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62章 运势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嗯。”

  陆玄本想再考虑一下的,可那声“嗯”已经脱口而出。

  看着眼睛瞬间弯成月牙的少女,陆玄脸色微黑。

  冯橙太过分,拽他衣袖不说,还叫他“师兄”!

  而且还在拽着!

  “放开。”少年略带嫌弃,语气却冷不下来。

  冯橙忙松开手,笑吟吟问:“那咱们什么时候行动?”

  陆玄离她远了些:“过几日吧。”

  靠得太近,总担心她会做奇怪的事。

  “那我等你消息?”

  “嗯。”

  “陆玄——”

  “怎么?”陆玄无奈问。

  再提过分的要求,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

  “吃小鱼干吗?”冯橙从荷包中摸出小鱼干递过去,“椒盐味儿的。”

  盯了她手中香喷喷的小鱼干一瞬,少年板着脸拿起来塞入口中。

  二人分享完小鱼干,各自回家。

  白露收拾姑娘回来后换下的衣衫零碎,捏着空荡荡的荷包很是惊恐。

  因为姑娘小青山遇险,她好几晚上没睡好了,姑娘竟然还有心情吃这么多小鱼干!

  这岂不是说姑娘根本没把那件事放在心上,以后还是想去哪儿去哪儿,有可能再遇到危险?

  只要这么一想,大丫鬟就感到窒息。

  “姑娘。”

  冯橙看她:“怎么了?”

  白露举了举荷包。

  冯橙不解:“有话说。”

  陆玄半天给她“嗯”一声就算了,怎么这丫鬟也开始让她猜了。

  白露一时卡壳。

  她总不能说姑娘不能没心没肺吃小鱼干啊,要在意自身安全。

  “姑娘,以后您可不要去那些有危险的地方了。”

  冯橙笑笑:“哪些地方危险?”

  “比如僻静的地方啊,鱼龙混杂的地方啊……”大丫鬟努力举例。

  冯橙摇摇头:“错了。”

  白露疑惑看着她。

  冯橙往床榻上一躺,轻声道:“有危险的不是地方,是人。”

  一心想算计她,她就是走在热热闹闹的大街上,还是躲不掉。

  与其提心吊胆,不如解决让她提心吊胆的人好了。

  过了几日,冯尚书面色沉沉回府,吩咐下人请大姑娘过来。

  “祖父您找我啊。”冯橙过来时,冯尚书就在院中。

  刚刚进了十月,院中树木萧瑟,几盆菊花还争奇斗艳着。

  冯尚书转过身来,招呼冯橙进屋去。

  “天凉了,石凳坐不住了。”进屋后,冯尚书把一盘枣糕推到冯橙面前,“吃点儿。”

  冯橙一看祖父有长谈的架势,拿起一片枣糕吃着。

  枣糕香甜软糯,很适合老人家口味。

  其实也挺合她口味的。

  看着孙女有滋有味吃枣糕,冯尚书叹了口气,心中很不是滋味。

  孙女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那些人真是毫无底线。

  冯橙拿帕子擦了擦嘴角,等着祖父往下说。

  “橙儿,小青山的事已经查明了,是流寇作乱。”

  “流寇作乱啊——”冯橙拉长声音,唇角微扬。

  冯尚书有些意外:“橙儿好像一点不惊讶。”

  冯橙笑了:“那么穷凶极恶,肯定是流寇了,总不会是读圣贤书的体面人。”

  听孙女前半句话,冯尚书还有些唏嘘,听完后半句眼神复杂起来。

  他觉得孙女话中有话。

  一时间,祖孙二人无声对视。

  十五岁的少女,眉宇间还有着青涩,宛如尚未完全绽放的春花。

  可她已经与这个年纪的小姑娘不一样了。

  冯尚书心情复杂的同时,并不觉得奇怪。

  遭遇两次生死劫难,要是还与以前一样,那叫傻。

  冯尚书想了想,决定说点什么。

  “有些事不能一蹴而就,有些做了坏事的人可能不会立刻受到惩罚,不过恶有恶报,总会有那一天的。”

  冯橙点头:“祖父说得对!”

  冯尚书又不得劲了。

  总觉得孙女乖巧过头了。

  “祖父还有事吗?”

  “没了。”冯尚书这么说着,心里莫名有点不安。

  “那孙女告退了。”

  “去吧,去吧。”

  看着冯橙退出去,冯尚书拿起一块枣糕塞入口中。

  挺甜的。

  应该是他多心了。

  韩首辅书房中,谢志平神色轻松:“姐夫,我就说没事吧,中间人一死,谁能找到我头上。”

  “那个门人,不会出差错?”虽然案子算是结了,韩首辅还是有些不放心。

  “不会,我给了他一笔钱让他躲远点,现在连我都不知道他躲哪儿去了,别人更不可能找到了。”

  韩首辅微微颔首,叮嘱道:“这些日子就不要轻举妄动了。”

  “弟弟知道。”谢志平想想,有些不甘,“一个小丫头,还真是命大。”

  万万没想到,一群江湖人对付一个小姑娘会失手。

  “救下冯大姑娘的人有线索吗?”

  谢志平一听,面罩阴云:“没有。让我找到那多管闲事的混蛋,定要剥了他的皮!”

  “既然连姓名都没留,应该就是恰好路过当了回热心人,只能说那丫头运气好。”

  “姐夫,那咱们就放过那丫头了?”

  “缓一缓吧,运势正旺之人,没必要在这时候硬碰。”

  谢志平应下来,回到府中一琢磨,姐夫说得没错,运势这个东西不得不在乎。

  他认为十拿九稳的事结果没成,还险些引火烧身,看来最近的运势不怎么样。

  这种时候该怎么办?

  谢志平首先想到的就是求神拜佛。

  要说起来,城外万福寺香火鼎盛,很是灵验,是求平安转运势的好去处。

  谢志平特意挑了个宜出门的日子,天还未亮就赶往万福寺想要上第一柱香。

  陆玄得到消息,布置下去的同时,直接去清心茶馆等冯橙。

  这日恰好是冯橙在家休息的日子,依惯例一大早会打发小鱼来茶馆看看。

  小鱼见到陆玄,给冯橙带回去一封信。

  冯橙把信看过,交代白露和小鱼打好掩护,翻墙头离开了尚书府。

  陆玄看着一身男装的冯橙,有些嫌弃:“不太合身。”

  “我三叔的。”

  陆玄更嫌弃了:“给你带了衣裳,换了吧。”

  当叔叔的居然给侄女男装,老不正经的。

  冯橙抱着衣裳进了茶楼后院的房中,不多时走出个黑衣少年。

  陆玄看看与自己一样打扮的“少年”,这才满意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