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78章 头疼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那道声音虽不够娇柔,却别有味道,能让人联想到英姿飒爽的女猎户。

  女猎户!

  冯橙快步越过陆玄,强忍着才没有冲到最前面去。

  堂屋站着一名个子高挑的少女,头上包着碎花蓝布,昏暗的灯光下面容模糊,瞧着灰扑扑的,只一双眼睛又大又亮。

  如果以路人眼光来看,同为女子,冯橙觉得这名少女长相舒服,很是不错。

  可想到能把冯锦西迷得神魂颠倒,她感觉还远远不够。

  冯锦西相貌极美,出入烟花柳巷乃家常便饭,眼光早养叼了。

  那是她多心了吧,三叔今日失踪纯粹是一场意外,与那名害得尚书府家破人亡的女子并无关联。

  这般想着,她神色越发自然,少了先前的紧绷。

  “爹,他们是——”

  壮汉道:“来找人的,他们朋友在山林不见了,带他们进来看看屋里那人是不是他们朋友。”

  少女听了没再多问,往一旁侧了侧身。

  挑开破旧的门帘,壮汉领着二人进了屋门。

  冯橙一眼就看到了半躺在炕上发呆的少年。

  容貌精致,哪怕头发披散也不掩昳丽风流,不是冯锦西又是谁。

  “三叔!”冯橙喊了一声,快步走到冯锦西面前。

  冯锦西微微抬头看着站在面前的少年,神色迷茫问出一句:“你是谁?”

  冯橙一下子愣住了,犹如一盆冰水当头浇下,冷彻心扉。

  她现在虽是男装打扮,可他们叔侄从小玩在一起,不久前三叔还带着女扮男装的她去过金水河。

  三叔怎么可能认不出她?

  “三叔?”她试探着又喊了一声。

  “你到底是谁啊?”冯锦西皱着眉,不耐烦问道。

  这般神态是面对冯橙时从没有过的。

  冯橙心中乱糟糟,一时想不通冯锦西这是怎么了,咬牙道:“我是你大侄子橙儿!”

  “橙儿?”这两个字令冯锦西眼神一闪,略显呆滞的眼睛灵动起来。

  他愣愣望着站在面前的少年,突然翻身下炕,一手重重拍在冯橙肩膀上。

  “橙儿,你怎么又打扮成这副鬼样子!”

  这一拍,险些把冯橙拍趴下。

  陆玄脸颊抖了抖,强忍住一脚踹过去的冲动。

  这是什么叔叔啊?

  冯橙按着肩膀,哭笑不得:“三叔,你别说我,先说说你是怎么回事吧?”

  “我?”冯锦西皱眉一想,头疼袭来,一屁股又坐了回去。

  “三叔?”冯橙上前一步,扶住他。

  冯锦西扶额,表情痛苦,看着冯橙的眼神又呆滞起来。

  冯橙觉得小心脏要受不住了。

  这怎么还一会儿清明,一会儿呆愣的?

  “可能是伤了头。”陆玄开口道。

  听到这声音,冯锦西抬眼看去,一见到陆玄那张脸,眼睛就亮了。

  冯橙还没来得及欣喜三叔似乎又恢复了正常,就见冯锦西箭步冲到陆玄面前,抬手就打。

  “小畜生,你竟然又拐走橙儿!”

  那一瞬,陆玄脑中闪过无数弄死冯锦西的招式,最后只扭住对方胳膊,令其动弹不得。

  “三叔,你到底怎么了?”冯橙只觉头大。

  冯锦西看着冯橙,可怜巴巴道:“橙儿,我头疼。”

  这是又想起来了。

  冯橙示意陆玄松手,扶着冯锦西坐下:“三叔,那你别急,缓一缓再说。”

  许是头疼得厉害,冯锦西揉着额头安静下来。

  “大叔能否说说遇到他时的情况?”陆玄看向壮汉。

  “哦,我去林子里收网时见他在网中,忙把人放了出来,发现他昏迷着就带回了家中。”

  冯橙忍不住道:“山林常有人狩猎,大叔在林中设陷阱不怕误伤人吗?”

  “那个位置常有虎狼出没,一般人都不会去的,谁知道他怎么跑那里去了。”

  “人是什么时候醒的?”陆玄再问。

  “带回来不久就醒了,问他是谁不清楚,家住何处不知道,估计是磕碰了脑袋,一时想不起来了。”

  冯橙听了,脸色难看:“三叔,你现在能认出我吗?”

  冯锦西定定望着她,点头。

  “那我带你先回家,能走路吗?”

  “能走……就是头晕……”冯锦西实话实说。

  冯橙下意识看了陆玄一眼。

  “我不背!”

  “我不让他背!”

  二人对视一眼,一同开口。

  冯橙气得想翻白眼。

  都自作多情什么呢!

  “山林里不是还有找我三叔的人,你去叫人来接他吧。”

  听冯橙这么说,陆玄脸色微缓,点了点头。

  “劳烦大叔照顾一下,我很快带人来接朋友。”离开前,陆玄对壮汉道。

  壮汉神色古怪。

  看刚才那个情景,他可没看出他们是朋友。

  “三叔,你要喝水吗?”

  冯锦西摇头:“不渴,才喝过两碗鸡汤,还挺香的。”

  冯橙太阳穴突突跳。

  他们大晚上到处找人冻成狗,三叔在这里美滋滋喝鸡汤?

  攥了攥拳,冯橙对壮汉露出一个微笑:“多谢大叔的照顾。”

  壮汉还算实在:“掉进我捉野兽的陷阱里,我也有责任。”

  “三叔,你是怎么跑到那边去的?”

  当时在林中有些转向,但她隐约觉得发现那截细绳的地方有些深入山腹。

  冯锦西挠挠头,露出不好意思的笑:“这不是转向了嘛。”

  冯橙问不下去了,板着脸道:“那你闭目养养,等人来接。”

  冯锦西越发清醒了,哪里闲得住:“你怎么跑出来了?”

  冯橙没好气道:“家里人仰马翻,都在找你。”

  冯锦西脸色微变:“你祖父知道了?”

  瞧着大侄女表情,他一颗心彻底凉了,抬手扶了扶额。

  “又头疼了?”冯橙紧张问。

  “我好像失忆了!”

  冯橙嘴唇动了动,把“滚”字咽下去。

  为了逃避祖父的鞋底装失忆,有这么个叔叔真是心累。

  等了约莫两刻钟,尚书府管事带着马车人手匆匆赶来,接冯锦西上了马车。

  “多谢公子了。”管事冲陆玄拱手道谢。

  浓浓夜色下,他能看出三老爷这位朋友长得极好,却看不太清楚五官。

  至于被陆玄挡住半边身子的冯橙,那就更是面容模糊了。

  目送马车远去,冯橙与陆玄回到安置马匹的地方,策马往西城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