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79章 惨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夜已经深了,平时喧嚣热闹的街道冷冷清清,万家灯火都熄了。

  马蹄声踏在青石板路上,哒哒声显得格外清晰。

  睡眠浅的人翻个身,便要骂上一句:不知谁家纨绔从金水河鬼混回来了。

  还没到尚书府门前那棵老柳树,二人就停下来。

  冯橙把枣红马的缰绳交给陆玄,同时把披风还了:“陆玄,你回去吧,再近了要被看到了。”

  “那你小心。”已经到了这里,陆玄没有坚持继续送,叮嘱一句后策马离去。

  冯橙绕去后巷,轻车熟路翻墙进去。

  这时的尚书府正因为冯锦西回来而热闹着,处处灯火通明。

  冯橙虽有一肚子话要问,眼下自是先换过衣裳再说。

  晚秋居的灯还亮着。

  她直接从不高的围墙翻过去,悄无声息落在墙内,径直来到窗前轻轻敲了敲窗。

  窗子一下子被打开,露出一张惊喜的面庞。

  看到窗外少年后,冯桃面色微变,到嘴边的“大姐”咽了下去。

  “三妹,你怎么在我屋里?”冯橙利落翻窗而入,诧异看着冯桃。

  冯桃回过神来,震惊指着她:“大姐,你怎么弄成这样?”

  冯橙低头看了看,关好窗子笑道:“方便出去啊。三妹呢,这么晚了还不睡,怎么会在我这儿?”

  冯桃扫了白露一眼:“我听说三叔的事后放心不下,就过来想和大姐说说话,然后发现大姐不在家。”

  白露冲冯橙露出一个苦笑:“姑娘,您要更衣吗?”

  要是换了别人来找姑娘,她好歹能遮掩过去,三姑娘太执着了,不见到姑娘就不走。

  冯橙显然理解大丫鬟的为难,对冯桃道:“我先换了衣裳再说。”

  冯桃往小杌子上一坐,乖乖等着长姐梳洗换衣。

  没让小姑娘等太久,冯橙就恢复了在家时的打扮。

  “大姐,快说说你出去的事儿!”

  “不急。”冯橙吩咐白露,“去前边打听一下三老爷的情况。”

  三叔刚回府,前边不会给她们小一辈的送信,让白露走一趟才有名正顺的理由过去。

  白露领命而去,冯橙这才道:“就是出去找三叔了,天寒地冻,黑灯瞎火,不好玩。”

  “大姐,你一个人去多危险啊,下次带着我呗。”

  冯橙睨她一眼:“没有下次了,这次三叔的腿可能就被祖父打断了。”

  冯桃捂了捂嘴,默默同情三叔一瞬就抛到一旁:“大姐,你作男装打扮还挺像的,乍一看我都没认出来。”

  冯橙莞尔:“是很像吧,我特意描了眉毛的。”

  姐妹二人热热闹闹说了一通,冯桃面露狐疑:“大姐,我觉得你这不是第一次了!”

  小姑娘语气笃定。

  冯橙轻咳一声,死不承认:“没有的事。”

  “真没有?”

  “真没有。”

  冯桃又不确定了。

  大姐从来不说谎的,那就是真没有?

  小姑娘看着长姐的眼神满是崇拜:“大姐,你第一次女扮男装就这么像,真是有天赋啊!”

  “也就勉强糊弄人。。”冯橙难得生出几分惭愧。

  冯桃眼神亮亮的:“回头大姐教教我,等天暖和了,咱们就可以穿上男装一起去金水河泛舟了。”

  大姐做什么都能做得好,还这么谦虚。

  三妹要去金水河?

  冯橙眉梢微挑,突然懂了三叔听说她要去金水河的心情。

  这时白露回来了:“姑娘,三老爷正在长宁堂。”

  冯橙起身:“三妹,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姐妹二人一同赶往长宁堂。

  天上云层深厚,不见星月,一出门寒风就往人衣领里钻。

  冯桃拢了拢披风,想起冯橙回来时的样子有些心疼:“大姐,你晚上出门穿太少了,万一冻着怎么办?”

  冯橙就想到了那条带着熟悉气息与暖意的墨色披风。

  陆玄该不会冻着吧?

  这般一想,难免生出几分担心。

  明日打发小鱼去茶馆看看好了。

  说话间长宁堂就到了,没进门就听到了冯锦西的哀嚎。

  姐妹二人对视一眼,加快脚步。

  “大姑娘,三姑娘到了。”

  丫鬟话音落,二人已经进去了。

  冯尚书举着鞋子,扭头问两个孙女:“深更半夜,你们两个过来干什么?”

  被老头子按着狂抽的冯锦西看着两个侄女,也想这么问。

  被父亲大人使劲揍已经够惨了,还被两个侄女瞧见,这也太惨了。

  冯橙欣赏了一瞬冯锦西的惨样,才不慌不忙解释:“听说三叔没回家,我和三妹都睡不着,一直在晚秋居等消息,后来听见前边有动静打发人来问,知道三叔回来了就来看看。”

  “对,对,就是这样。”冯桃连连点头,望着冯锦西,“三叔,你没事吧?”

  冯锦西露出一个虚脱的笑容:“没事……”

  本来是没事的,现在睡觉都要限定姿势了。

  “行了,你们两个丫头回去吧。”冯尚书摆摆手,并不在意两个孙女还没离开,抡起鞋底继续教训小儿子。

  走出门后,冯桃幽幽叹气:“三叔也忒惨了。”

  冯橙点头附和:“忒惨了。”

  转日冯橙去看瘫倒在床的三叔,冯锦西把伺候的人打发出去问:“昨晚一直没有机会问,你和成国公府大公子怎么认识的?”

  他昨晚乍然见到,还以为是那个陆墨。

  没办法,橙儿与陆墨“私奔”那场风波给尚书府上下留下的阴影太深了。

  “因为陆墨的事认识的。”冯橙说了曾经对冯桃说的理由。

  冯锦西就没有冯桃那么好糊弄了。

  他撑着身子,皱眉看着大侄女:“只是认识,那昨晚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面对三叔的质问,冯橙一脸感慨:“陆大公子得到他弟弟的消息赶去城南查看,要离开时正好遇见我,出于道义他就陪我一起找三叔了。”

  看着大侄女提起姓陆的眼神发亮,一脸欣赏,冯锦西警惕之心大起:“这么巧?”

  不可能这么巧,一定是那小子居心叵测!

  冯橙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三叔若是不说,我还没注意,确实太巧了!咦,这莫非就是有缘分?”

  冯锦西表情一僵,哎呦一声:“头疼,橙儿快帮我看看头上有没有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