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77章 猎户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寒风吹来,冯橙白皙的面庞冻出红晕。

  她的眼睛黑且亮,当注视着人说话时,就显得特别认真。

  “陆玄,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陆玄没想到话题转这么快,被却对方成功勾起好奇心:“什么梦?”

  “梦到我三叔掉到一个坑中,坑里全是烂桃花,他爬啊爬啊死活爬不上来,最后被桃花淹没,憋死了……”

  陆玄默默听着,表情古怪。

  要不是见冯橙说得这么认真,他都怀疑他们叔侄反目成仇了。

  “结果梦做了没多久,我三叔就失踪了,让我没办法不多想。”

  见她苦恼皱眉,陆玄嘴角微抽:“胡思乱想没用,既然你担心,就早点把你三叔找到。”

  冯橙点点头,张望四周。

  入目皆是高大树木,以及若隐若现的灯火。

  “走吧,看一看山林四周的人家。”陆玄抬脚往一个方向走,见冯橙不动,伸手拉了她一下。

  冯橙好奇问:“为何走这边?”

  在这望过去全是树木的黑漆漆的山林里,她连方向都有些分不清了。

  陆玄悄悄放开那只纤细手腕,用平静掩饰心头异样:“我曾来这里狩猎过,记得这边山林外不远处有几户人家。”

  见她面露惊讶,他淡淡道:“两三年前的事了,与我二弟一起来的。”

  提起陆墨,一时安静下来,二人默默向前走。

  前方的光亮与脚步声越来越近,陆玄拉着冯橙蹲伏在一棵树后,熄灭灯火。

  “是我们府上的人。”二人离得很近,轻柔的声音响在耳边,酥酥痒痒。

  陆玄悄悄挪远了些,没有吭声,心中却起了疑惑:冯橙眼神这么好么?

  这个距离,这个光线,他还没看真切,冯橙就认出是尚书府的人了。

  不多时,那队人走到近前,议论声传过来。

  “来来回回找了两圈了,还是没有三老爷踪影……”

  “会不会不在林子里?”

  “不在林子里,那就更是大海捞针,咱们去哪儿找啊?”

  管事呵斥道:“都少说几句,再找一遍!”

  有人忍不住问:“管事,要是还找不着呢?”

  一阵沉默后,管事的声音响起:“那就一部分人继续在林子里找,另一部分人去金水河看看。”

  “那谁留林子里,谁去金水河啊……”

  一队人吵吵闹闹从近前走了过去,陆玄定定看着冯橙。

  冯橙摸了摸脸:“看什么?”

  “就觉得令叔爱好还挺广为人知。”陆玄起身,“走吧。”

  冯橙跟着起身,走在他身边。

  二人踩着积雪与厚厚的枯叶走出山林,扑面寒风陡然大起来。

  陆玄往前挡了挡,侧头问:“冷吗?”

  冯橙小脸冻得发白,牵了牵唇角。

  这不废话,大晚上跑这里能不冷么。

  想到这里,就恨不得冯锦西就在眼前,把只知道惹祸的破叔叔打一顿。

  陆玄解下披风,裹到她身上。

  温暖瞬间把人包围,冯橙抓着披风系带犹豫了一下,没舍得还回去。

  与繁华热闹之处不同,走出山林后放眼一团黑,只见零星几点灯火。

  耳边响起陆玄的叮嘱:“路滑,走稳点儿。”

  冯橙指着远处微弱灯光问:“是那边吧?”

  “去看看。”

  摇摇曳曳的微弱灯光在这漆黑的夜里格外显眼,二人没有走任何弯路就赶到那里。

  仔细打量,可见零零散散十几处房屋,其中一座离其他的房屋要远一些,离山林方向要近一些。

  亮灯的统共三两家,那一家的灯就亮着。

  寻常人家,为了省灯油往往入夜就睡了,这个时候那家还亮着灯,十之八九是有事。

  “去那家。”陆玄低声道。

  空寂的夜里,一切声音都显得很清晰,二人下意识放轻脚步。

  没有高高的院墙,只是简单的篱笆围出不大的院子。

  那微弱的灯光就是透过栅栏缝隙照出来。

  陆玄贴着篱笆而立,踮起脚向内看了看。

  冯橙也想看,但这家篱笆有些高,想看清里面除非跳起来。

  她干脆凑到缝隙处向内看。

  里面比外面要亮堂,很清楚就看到长长的晾衣绳,简陋的鸡舍,和许多杂物。

  “闻到了吗?”陆玄低声问。

  冯橙轻轻吸了吸鼻子。

  那是一股淡淡的腥臊味。

  没等她回答,陆玄便道:“这户人家应该是猎户。”

  毛皮的气味,血腥的气味,在这寒冷的夜里虽然很淡,却无法遮掩。

  “翻进去?”冯橙指了指高高的篱笆墙。

  陆玄摇摇头,用了些力气拍那扇木门:“有人吗?”

  不多时,脚步声由远及近,响起一个声音:“谁啊?”

  声音粗犷,一听就不算年轻了。

  少年的声音隔着篱笆墙传进去:“大叔,想打听一件事。”

  里面沉默了一瞬,篱笆门被拉开。

  一名壮汉立在院内,警惕打量门外的人。

  看清是两个十几岁的少年,他紧绷的身体明显放松。

  陆玄也在打量他,余光在对方拳口对准方向一掠而过,勾了勾唇角。

  如果没猜错,对方藏在背后的是一把柴刀。

  冯橙也发现了。

  她与陆玄察觉的角度不同。

  壮汉像小山一样堵在门口,有反射的光一晃而过。

  无论是陆玄还是冯橙,都不觉得奇怪。

  倘若对方不是有所凭仗,不会大晚上给两个陌生人开门。

  “你们有什么事?”壮汉视线落在陆玄面上。

  至于冯橙,在他看来瘦瘦小小,还是个半大孩子。

  “我们的朋友在不远处的山林不见了,想问问大叔有没有见过。”

  “你们的朋友?”

  陆玄抬手比了一下:“对,约莫这么高,相貌俊朗……”

  听他描述完,壮汉微微侧开身:“你说的这个朋友,和我白日从林子里捡回来的人有点像,你们进来看看吧。”

  冯橙大为诧异。

  竟然这么顺利就找到了三叔?

  没有英姿飒爽的女猎户,没有爽朗美貌的小娘子,就是被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捡回家了?

  她虽吃惊,面上却不露声色,随着壮汉往屋内走去。

  刚走到屋门口,一道清爽声音传来。

  “爹,这么晚了是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