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68章 冷暖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盒子中是一根系着金饰的红绳。

  陆玄看到的第一眼,有些失望。

  这种小玩意都是几岁大的娃娃收的,给他这个还不如给一包小鱼干。

  奈何对面少女目光灼灼,满眼期待。

  他只好提起红绳,仔细看看。

  是一只憨态可掬的肥猫。

  她送他一条红绳穿着的小金猫当手链?

  冯橙开了口:“陆玄,你看像不像来福?”

  陆玄脑海中闪过一只又肥又懒的花猫形象,微微颔首:“有点像。”

  冯橙笑得灿烂:“所以我看到它,就觉得送你正合适。”

  陆玄一头雾水,再次打量那只小金猫。

  他一点都看不出来哪里合适。

  突然想到那次在茶馆,冯橙妄想把来福送给他,陆玄若有所悟:冯橙这是希望他们爱好一致?

  女孩子的想法好奇怪。

  见陆玄神色不对,冯橙收了笑:“陆玄,你不喜欢吗?”

  至少是金子做的啊。

  少女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被少年捕捉到,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不知怎么就伸了出去。

  见对方愣着不动,少年以若无其事掩饰尴尬:“给我戴上。”

  “哦。”冯橙拿起红绳,缠到对方手腕上。

  已经是初冬了,她的指尖有点凉。

  可陆玄却觉得有点烫,烫红了他的耳尖。

  一条红绳,怎么半天系不好。

  少年满眼嫌弃看着认真为他戴红绳的少女,嘴角却微微扬着。

  因为靠得近,橘香越发浓了。

  可偏偏躲不开。

  陆玄目光不由落在对方额头上。

  少女的额头光洁饱满,没有一丝瑕疵。

  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一闪而逝,他没有想清楚是什么,只是凭着本能微微低头,靠近目光安放之处。

  “好了。”冯橙收回手抬起头,撞进一双幽深的眸子里。

  陆玄看她的眼神和以前有些不一样。

  “陆玄?”

  陆玄猛然醒神,迅速拉开了距离。

  “干什么?”

  冯橙指指他手腕:“长度正合适。”

  “嗯。”陆玄拉了拉衣袖,遮住红绳。

  太幼稚了!

  “那回去吧。”冯橙抿唇笑道。

  陆玄觉得今天时间过得格外快,可又没有继续吃下去的理由。

  毕竟烧鸡都上了三只,还是冯橙请客。

  “走吧。”他站了起来。

  随着衣袖垂下,手腕上的小金猫完全被遮掩,可那根红绳的束缚仿佛无处不在。

  在少年还没有彻底明白之前,就缠到他心里去了。

  回到成国公府,就有下人道:“大公子,世子夫人不久前昏倒了。”

  听了这个消息,陆玄去了华璋苑。

  整个华璋苑静静的,就连下人们的脚步声都比旁处的轻上许多。

  自从二公子失踪,世子夫人心情不好,一日比一日听不得闹腾,到现在听到丫鬟婆子说话都觉得烦躁。

  自然而然,下人们就战战兢兢,呼吸都不敢大声。

  “夫人,大公子到了。”门口的丫鬟通禀一声。

  陆玄立在门外,等着里面动静。

  没多久,里面传来大丫鬟的声音:“夫人请大公子进来。”

  小丫鬟挑起门帘,里面大丫鬟对着陆玄福了福身子:“大公子请随婢子来。”

  无论大丫鬟还是小丫鬟都没有意识到,二公子过来时都是直接请进外间来的。

  陆玄随着大丫鬟走进里室,就见方氏靠着床屏,正面色沉沉看过来。

  “母亲好些了么?”

  “你今日去哪了?”

  陆玄犹豫了一下,没有扯谎:“一个朋友请我吃饭。”

  方氏本就沉沉的脸色越发冷了:“你还有心情出去吃饭?”

  上午老夫人找她说话,话里话外的意思墨儿应该不在了,打算给墨儿设一个衣冠冢。

  她如何能答应。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难道要她以后对着一副衣冠哭儿子?

  不,墨儿肯定还活着。

  他那么聪明出色,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

  “你弟弟下落不明,你当哥哥的不费心找人,竟还有心思与狐朋狗友吃饭?”

  这样的冷冷语,陆玄近来听了不少。

  他其实很不习惯。

  他更习惯以前那样,规规矩矩来给母亲请安问好,母亲温细语叮嘱几句生活。

  尽管永远无法像二弟与母亲相处时那般亲昵自在,对他来说却刚刚好。

  不习惯,也只能默默听着,他知道母亲是因为二弟出事才变成这样。

  可这一次,他听着太刺耳,做不到继续沉默。

  少年目光平静望着怒容满面的妇人,正色道:“吃饭与找二弟不冲突,儿子的朋友也不是狐朋狗友。”

  从来默默听着的儿子突然反驳,方氏哪里受得住,声音立刻高了:“不是狐朋狗友?前些日子你总往金水河跑,有没有想过你二弟?”

  陆玄沉默了一下,淡淡道:“母亲好好休息吧,儿子还有事要忙。”

  他转身往外走,肩头挨了一下砸。

  药碗跌落在地,碎瓷乱飞。

  碗底残留的药汁溅到陆玄鞋面上,留下苦涩的气味。

  “你忙什么忙,又去花天酒地吗?”身后,是方氏声嘶力竭的质问。

  陆玄转过身来,看着面色苍白的母亲,声音软了几分:“母亲误会了,儿子大半时间都在找二弟。”

  方氏显然不信,冷笑道:“若真是这样,你就不会有闲心去金水河了!”

  “去金水河,也是想看看有没有二弟的线索——”

  “笑话!”方氏愤怒打断陆玄的解释,“你二弟才不会去那种腌臜地方!”

  陆玄薄唇微抿,最终劝道:“母亲看开些,我会把二弟找回来的。”

  谢志平说二弟被秘密杀害了,不知道动手之地。

  可总会有人知道的。

  哪怕二弟变成一副白骨,他也会带他回家。

  陆玄大步往外走,还能听到方氏的斥骂与丫鬟的劝慰。

  少年的脊背绷得直直的,直到回了院子才放松下来。

  “公子——”来喜凑上来。

  陆玄摆摆手:“退下吧。”

  随着他抬手,衣袖下滑,露出串着小金猫的红绳。

  来喜眼尖看到,眼睛立刻直了。

  公子戴的什么?

  陆玄按住红绳,冷冷睨了来喜一眼。

  来喜赶忙退下了。

  小小的金猫冷冷硬硬,一股暖流却缓缓淌过少年结了冰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