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60章 请教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没事,下去!”

  门人听着远去的脚步声,努力克制着喊救命的冲动。

  单凭这个少年刚刚出手的速度,以及手上力气,他就知道一旦闹出动静,等不得人来他就要死在对方手上。

  人都是惜命的。

  晚死也比早死好。

  “算你识趣。”陆玄拿帕子擦了擦手,神态还是那般云淡风轻。

  仿佛刚刚想要人性命的不是他。

  “买凶谋害冯大姑娘,是你联系的中间人?”陆玄以笃定的语气问出这个问题。

  门人犹豫时,那只手伸出,捡起放在桌上的匕首。

  他的犹豫顿时被恐惧淹没:“是……”

  得了肯定答复,陆玄暗松口气。

  没有查错方向,算是好消息。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可有时候直觉难免受先入为主的影响。

  若是小事无所谓,放到这样的事上,自然不能找错欠债的。

  “是我们大人交代我做的,我只是奉命行事……”

  话开了头,后面的就好说出口了。

  陆玄静静听门人讲了来龙去脉,与推测八九不离十。

  其实到这个时候,细节如何并不重要,无非是联系中间人掏钱这么点子事。

  重要的,是确认了幕后黑手的身份。

  “这些话,到了公堂你敢不敢说?”陆玄问了一句。

  门人扑通跪了下来:“您就饶了我吧,谢大人要是知道我说了这些,定会掘了我家祖坟!”

  听着门人哭泣哀求,陆玄面无表情问:“你离京时,谢志平是怎么交代你的?”

  “就说让我找个偏僻的地方躲着,等过了风头再回去。”

  “你一个人?”

  “就我一个——”门人话未说完,惊恐望着陆玄。

  知道就他一人来这里,这少年是不是就能毫无顾忌杀掉他?

  陆玄当然没有杀人的打算。

  杀一个小小门人连解气的作用都没有,杀他何用?

  “既然就你一个,你如何得知风头有没有过?”

  门人胆战心惊道:“大人让我在外头待个一年半载再回。”

  陆玄思索片刻,把人五花大绑塞住嘴巴往地上一丢,淡淡道:“睡一觉,明日一早你就对人说要离开。”

  “呜呜呜。”门人被堵着嘴,听不清是答应还是拒绝。

  陆玄权当是答应,往舒适柔软的床榻上一躺,睡了过去。

  翌日一早,秋风凉透。

  陆玄带着门人悄然离开小镇,往京城的方向去了。

  “少侠,就算我在公堂上说谢大人指使我谋害尚书府大姑娘,谢大人不承认,你也没办法的。”

  陆玄看他一眼,淡淡道:“这话你说过很多遍了。”

  门人面露哀求:“您就放了我吧,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我要是一死他们就没法活了。”

  “你姓王,名强,本是平城人氏,幼时家中富裕习了几年武艺,父母双亡后开始混江湖,八年前来到京城,投到谢志平府上成为他的门人……”陆玄说起门人来历。

  门人登时垂头丧气。

  对方对他的底气竟然如此清楚。

  “您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你不必多问,想活命就老实听话。”

  陆玄没有带门人进京,而是把人安置在京郊一处地方,独自进了城。

  这个时间,成国公大多在府中。

  他直接回了家,去见成国公。

  “祖父。”

  在成国公面前,少年收起锋锐,如同刀收入鞘,变得内敛稳重。

  “出门了?”

  陆玄点头,在祖父面前没有隐瞒:“这次出门不是找二弟,是为了追查冯大姑娘小青山遇险的案子。”

  听陆玄提起陆墨,成国公神色沉沉。

  次孙已经失踪半年了,尽管一直没放弃寻找,至今却毫无线索。

  到现在,府中上下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只不过是不愿承认,不甘承认。

  “对刑部的差事这么上心了?”成国公问了一句。

  人前不拘小节的老国公,在孙儿面前却换了模样。

  陆玄沉默一瞬,道:“这个案子,最终查到了韩首辅头上。”

  成国公坐直身子,表情凝重。

  陆玄把情况讲了一遍。

  “这么说,现在谢志平的那个门人在你手中?”

  陆玄点头:“人已经被控制起来,之后该如何做,孙儿想请教一下祖父。”

  听孙儿这么说,成国公欣慰点头。

  他这两个孙子虽然是一胎双生,性情却南辕北辙。

  世人只知陆二公子才华横溢,君子如玉,是京城风头最盛的贵公子,而陆大公子却被弟弟衬得默默无闻,没有一点存在感

  实际上,作为一个家族的掌舵者,长孙恰恰才是最让他满意的。

  烈火烹油的成国公府,更需要一个低调通庶务的继承人。

  而作为不需要继承爵位的幼子,淡泊单纯不问世事的次孙也很好。

  成国公常感到疲惫。

  从龙之臣家中又出了一位与皇上少年夫妻的皇后,随着那位心思越来越深沉,似乎无论如何小心翼翼,都不能令那位安心。

  这样如履薄冰的日子,不知要过到几时。

  “这个事情,不太好办。”成国公揉了揉眉心。

  不似这个年纪的少年努力被否定后的急躁,陆玄静静往下听。

  “那位中间人死了,哪怕谢府门人在公堂上承认是谢志平指使,谢志平完全可以说门人是被屈打成招,或是买通陷害。”

  陆玄嘴唇翕动。

  成国公笑笑:“是不是觉得对方这是狡辩?”

  老人神色有些落寞,语气透着无奈:“他是不是狡辩不重要,重要的是皇上信不信。”

  想给韩首辅几分颜色,皇上就会信。

  想继续捧着韩首辅,皇上就不信。

  “这个事情若是闹上公堂,那韩首辅与冯尚书就算正式撕破脸了。”

  陆玄听了成国公的话,明白了祖父下之意。

  如今朝中局面还算平衡,甚至因为更多大臣还是倾向名正顺的太子,韩首辅那一方稍稍势弱。

  这种局势下冯尚书与韩首辅闹翻,无疑是皇帝不愿看到的。

  “孙儿明白了。”

  离开祖父住处的少年望着有些阴沉的天空抿了抿唇。

  虽然明白了,要他就这么轻轻放过当然不行。

  收拾不了韩首辅,那就先把他小舅子收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