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67章 礼物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白白净净的孙女,乖乖巧巧说着“弹弹琴,绣绣花”,明明再合适不过,冯尚书却莫名觉得古怪。

  老尚书苦恼捋了捋胡子。

  最近错觉越来越多了,莫非是上了年纪的缘故?

  “弹琴好,我记得橙儿琴弹得最好了。”冯尚书随口表扬一句。

  冯橙听了,嘴角微抽。

  长辈随便夸人就是坑人,小时候冯梅听了这样的话,对她的讨厌是挂在脸上的。

  “孙女手拙,弹琴只是自娱自乐,琴艺最出众的是二妹。”

  冯尚书一怔,后知后觉点头:“对,梅儿琴弹得是好。”

  想顺口夸二孙女两句,一想二房的糟心就没了兴致。

  反正人不在眼前,不夸了。

  “祖父今日听说了一个消息。”冯尚书端起茶盏慢条斯理喝了一口。

  冯橙配合问:“什么消息啊?”

  “进城的官道上有劫匪出没,那些歹人劫持了去万福寺上香的谢郎中——”冯尚书顿了一下,问,“橙儿知道谢郎中吧?”

  “知道啊,韩首辅的妻弟,之前科举舞弊案的时候,我听说他还被叫去衙门问话了。”

  冯尚书惊了:“橙儿还知道科举舞弊案时谢郎中去过衙门?”

  “外祖家不是牵扯进了科举舞弊案,孙女自然很关注。”冯橙理所当然道。

  “哦。”冯尚书点点头,继续刚才的话题,“过路百姓发现有劫匪出没,去报给了京营卫军,那些歹人见引来了官兵,就把谢郎中杀害,逃之夭夭了。”

  “歹人抓到了吗?”冯橙一脸震惊。

  冯尚书摇摇头:“暂时还没听说抓到劫匪。”

  “这么难抓啊。”冯橙幽幽叹口气。

  “是啊,没想到天子脚下匪患竟如此严重,还狡猾如狐。”冯尚书看着孙女,长叹,“连谢郎中都死在他们手上了。”

  不能明明白白告诉孙女害她的人倒大霉了,还真有点可惜。

  冯橙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神晶亮:“祖父,还记得您那日说过的话吗?”

  “什么话?”

  “您不是说有些做了坏事的人可能不会立刻受到惩罚,不过恶有恶报,总会有那一天的。”

  “是啊——”冯尚书听孙女突然提起这个,心头涌上古怪之感。

  “谢郎中从科举舞弊案中脱身,没有受到半点惩罚,或许就应在这里了。”

  冯尚书错愕张了张嘴,挤出一句话:“橙儿怎么知道谢郎中与科举舞弊案有关系?”

  “他不是韩首辅的小舅子么,但凡是清白的也不会被叫到衙门去吧。”

  这话若是官场中人说出,定要斥一句不负责任,哪有这么推断的。

  可说这话的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说得那般理所当然。

  偏偏她还说中了真相。

  那理直气壮的任性论,落在冯尚书眼里也就成了可爱。

  孙女怎么这么聪明呢!

  冯橙执起茶壶,给祖父添茶:“就是可惜那些劫匪,不知道什么时候落网了。”

  “是太嚣张了。橙儿别担心,朝廷会想办法的。”冯尚书笑眯眯安慰孙女,心中一派轻松。

  转日上朝,冯尚书揣着袖子什么都没说,就有数名官跳出来慷慨激昂痛骂匪患。

  紧接着韩首辅一派的一名官员出列,弹劾三大营统领鲁大成失职,放任天子脚下匪患猖獗。

  至于韩首辅,因为小舅子死了,告假没有上朝。

  京城地界竟然出现匪患,这对庆春帝来说简直无法接受。

  先把鲁大都督一顿痛骂,命其全力剿匪,再打发内侍去韩府探望,接着叫到了冯尚书。

  冯尚书正眼观鼻鼻观心瞧热闹,没想到还有他出场的份儿。

  韩首辅的小舅子死在了劫匪手中,冯尚书的孙女也遇到劫匪险些出事,当然不能只安抚一人。

  冯尚书听完庆春帝的安慰,赶忙表了一顿忠心。

  庆春帝满意冯尚书的识趣,以给冯大姑娘压惊的名义往尚书府送了不少礼物。

  冯橙是在陶然斋从陆玄口中听说了发生在朝堂上的事。

  “这么说来,活跃在京城地界的流寇宵小要倒霉了?”

  天子脚下太平繁华不假,可什么地方都有阴暗,京城地界虽说没有成气候的响马,流寇宵小还是有的。

  遭到祸害的,多是普通百姓。

  “那我们也算做了件好事啊。”冯橙笑着感叹。

  既干掉了算计她性命的人,还使朝廷出手整肃京城地界的宵小,这样的结果太称心了。

  “算是吧。”比起冯橙的欢喜外露,陆玄神色淡淡。

  冯橙认真打量他。

  黑衣乌发,衬得少年面如雪玉,气质清冷。

  他的睫毛浓密纤长,安安静静垂下时,就会在眼下落下一片暗影。

  “看什么?”被对方目不转睛看着,陆玄又开始疑心出门时没把脸洗干净。

  他本来不是在意这些的人,不知为何,在冯橙面前就在意起来。

  “你昨晚是不是没睡好?”

  确认了陆墨死讯,陆玄心中定然极难受。

  听冯橙这么问,陆玄不由想到昨日在林子里不受控制流露出的脆弱。

  当时不觉如何,过后就觉得狼狈了。

  他在冯橙面前差点哭了。

  想想就尴尬。

  “睡得很好。”少年死不承认。

  冯橙伸手指了指:“可你眼下好大一片青影。”

  陆玄眼角微抽。

  突然觉得两个人太熟了也不好……

  “就是没睡好吧?”冯橙微微倾身。

  淡淡的橘香钻入鼻端。

  “坐好。”少年一脸严肃。

  冯橙轻轻抿唇。

  她忘了,陆玄是个死要面子的,也就是在来福面前才会没有顾忌露出真实情绪。

  那些忧伤的,沮丧的,烦躁的,种种会让人觉得脆弱狼狈的情绪。

  他都藏得好好的。

  只在一只猫面前流露。

  大概是知道一只猫不会笑他,也不能伤害到他。

  “陆玄,我给你带了一个礼物。”

  陆玄大为意外,看了冯橙好一阵儿,才问道:“什么礼物?”

  冯橙从袖中摸出一个小小的盒子递过去。

  盒子扁扁平平,看着都装不了几根小鱼干,陆玄完全猜不出会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冯橙一脸自信,笃定对方定会满意。

  陆玄心中好奇,面上一派淡然打开了小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