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69章 初雪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冯橙回到尚书府,就被琳琅满目的御赐之物惊呆了。

  冯尚书喜滋滋道:“皇上赏你的。”

  冯橙反应过来:“是因为小青山的事吗?”

  冯尚书笑眯眯点头:“韩首辅的小舅子不是出事了吗,韩首辅许是太伤心了,今日没有上朝。皇上打发内侍去慰问,想到前些日子你遇险的事,就赏赐了这些给你压惊。”

  落到明处的厚此薄彼,皇上肯定不会做,毕竟能用赏赐解决的事儿再容易不过。

  冯橙抚着一柄玉如意,感叹道:“还挺意外的。”

  没想到解决了害她的人,还有礼物收。

  “让丫鬟们给你送到晚秋居去。”冯尚书乐呵呵道。

  御赐的礼物流水般搬去晚秋居,牛老夫人忍不住说了句:“一个小丫头,好东西倒是不少。”

  年轻的时候穷过,都是她精打细算支撑一大家子开销,现在看着宫中的好东西塞满孙女库房,自然有些说不清的滋味。

  冯尚书不以为意:“橙儿是个有后福的,收点好东西算什么。”

  牛老夫人还待反驳,冯尚书忙道:“还有事要忙,我先走了。”

  眼见老头子走得飞快,牛老夫人气个倒仰。

  敢情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就是为了亲口告诉大丫头皇上赏了她东西?

  老头子什么时候对大丫头这么上心了?

  牛老夫人气了半天,奈何找不到甩脸子的人,只好默默消了气。

  冯橙回了晚秋居,心情大好。

  “来福呢?”

  没等白露回话,她快步走到书房,果然来福正躺在窗台上晒太阳。

  见冯橙来了,来福睁眼看看,继续闭目假寐。

  一双手把肥猫捞起。

  “喵?”来福睁开眼,困惑看着那双手的主人。

  “来福啊,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冯橙举起花猫,吧唧亲了一口。

  “喵!”来福措手不及,喵叫声都变了调,从那双手中挣脱一溜烟跑了。

  冯橙也没追,追逐着花猫逃窜的身影抿唇笑了。

  白露扶额。

  姑娘真的忘了自己还是个大家闺秀吗?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无波,一眨眼就到了天寒地冻的时候。

  冯橙去长公主府改成了隔日一趟。

  进入腊月后,下了第一场雪。

  京城的冬天冷透骨,这场初雪洋洋洒洒很是不小。

  冯橙揣着手炉,在园子里见了钱三。

  “有情况?”

  一开口,白气袅袅。

  少女的肌肤本就白,满园冰雪映衬下,越发显得清冷。

  钱三弯腰垂眼,不敢多看,只为三老爷默默掬了一把同情泪。

  “三老爷踏雪寻梅,不慎跌倒扭了脚,恰巧一位年轻女子路过,打发丫鬟去给乘风送了信……”

  乘风是冯锦西的小厮。

  冯锦西不喜束缚,出门时虽然会带小厮,大多会把小厮甩在一边玩自己的。

  “然后呢?”冯橙面色微冷。

  钱三头皮一麻,心道当侄女的管得也太宽了,可怜三老爷叔叔难当啊。

  “然后三老爷就与那女子聊起来了。”

  “很投机?”

  钱三点头:“挺愉快的。”

  冯橙拧眉:“那女子可有说姓名身份?”

  她交代钱三格外留意非良家出身的女子,钱三既然急着来报,那女子十有八九不是良家女。

  这样的女子,自报家门再正常不过。

  “当时小的离得远,没听到他们聊天的内容。”

  冯橙挑眉:“没听到你还说聊得投机?”

  钱三嘿嘿笑:“看表情就知道啊,三老爷一直笑着。”

  大姑娘还是不懂事啊,男人对女人感不感兴趣,还需要听他说什么吗?看他的眼神动作就知道了。

  冯橙一想冯锦西眉开眼笑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是什么破叔叔,让她一个当侄女的操碎了心!

  见冯橙冷着脸,钱三自觉道:“后来乘风赶来把三老爷扶走了,小的就悄悄跟着那名女子,一直跟到了她的住处。”

  少女雪颜稍霁:“跟到了何处?”

  钱三犹豫了一下:“金水河岸。”

  “不要墨迹,把你打听到的都说了。”冯橙语气淡淡,显然不奇怪这个结果。

  “小的看着那名女子走进了岸边名为红杏阁的青楼,悄悄打听了一下,原来那女子是红杏阁的行首,名叫杜蕊。”

  “红杏阁——”冯橙抬手揉了揉眉心,喃喃道,“听着好耳熟。”

  钱三眼神登时复杂起来。

  大姑娘听着青楼妓馆的名字耳熟?

  这……这不好吧?

  冯橙仔细回忆了一下,想了起来。

  当初为了查明迎月郡主失踪真相,查到金水河一名叫彩云的花娘身上。

  彩云招供时提到,她杀害清雅书院学子陶鸣,是把对方约到别的画舫动的手,那座画舫的名字就叫红杏阁。

  这些都是陆玄告诉她的。

  冯橙有些不懂,红杏阁明明是一座画舫,怎么钱三却说是岸边青楼?

  听了冯橙的疑问,钱三解释道:“金水河岸边的那些脂粉楼都拥有画舫,画舫与楼台名字是一样的。”

  见冯橙还在认真听,他只好继续解释:“春风秋月泛舟河上惬意自在,到了寒冬腊月还是楼里暖和啊。”

  他一个小厮,为什么要向大姑娘解释这个!

  冯橙解了疑惑,满意点头:“知道的还不少。”

  钱三讪笑,完全不知道怎么接话。

  但凡换一个男人这么说,他怎么也会得意一下。

  “辛苦了。”给了赏钱把小厮打发走,冯橙捧着手炉去了冯锦西住处。

  小厮见了冯橙忙行礼:“大姑娘。”

  “我三叔回来了么?”

  “老爷在屋里歇着呢。”

  “睡下了?”冯橙下意识看了一眼天色。

  雪光皑皑下,一派透亮。

  小厮忙道:“没有,老爷今日出门崴了脚,回来后才上过药不久。”

  这还没到吃晚饭的时候呢,谁能睡得着。

  “三叔受伤了?”冯橙愕然,提着裙角快步往里走。

  到了门口处,她脚下一顿,声音微扬:“三叔,我来看你了。”

  冯锦西上完药不久,正敞着脚丫子,一听冯橙声音忙拉过毯子把脚盖上。

  “进来。”

  片刻后,披着大红斗篷的少女走了进来。

  看着人比花娇的大侄女,冯锦西突然生出不妙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