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2卷 第172章 梅花庵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红杏阁啊——”冯橙不疾不徐念出这三个字,弯唇一笑,“记住了,那改日我去红杏阁找杜小姐。”

  女子从容淡然的神色在这一刻终于有了变化。

  冯锦西更是惊了:“橙儿,红杏阁不是你常逛的脂粉铺。”

  “我知道啊。”冯橙无所谓牵了牵唇角,“刚刚杜小姐说了,红杏阁不方便我去,方便三叔去,那显然不是卖胭脂水粉的地方嘛。”

  “那你还乱说!”当着女子的面,冯锦西强压下弹侄女脑门的冲动。

  冯橙脸色一正:“三叔怎么能因为身份而怠慢恩人呢?”

  冯锦西被噎得一滞。

  说恩人是不是有点过了?

  就是帮他给小厮传个话而已。

  这么一想,冯锦西再看女子,心中那股热乎劲儿就散了不少。

  在金水河能争得一席之地的青楼画舫都是有名气的,杜蕊能在红杏阁出头自然不简单。

  她顿时察觉到了冯锦西的微妙变化。

  “冯公子与令侄女都太客气了,那日只是举手之劳,冯公子若一直记挂就折煞奴家了。”杜蕊福了福身子,绽放一抹浅笑,“今日奴家约了人,就不打扰冯公子与令侄女游玩雅兴了。”

  见杜蕊主动告辞,冯锦西嘴唇翕动,下意识想开口挽留。

  大侄女一记白眼,让他默默闭了嘴。

  目光追逐着素衣女子袅袅身姿消失在红梅香海间,冯橙看向冯锦西。

  “咳咳,橙儿,那日三叔不是有意骗你,这不是杜小姐身份特殊,觉得对你一个姑娘家说了不合适嘛。”

  冯橙提着裙角漫无目的往前走着,面带微笑:“三叔说什么呢,我又没怪你说瞎话。”

  冯锦西:“……”

  虽说只比橙儿大了两岁,可他好歹是当叔叔的,就这么没面子的吗?

  大步跟上去,冯锦西觉得还是要叮嘱一番:“橙儿,红杏阁绝对不能去啊。”

  父亲大人要是知道橙儿因为他去逛青楼,非拿鞋底抽死他。

  冯橙脚下一顿,看着冯锦西一脸认真:“三叔放心吧,我不是那种以身份、容貌取人的人,只要是你在意的人,我会与其打好关系的。”

  冯锦西一听更慌了,可看侄女的表情显然是认真的。

  “橙儿误会了,我怎么会在意一个花娘,纯粹是她帮过忙,心存感谢而已。”

  冯橙皱眉:“三叔这话不对,当时你崴了脚,要是没有人家传话说不定有生命危险呢。这么看来,人家对你有救命之恩呐。”

  冯锦西嘴角微抽,连连摆手:“谈不上,谈不上。”

  就是给他传个话,怎么就成救命之恩了?

  看着大侄女露出不赞同的神色,冯锦西思路越发清晰:“当时有杜小姐帮忙传话,让我少受了点罪,假若没遇到杜小姐,乘风迟迟不见我回也会去找的。咳咳,我只是扭了脚,不是断了腿呼呼流血,哪来的生命危险。”

  “原来是这样。”冯橙嫣然一笑,“我还想着救命之恩,三叔是不是要以身相许呢。”

  冯锦西忍不住拍她一下:“哪来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再次偶遇佳人,切切想去红杏阁的心思悄无声息就散了。

  冯橙见好就收,笑眯眯道:“三叔,我饿了。”

  冯锦西暗暗

  -->>

  松口气:“三叔带你去梅花庵用斋饭。”

  可算不用和侄女谈论花娘的话题了。

  “三叔吃过梅花庵的斋饭吗?”走在冯锦西身边,冯橙随口问起。

  “和朋友一起吃过一次,是去年的事了。”

  “好吃吗?”

  冯锦西回忆了一下,点头:“还不错。”

  说话间到了梅花庵,就见门外搭了几个草棚,零星有几个游人坐着喝茶。

  冯锦西带着冯橙走进庵门,上香捐过香油钱,由一名老尼领着进了外堂。

  比起外边的天寒地冻,堂中就暖和多了。

  还算宽敞的堂中摆着七八张桌,有两桌已经坐了人。

  不多时,素斋就端来了,上菜的是一名十一二岁的小尼。

  冯橙往常去的都是万福寺那样的大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尼姑。

  她不由多看两眼。

  是比三妹还小好几岁的年纪,看着只是个孩子罢了,生得眉清目秀,白净纤弱。

  察觉冯橙的打量,小尼害羞垂眸:“两位施主慢用。”

  “多谢。”冯橙笑着道谢。

  小尼施了一礼,默默离开。

  冯锦西轻咳一声:“别看了,快吃饭。”

  冯橙收回目光,有些感慨:“这么小,就一直吃素吗?”

  冯锦西哭笑不得:“人家从小习惯了。赶紧吃饭,吃完再玩一会儿就该回家了。”

  桌上摆着四碟菜,一碗汤,其中一盘红梅虾仁最惹人注目。

  炸得恰到好处

  浇着酸甜汁的虾仁,以朵朵梅花作点缀,看起来赏心悦目,令人垂涎。

  冯橙觉得好看的同时,不确定问:“梅花不能吃吧?”

  “是用掺了梅子汁的细面做成的。”冯锦西夹了一筷子虾仁放入冯橙碗中,“你尝尝虾仁是什么做的。”

  冯橙夹起虾仁放入口中品味一番,笑道:“是蒻头吧?”

  冯锦西有些没趣:“这么容易就猜出来了?”

  冯橙笑了:“三叔忘了,万福寺也有斋菜啊,我吃过几次,不过这道红梅虾仁真是让梅花庵做绝了。”

  “这道三彩素丸汤也好吃。”冯锦西又给侄女盛汤。

  叔侄二人饱餐一顿,满意离开。

  回到晚秋居,冯桃找了过来。

  “大姐,我听说你和三叔去赏梅了。”

  冯橙点头承认。

  “好不好玩儿?”

  面对妹妹闪闪发亮的眼睛,冯橙讲了千云山的梅林,讲了梅花庵的素斋,听得冯桃心驰神往。

  “大姐,我也想去赏梅,咱们一起去好不好?”

  冯橙想了想道:“明日我要去长公主府,之后马上就过年了,等开春我们一起去。”

  “那一为定啊,到时候就咱们两个去,不带三叔。”

  得了姐姐点头,冯桃欢欢喜喜走了。

  转眼就是大年初一,元日朝拜、走亲访友这些都不是冯橙关心的,作为小辈等着收压岁钱就是了。

  随着白露一声惊呼,冯大姑娘又一次在来福爪下看到一只努力扑腾的鸽子。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