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64章 陆墨下落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几名蒙面黑衣人举刀冲过来。

  “老爷,您快回马车里!”小厮惊恐喊着。

  谢志平又是一脚:“给我闭嘴!”

  他本来就要钻回马车,趁着护卫拦住劫匪的时候逃跑,结果被小厮喊了出来。

  这下好了,劫匪都听到了。

  果然一名蒙面人喊道:“不要让他跑了!”

  谢志平急慌慌钻进马车,吩咐车夫:“快走!”

  马车动了一下,又停了。

  刀尖透过薄棉门帘,闯入谢志平眼帘。

  谢志平变了脸色,忙往车厢后面挪动。

  车厢后面放了一张矮榻,方便长时间乘车时休息。

  掀开挂在矮榻后边的锦帘,就露出两扇车门。

  门是从车厢内栓好的,方面遇到紧急情况时直接从后门跳车。

  谢志平用力拉开后车门跳了下去。

  一柄刀横在他脖子上,冷冷声音传来:“别动。”

  谢志平忙举起双手,声音发颤:“我不动,保证不动!”

  外面蒙面人与护卫的打斗正激烈,看起来蒙面人落在下风。

  谢志平一看,又气又恨。

  他是个惜命的,尤其是出城时定会带上不少身手出众的护卫。

  这一次遇劫匪明明能顺利脱身,他却倒霉落在了歹人手里。

  “让他们停手。”横在脖子间的那把刀的主人冷冷道。

  “住手!”谢志平这么一喊,与蒙面人交手的护卫纷纷停手。

  蒙面人揪着谢志平走过去,站到领头大汉面前。

  “干得漂亮!”大汉表扬一句,长刀对准谢志平,“五千两,我们就放了你。”

  望着染着血迹的刀尖,谢志平脸色煞白。

  原来被刀对着这么可怕。

  这时候别说是五千两,就是五万两他也毫不犹豫出了。

  “好,好,好汉先把刀移开……”唯恐对方失手,谢志平战战兢兢道。

  “那不行,你先交钱。”

  “头儿,他说只有五百两。”

  谢志平慌了:“我有,我府上有!”

  “府上?”大汉皱眉看着他。

  谢志平点头如捣蒜:“对,我府上有钱。”

  “你府上有钱,我们又不能去你府上拿。”大汉不为所动。

  “让他们回去拿!”为了保命,谢志平毫不犹豫道。

  他不怕要钱的,他怕要命的。

  认钱就好说。

  大汉看了一圈护卫,阴恻恻警告:“要是报官,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绝对不报官,绝对不报官……”谢志平冲小厮喊,“回去拿钱来!”

  小厮应了,转身就跑。

  “等等。”

  小厮身形定住,转身看向蒙面大汉。

  大汉指了指那群护卫:“让他们都走。”

  小厮看向谢志平。

  谢志平惨白着脸没吭声。

  他的依仗就是这些身手出众的护卫,要是护卫走了,那就更心慌了。

  大汉可不管这些,用刀尖点了点谢志平肩头,冷冷道:“留你一个人质是为了钱,留他们干什么?难道要我们管饭?”

  刀尖抵到身上的感觉骇得谢志平魂飞魄散,惨白着脸道:“你们……也走……”

  一群护卫面面相觑,有些犹豫。

  老爷被劫匪抓了,他们就这么走了?

  那把刀又往前抵了抵。

  “走!”谢志平忍着恐惧大喊一声。

  “老爷,我们很快会回来的。”小厮喊了一声,拔腿就跑。

  谢志平忍不住喊:“骑马回去!”

  吓傻了的车夫慌张解开拴着马的绳索。

  小厮匆匆上马跑了,一群护卫与车夫也跑了,只留下一辆马车孤零零在路中间。

  “能……能不能先把刀移开,有话好好说……”谢志平硬着头皮请求。

  脖子上横着一把刀,肩头抵着一把刀,他受不住啊。

  两把长刀移开了,谢志平松了口气的时候,一声轻笑响起:“看你怂的。”

  那声笑清澈干净,一听就知道开口的人很年轻。

  一只手伸出,揪住谢志平衣领。

  那只手修长白皙,干干净净。

  那是一只少年的手。

  “按计划行事。”黑巾蒙面的少年淡淡道。

  那名似是领头人的大汉微微躬身:“是。”

  谢志平眼神一缩,愕然看向少年。

  对方遮着脸,只看到一双黑得纯粹的眸子。

  那双眸子平静无波,干干净净,也因此越发令他感到恐惧。

  这群人不是劫匪!

  意识到这一点,谢志平想要挣脱逃跑,却发现那只手力气极大,令他挣扎不得。

  眼见几名手下离开,陆玄提着谢志平往林间走去。

  冯橙脚步轻快跟上。

  事情顺利得令人心情愉快。

  林间光线暗下来,少年露在外边的那双眸子幽深冷淡。

  大颗大颗的汗珠从谢志平额头滚落。

  这一刻,他体会到了比刀尖对着他还要深的恐惧。

  那是从骨子里冒出来的恐惧,无法缓解,令人窒息。

  “你……是谁……”谢志平艰难问出这句话。

  少年抬手把黑巾往下一拉,露出真容。

  那是一张过分年轻的脸,精致清俊,令人难忘。

  谢志平脱口而出:“陆墨?”

  眼前的人,不正是成国公府失踪许久的二公子陆墨吗?

  那一瞬间,他仿佛见鬼,惊骇欲绝。

  陆玄轻轻挑眉,语气透着笃定:“看来你承认我二弟的失踪与你有关了?”

  谢志平眼睛圆睁,意识到不对劲。

  “你是——”脑海中闪过陆墨的模样,是与眼前少年截然不同的气质,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你是成国公府大公子陆玄?”

  “废话少说,我二弟呢?”陆玄冷冷问。

  谢志平的小命他要收,二弟的下落他也要知道。

  说起来,没有对方的步步紧逼,他还没有这样的机会问个清楚。

  “陆大公子,你光天化日绑架我,可知道后果?”

  冯橙把黑巾往下一拉,利落打了谢志平一巴掌。

  “你安排人光天化日想砸死我,现在就是后果!”

  谢志平猛然瞪大眼:“你,你是——”

  “你要杀的冯大姑娘。”少女微抬下巴,神色鄙夷,“站到你面前你反而认不出,是不是猪脑子?”

  陆玄弯了弯唇,险些笑出声。

  谢志平看看陆玄,再看看冯橙,如坠梦中。

  还是一场荒唐离奇的噩梦!

  “不要耽误时间,我再问你一遍,我二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