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71章 巧遇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面对侄女的盈盈笑眼,冯锦西一脸淡定:“前些日子来过一次,那时候还早呢。”

  “那三叔怎么没带我?”

  “那么早,谁知道梅花开了没有。我怕你白跑一趟,所以先来探探路。”冯锦西解释完,才觉得不对。

  他当叔叔的出来玩玩,谁规定必须带着侄女了?

  就天热的时候他准备好了游船和西瓜,结果侄女撇下他,和朋友去了。

  冯锦西把心虚一抛,越发淡定了:“橙儿,咱们上去吧。”

  小厮乘风要跟上,冯锦西一指路边:“留下看着车马。”

  对于冯锦西不喜带着小厮玩,冯橙知道原因。

  乘风之前的那个小厮,经常会向牛老夫人禀报冯锦西在外面的事儿,冯锦西为此挨了不少打骂。

  后来换了乘风,他的戒心也消不了了。

  叔侄二人拾阶而上,小鱼默默跟在后面。

  山上要冷一些,积雪深厚,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声响。

  “橙儿小心点儿啊。”冯锦西一想到就是在这地方崴脚的,忍不住叮嘱走在身边的少女。

  “三叔也注意脚下,我看这里更容易摔跤。”

  冯锦西摸了摸鼻尖。

  能不能别总说这种让他心头一紧的话。

  为了缓解尴尬,冯锦西伸手一指:“橙儿你看那里。”

  冯橙放眼望去,就见如霞如云的梅林旁一座庵堂静静立着。

  皑皑白雪下,有种遗世独立的味道。

  “那就是梅花庵吗?”

  “对。”冯锦西点点头,讲起梅花庵的来历,“庵主本是一个贵女,据说是家中反对她与一名男子相恋,于是跑到千云山来削发为尼,这片梅花林就是她出家后种下的……”

  冯橙听完问:“庵主还在吗?”

  冯锦西笑了:“那名贵女出家时不过十几岁,到现在也就四十多岁,自然还在的。”

  “这样说来,我们逛累了可以去梅花庵用斋饭?”

  “梅花庵有专门招待香客的外堂,若是时间还早可以去讨一杯水喝,天黑之前就闭门谢客了。”

  毕竟是尼姑庵,不似那些大寺庙会提供善男信女留宿之所。

  冯锦西一想侄女又不懂这些,到嘴边的解释默默咽了下去。

  叔侄二人走进梅林,能看到雪地上留有一串串脚印,显然今日来此踏雪赏梅的人不少。

  梅林足够大,走在其中会生出无边无际之感,时而会与游人相遇。

  冯橙跟在冯锦西身边,已经遇到第二个与冯锦西打招呼的人了。

  “这么巧,冯兄也来赏梅啊。”打招呼的是一名与冯锦西年纪相仿的少年,目光不自觉往冯橙面上落了落。

  冯锦西唯恐对方说出什么不着调的话,忙介绍道:“这是我侄女。”

  少年面色有些古怪:“冯兄的侄女这么大了啊。”

  这差了辈分,就不好搭讪了。

  “不耽误张兄游玩了,我带侄女去那边逛逛。”

  与那人作别,冯锦西脸一冷,殷殷叮嘱大侄女:“以后见了那小子躲远点。”

  第一次见面就盯着小姑娘看得两眼发直,什么东西啊。

  冯橙微讶:“那不是三叔的朋友吗?”

  冯锦西不以为意道:“就是见过几次面,连我真实身份都不知道,谈不上朋友。”

  “三叔还真是交游广阔。”

  “男人当然要多结识些朋友。”冯锦西理所当然道。

  冯橙听他这么说,不由想到了陆玄。

  陆玄的朋友就不多,关系最好的就是那位林大人了。

  可她觉得陆玄比三叔靠谱多了,至少不会与风尘女子搭上,连累整个家族。

  不对!

  冯橙脚步一顿,突然停下。

  陆玄虽然没与风尘女子乱来害了整个家族,但他杀了太子,乱了整个大魏……

  这么一想,冯橙整个人都不好了。

  所以男人就没有靠谱的吧?

  冯锦西瞧着侄女神色不断变化,到最后变得杀气腾腾,一脸莫名:“怎么突然停下了?”

  冯橙回神,看着冯锦西目光复杂。

  冯锦西一头雾水,正要再问,忽听一道轻柔声音传来。

  “冯公子?”

  冯锦西浑身一僵,忘了反应。

  冯橙则转头望去。

  不远处雪地红梅旁站着一位素衣美人,云鬓花颜,我见犹怜。

  冯橙第一反应,这就是那名叫杜蕊的花娘。

  果然女子对着呆若木鸡的少年微微一笑,关切问道:“冯公子的脚好了吗?”

  冯橙缓缓看向冯锦西,不给他装死的机会:“三叔?”

  冯锦西望着俏脸紧绷的大侄女,挤出一个尴尬笑容:“主要是交游广阔……”

  虽然尴尬,可他却不能为了脸面冷落帮过他的人。

  投给

  冯橙一个安抚的眼神,冯锦西大步走了过去。

  “杜小姐,这么巧。”

  女子福了福身子:“上次梅林一别,没想到又见到冯公子了。”

  那双美目顾盼生辉,锁在冯锦西面上。

  冯橙冷眼瞧着,很想翻白眼。

  冯锦西却把这种目光视为理所当然:“是啊,本该登门致谢,奈何伤了脚,刚刚能出门。”

  “冯公子没事了就好,不过举手之劳,谈不上谢。”

  二人你一我一语,客气中又有别样情绪流淌。

  冯橙看不下去了,走过去与冯锦西并肩而立,出声问道:“这位姑娘是——”

  “她是——”冯锦西一下卡了壳。

  在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注视下,冯锦西只好坦白:“之前来这里踏雪寻梅,不小心崴了脚,幸亏杜娘子帮忙叫了乘风来,不然我就回不去了……”

  冯橙看向女子,弯唇浅笑:“原来是这样,那要多谢杜娘子帮了我三叔。不知杜娘子家住何处,我三叔不方便登门道谢的话,我可以代他去。”

  十五岁的少女,笑得单纯无害,诚意满满。

  冯锦西登时惭愧了。

  他还是人吗,之前怎么能骗橙儿呢。

  女子微微欠身:“姑娘太客气了,奴家住的地方冯公子去得,姑娘反而不方便去。”

  冯锦西诧异看女子一眼,意外她坦然表露身份。

  “还有这样的地方吗?”冯橙看向冯锦西。

  冯锦西干笑。

  冯橙又看向女子。

  “奴家住在金水河畔,是红杏阁的花娘。”女子说这话时神色很淡然。

  冯橙敏锐察觉对方在“红杏阁”三字上加重了语气。

  这是强调一番,怕三叔忘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