手,一本正经道:“你那么大力气拍我,我还以为被袭击了,下意识的反应。”

  “你这是面对谁都有戒心啊。”冯橙笑着打趣。

  她就没这么高的警惕意识。

  刚刚握住她手的如果是表哥,第一反应就是一脚踹飞。

  是陆玄——握就握了。

  面对着这个曾经朝夕相处过的少年,她好像很难生出正常的反应来。

  陆玄面色越发严肃了:“习武之人应当如此。”

  他练了这么多年武,刚刚那只手为何不听使唤?

  冯橙察觉对面的人有些心不在焉,想想许是查案压力大的缘故,于是放下茶盏:“那我先回去了,有进展再通知我。”

  “还有件事。”

  准备起身的人又坐好:“什么事?”

  “那个义士……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陆玄琢磨一宿了。

  冯橙笑了:“哪有什么义士,我和小鱼对付五个人绰绰有余,还需要义士?”

  “哦,我就说哪会正好碰到急公好义的人。”少年眸中一点点沁出笑意。

  “走啦。”冯橙摆摆手,离开了雅间。

  陆玄目光投向窗外,很快就看到那辆熟悉的马车从眼前驶过,往前边去了。

  来宝走进来。

  “公子。”

  陆玄收回目光看着他。

  “给冯大姑娘准备的小食,您没要啊。”

  陆玄皱皱眉:“忘了。”

  打发时间的时候才吃零嘴儿,刚刚一直谈正事,谁想得起来这个。

  来宝:“……”

  他应该直接端进来的。

  本来想着公子当着冯大姑娘的面吩咐他端小食进来,好让冯大姑娘知道公子的体贴,结果公子忘了!

  陆玄懒得看哭丧着脸的伙计,抬脚离开了茶馆。

  到了黄昏时,林啸过来了。

  “有进展?”

  林啸点头:“找到了。”

  人是在一条水沟里发现的,早已死透了。

  陆玄跟着林啸去了停尸处,冷眼看着仵作检查。

  天边的晚霞由火红转为青红,天色越来越暗。

  仵作最终没有给出什么有用讯息:“死于溺水,自杀、意外还是谋害,难以判断。”

  “走吧。”林啸拍拍陆玄肩膀。

  二人就近找了馆子,也没要酒,埋头就是一顿猛吃,吃饱了开始谈正事。

  “这个人认识的三教九流太杂了,如今人死了,很难把背后的人翻出来。”

  陆玄喝了口茶,把茶盏往桌面上一放:“买凶者死了,那就从冯大姑娘这边查吧。”

  林啸赞同点头。

  这种精心设计的谋杀,施害者与受害者往往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既然买凶者已经无法开口,试着从受害者这边推测动机,若是运气好就可能把幕后真凶揪出来。

  “那个叫三刀的交待说对方给了他们五百两银,许诺事成再给他们一千两。”

  陆玄冷笑:“手笔不小。”

  一千五百两银,难怪几个混混愿意卖命。

  “是不小,所以这肯定不是内宅纷争。”林啸想一想那个半夜去坟头的少女,语气笃定。

  哪个女孩子敢跟冯大姑娘过不去啊。

  “冯大姑娘应该是妨碍了某些人的利益。”林啸分析着。

  “她几乎每日都去长公主府。”

  陆玄想来想去,觉得问题最可能出现在这里。

  无论冯橙在他眼里有多特殊,世人看来就是一个普通高门贵女。

  一个出过一次事的贵女,再一次被算计的价值大大降低,可偏偏她就遇到了。

  又是一出手就要人命的布局。

  而冯橙近来最惹人注目的地方,就是与永平长公主走得很近。

  特殊之处,往往就是关键所在。

  林啸皱眉思索:“对冯大姑娘出手的会不会是冯尚书的政敌?对方考虑到如果与冯尚书撕破脸,永平长公主因为冯大姑娘的关系很可能对冯尚书施以援手,所以要把尚书府与长公主府之间的联系斩断?”

  陆玄眼底噙着冷意,一字一顿道:“不如查一查韩首辅的小舅子,谢志平。”

  林啸一惊:“韩首辅的小舅子?”

  还没开始排查,就准确到这人身上了?

  “林兄别忘了科举舞弊案。”陆玄淡淡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