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75章 寻人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牛老夫人面色沉沉,正想着事情,就见冯橙跑了进来。

  “这么慌慌张张干什么?”

  冯橙站稳身子,神色急切:“祖母,听说我三叔失踪了?”

  牛老夫人眉头一皱,显然觉得孙女不该掺和这些事。

  “只是没有按时回家,什么失踪不失踪的。”

  听到“失踪”这两个字,牛老夫人心情就不好。

  大孙女失踪的事好不容易没什么人提了,要是老三再闹一场失踪,尚书府又成了京城上下茶余饭后的笑话。

  “三叔是在山林里不见的,眼见天就要黑了,山林里野兽多会有危险。”冯橙不准备耽搁时间了,“祖母,我带些家丁去找三叔吧。”

  牛老夫人以为听错了:“你带什么?”

  “带家丁,找三叔。”

  牛老夫人连生气都忘了,只剩下震惊:“大丫头,你说什么胡话?”

  “那孙女去准备了。”冯橙屈了屈膝,转身便走。

  “站住!”

  冯橙停下。

  牛老夫人声音不自觉拔高:“你准备什么?你一个姑娘家带着家丁去找你三叔?”

  “吵什么呢?”冯尚书一脚迈进来。

  牛老夫人板着脸道:“听说老三没回家,大丫头闹着带家丁去找人。”

  冯尚书诧异看冯橙一眼:“橙儿这么知道心疼长辈啊。”

  牛老夫人气个倒仰。

  死老头子在想啥?

  “她一个姑娘家,张口就说带着家丁去寻人,这像什么话!”

  冯尚书不以为然:“关心则乱,至少说明橙儿是真为她三叔担心。”

  牛老夫人听着这话就不对劲了。

  什么叫橙儿是真为她三叔担心?这意思她不担心老三?

  当然,她确实不担心。

  一个妾生子,文不成武不就,就只有一张脸可以看,别说将来给家族添助力,能不惹祸就是好的。

  这么一个东西,她为何要担心。

  “来报信的人呢?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冯尚书觉得老婆子实在拎不清。

  这个时候重点是橙儿要去找她三叔吗?

  牛老夫人便讲了来报信的人身份,以及冯锦西如何不见的事。

  冯橙默默听着,与她从钱三那里听来的情况差不多。

  冯尚书听完,先骂了一声:“这个不省心的东西!”

  牛老夫人下意识想点头,强行忍住了。

  “老二呢?”

  牛老夫人一愣。

  冯尚书面色微沉:“你没打发人去找老二?”

  “这么兴师动众,平白惹人猜测。”牛老夫人觉得老头子小题大做,“派人给你送信时,我已经安排管家带人赶去山林那边了。”

  又不是孩童,不过晚回来一会儿就要让还在上衙的次子去寻,哪有这样的道理。

  冯橙忍不住开口:“事关三叔安危,多少人去找都谈不上兴师动众,外人的猜测更不重要。”

  “大人说话,你一个小姑娘插什么嘴。”牛老夫人扫了冯橙一眼,满脸不悦。

  老头子给她添堵就罢了,死丫头也处处给她添堵,偏偏顾着这丫头总往长公主府跑,还不能责罚。

  当祖母的像她这样,也是恼火。

  冯尚书没打算真让孙女去寻人,温声道:“橙儿你也别急,等一等你三叔就回来了。”

  冯橙只好点头:“那孙女回晚秋居等消息。”

  “去吧,去吧。”冯尚书好脾气摆摆手。

  等冯橙离开,牛老夫人一声冷笑:“老爷就纵着大丫头吧,一个姑娘家张口就说要带着家丁去寻人,还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将来要是胆大包天惹下大祸,有你后悔的。”

  冯尚书不乐意听了:“大过年的你说什么晦气话,橙儿担心她三叔还错了?孩子就是着急说几句,现在不是乖巧回房了嘛。”

  牛老夫人登时无以对。

  冯橙回到晚秋居,描粗眉毛换上男装,带着小鱼利落翻墙头走了。

  她比谁都清楚三叔这次失踪没有生命危险,不然就没有后面三叔与风尘女纠缠害了尚书府的事了。

  她担心的是三叔失踪这个反常事件本身,会不会与后来的祸事有关。

  在家等消息,固然能等到三叔回来,却不能保证三叔会把今日经历和盘托出。

  就像年前三叔踏雪寻梅崴了脚,她问起时可没说实话。

  只有尽量参与进去,触到真相的可能才越大。

  天已经擦黑了,寒风刮在脸上,犹如刀割。

  冯橙从后巷走上街头,街上灯火点点,行人稀疏。

  她带着小鱼往一个方向赶。

  早先让钱三赁了一处宅子,养了两匹马,此时正派上用场。

  才走没多远,忽觉有人靠近。

  冯橙警惕转身,撞进一双熟悉的眼睛。

  “陆玄?”

  “要去哪儿?”朦胧夜色下,少年语气平静,眼底藏着好奇与关心。

  “我三叔在城南山林失踪了,我去找他。”冯橙纳闷看着陆玄,“你怎么在这儿?”

  “办完事回家,看到一队尚书府的人匆匆路过,想着你家是不是有什么事,就来看看。”

  没想到就遇到了冯橙。

  “你准备就这么去?”

  听陆玄这么问,冯橙微一迟疑,“嗯”了一声。

  “跟我来。”

  见冯橙没动,陆玄微微皱眉:“我有马,你靠两条小短腿什么时候赶过去?”

  冯橙嘴角微抽。

  与她悄悄养的马比起来,陆玄的定然是好马,这样能更快赶到山林那边。

  可也不能说她腿短啊。

  陆玄扫了紧跟在冯橙身后的小鱼一眼,淡淡道:“只有两匹马。”

  一匹是他的,一匹是来喜的。

  主仆二人出门办事,正好用马。

  “小鱼,你回去吧。”

  得了吩咐,小鱼点点头,转身走了。

  陆玄道:“现在听话多了。来喜——”

  小厮来喜牵着两匹马上前来。

  “你也回去吧。”陆玄把那匹枣红马的缰绳递给冯橙。

  没等来喜吭声,二人就翻身上马,转眼消失在前方夜色中。

  望着空荡荡的街头,来喜抹了一把冻得冰凉的脸,犹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随公子办完了事,他还想着回到国公府吃上香喷喷的晚饭呢。

  公子就跟人家姑娘跑了,还骑走了他的马!

  不提小厮如何哀怨走回国公府,小半个时辰后,冯橙与陆玄赶到了那片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