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81章 春来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冯梅从花架后走出,手冷心也冷。

  自从母亲出事,兄长落榜,她在尚书府就成了隐形人。

  没人关心她过得好不好,没人关心她的将来。

  她还要看着父亲对那个小崽子温细语,寄予厚望。

  现在就连冯桃一个庶女都过得远比她有滋有味,还能跑去千云山玩。

  还……遇到了吴王。

  冯梅听说过千云山,那一片梅林常出现在文人墨客的诗作中。

  如云如霞的梅林中,披着大红斗篷的少女偶遇身份高贵的王爷。

  她们两个想干什么?

  冯梅揪着帕子,想到那个情景就一阵胸闷。

  千云山,梅林,吴王……

  冯梅回了暗香居,满脑子就是这些。

  将近黄昏了,摆在桌上的白瓷瓶插着清晨新折的梅枝,静静绽放着美丽。

  幽幽暗香,有梅枝送来的,也有洒在衣裳肌肤上的梅花香露的味道。

  她闺名一个“梅”字,自小就酷爱梅花。

  千云山的梅花林,冯橙与冯桃去得,她自然也去得。

  多日来那颗空荡惶然的心,在下了决定的这一刻终于踏实下来。

  转眼东风送暖,冰河解冻,金水河上游船画舫又热闹起来。

  这日钱三来见冯橙,把一个小册子呈给她。

  冯橙翻开看,就见每一页写着一个人名,还有解释。

  托书香门第的福,钱三一手字虽像狗爬,好歹能认出来。

  冯橙越往后翻,脸色越冷:这些都是我三叔打过交道的风尘女?”

  粗粗一翻,就有七八个!

  “是呢。”钱三对冯锦西已经没有同情了,只有羡慕。

  这是什么神仙日子啊,要么呼朋唤友喝小酒,要么金水河上抱美人儿。

  需要他一个赌债还没还清的小厮同情吗?

  “这些都是与三老爷接触多的,您往后翻。”钱三连翻两页,指了指那一页上的人名,“这种只记着个名字的是与三老爷打过交道但没怎么相处的。”

  冯橙看着密密麻麻的那页人名,恨不得把小册子砸冯锦西脸上。

  她太理解祖父拿鞋底抽他的心情了。

  “我三叔与谁来往最多?对谁最为不同?”

  “三老爷去红杏阁最多,每次都听那家的杜行首弹琵琶。”

  冯橙暗暗咬牙,对冯锦西会去红杏阁见杜蕊并不意外。

  当初在杜蕊面前说了那番话,只是让三叔转变把杜蕊当救命恩人的心态。

  一个本来就在金水河玩惯了的人,又怎么可能拦得住他不去红杏阁。

  “要说三老爷对谁最不同——”钱三犹豫了一下,不大确定,“小的瞧着三老爷对哪个都挺好的。”

  冯橙:“……”

  “不过前几日红杏阁有位花娘初次接客,三老爷出了最高价,因为带的银钱不够还给了鸨母一块玉佩。”钱三表情有些复杂,“非要说出一个的话,小的觉得三老爷对那个花娘最不同。”

  冯橙冷笑:“这也不算特别吧,不是初次接客么。”

  钱三深深看了气鼓鼓的少女一样。

  哪怕冷笑,二八年华的少女也冷不起来,看着甜美娇软。

  钱三却想擦汗。

  他总觉得大姑娘知道太多了,将来该不会把他灭口吧?

  “不知是不是小的眼光有问题,小的觉得那名花娘算不上顶美,不值当花那么一笔钱。”

  肯为一个不算很美的花娘花大笔钱,还不算特别么?

  同为男人的角度看,他觉得太特别了。

  “既然容貌寻常,最高价能有多高?”

  钱三露出费解的笑:“其实出第二高价的客人只出了六十两银。”

  “多少?”

  “六十两银……”

  冯橙迷惑了:“这个价钱,我三叔还把玉佩抵押了?”

  六十两银,放在寻常人家是几年花销了,可金水河是什么地方?

  那是闻名大魏的销金窟。

  为搏那些花魁一笑,一掷千金都不在话下。

  当然,金水河上画舫游船无数,只要客人花上几两银,就有大把花娘等着。

  一位花娘初次接客只出到六十两,即便冯橙不怎么懂,也能断定那名花娘不是绝色。

  “本来不需要的。”钱三表情更复杂了,“可三老爷要长期包下那位花娘,随身又没带那么多钱,这才抵了玉佩——”

  察觉冯橙脸色不对,钱三住了口,小心翼翼看着她。

  “那位花娘叫什么?”缓了缓情绪,冯橙问。

  “名叫阿黛。”

  “知道了,你做得不错。”

  给了钱三打赏,冯橙直接去了冯锦西住处。

  “橙儿怎么来了?”见冯橙过来,冯锦西有些意外。

  “有几日没见着三叔,想三叔了。”

  “哎,我也想橙儿了。”冯锦西立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至于心里,当然是不信大侄女有多么想他。

  好比他,难道会因为两天不见父亲大人就想他老人家?

  必然不能啊。

  橙儿突然跑来,是想让他带着出去玩了吧?

  果然就听冯橙道:“三叔,都春暖花开了,咱们一起出去玩吧。”

  冯锦西直觉不好,含糊道:“还春寒料峭着呢,等天再暖和些三叔带你出去玩。”

  “那好吧。”冯橙垂眸,难掩失望。

  冯锦西见状险些改口,幸好理智提醒他不能上当。

  想想吧,大侄女真这么在意他,会撇下他用他雇的游船吃他买的西瓜带别人去玩吗?

  见冯锦西没反应,冯橙颤了颤低垂的睫毛。

  看来当初甩下三叔去游船,对三叔的伤害够深的。

  好在她来找三叔,本意也不是为了一起出去玩。

  “三叔,你随身的玉佩怎么换了?”失望低头的少女有了发现。

  冯锦西下意识去捂玉佩,指尖触及到美玉的温凉反应过来:不能做贼心虚!

  “嗯,总戴一块也烦。”

  本来该赎回来的,然而手头太紧。

  “三叔把不戴的那块羊脂白鹿佩送我吧,我一直挺喜欢的。”

  冯锦西心中发慌,面上强作镇定:“其实是那块玉摔裂了一角才换下来的。橙儿要是喜欢羊脂白玉佩,就把这块拿去玩吧。”

  他说着,伸手去摘玉佩。

  冯橙把他拦住:“那算了,我是喜欢那块玉的仙鹿图案。”

  从冯锦西这里离开,冯橙决定去见一见那名叫阿黛的花娘。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