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83章 条件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冯橙见到阿黛的那一刻,心中惊诧,旋即又生出意料之中的感觉。

  站在她面前的阿黛,正是那个寒风瑟瑟的夜里在猎户人家见到的少女。

  当初的以为多心,现在皆化为了嘲讽。

  冯橙强压下心头的惊涛骇浪与阿黛聊了几句。

  阿黛并不热络,冷淡应对。

  鸨母觉得差不多了,示意阿黛离开,满脸堆笑道:“公子,咱们这里还有不少才貌双绝的小姐,您看看有没有中意的。”

  “我看杜行首不错。”

  好不容易来一趟,见了阿黛,再会一会杜蕊才划算。

  谁知鸨母尴尬笑道:“这真是不巧了,就在刚才来了位贵人,点名要杜行首陪。”

  冯橙脸一沉:“你莫不是哄我,先说阿黛不陪客,让我随便点。我点了杜行首,又说不行,是觉得小爷没钱?”

  “哎呦,给奴家一百个胆子都不敢哄公子您呐,杜行首真在陪贵客。”

  “贵客是谁?”

  鸨母想着那锭随手丢进她怀中的银子,认定这是个富贵窝出来的贵公子,这种客人当然不能得罪了。

  她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道:“是韩府上的公子。”

  鸨母没有明说那人身份,冯橙却一下子想到一个人:“韩呈硕?”

  同在康安坊的韩家,说起来也算从小认识的韩首辅的混账孙子,估计就是他。

  鸨母看向冯橙的眼神登时亮了。

  她就说这个小公子身份不简单。

  刚刚她故意没明说韩公子身份,就存着试探的心思。

  看这个小公子反应,可见与韩公子是一个圈子的人。

  “行吧,既然是他,那我改日再来。”

  冯橙露出失望与妥协交织的表情,带着小鱼离开了画舫。

  乘着随手招来的小船到了岸上,冯橙深深吸了口气。

  春风还残留着寒意,微凉的空气本该令人清爽,可夹在其中的脂粉香却让她有些反胃。

  她望了一眼灯火璀璨的金水河,往尚书府的方向去了。

  翌日一大早,冯橙直接杀到冯锦西那里,把正准备出门的冯锦西堵个正着。

  “橙儿这么早?”冯锦西有些意外。

  “三叔,我听说一件特别稀奇的事!”

  “什么事啊?”冯锦西示意冯橙进来说。

  “你还记得那个猎户吗?”

  冯锦西眼神微变:“猎户?怎么了?”

  “他的女儿竟然在金水河上当花娘!”

  “咳咳咳咳”冯锦西被口水呛到,剧烈咳嗽起来。

  冯橙面无表情看着不省心的叔叔,内心没有一丝同情。

  咳了好一会儿,冯锦西才缓过来,泪眼汪汪看向冯橙。

  “三叔怎么了?”

  冯锦西摆手:“昨夜风大,喉咙有点不舒服。”

  见他想转移话题,冯橙牵了牵唇角:“三叔,你说这事是不是挺稀奇的?”

  “这有什么稀奇的”冯锦西含糊着,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啊,你怎么知道人家在金水河当花娘?”

  冯橙面不改色道:“说来也巧,陆大公子去金水河,正好去了一座叫红杏阁的画舫,然后就看到了那个猎户的女儿”

  “该死的!”

  见大侄女斜睨他,冯锦西心虚笑笑:“橙儿别误会,我不是说陆大公子,是说那逼良为娼的鸨母。”

  “鸨母怎么逼良为娼了?”冯橙立刻追问。

  冯锦西眼神闪烁:“好好的猎户之女,又不缺肉吃,突然成了花娘不是逼良为娼是什么?”

  冯橙险些气笑。

  死鸭子嘴硬。

  她干脆挑明了说:“陆大公子发现那名叫阿黛的花娘是猎户之女,好奇多问了几句,结果听说阿黛跟了一位姓冯的富家公子。”

  冯锦西撑不下去了。

  这要是被父亲大人逼问,他铁定死不承认,可在侄女面前这样要是被揭穿,那就太没脸了。

  “其实”冯锦西开口,语气沉重,“那个富家公子是我。”

  冯橙露出早知道的表情,甚至给自己倒了杯茶捧着喝。

  冯锦西见大侄女这种反应怪没面子的,摸了摸鼻子道:“这不是遇上了么,好好一个猎户家的小娘子,当花娘多可怜啊。”

  “那她好好一个猎户家的小娘子为何去当花娘呢?”冯橙一脸无动于衷。

  冯锦西长叹一声:“要不说造化弄人呢,那位猎户大叔瞧着多魁梧的人,前些日子进山打猎突然被狼群围住了,死里逃生回到家,腿废了一条,还要好好调养。阿黛为了救她父亲,就自卖自身给了红杏阁。”

  冯橙听着直觉不信。

  先是杜蕊,再是阿黛。

  又是花娘,又是红杏阁!

  好像一张无形的网当头罩下,让猎物无法逃脱。

  她想着这些,神情凝重。

  冯锦西轻咳一声:“若是陌生人也就罢了,可毕竟有一面之缘,当时要不是被她……被她爹救回家,说不定你就见不到三叔了啊!”

  冯橙无比清醒:“三叔莫不是忘了,你落入的那张抓野猪的网,本来就是她爹设的。”

  “话是这么说,可毕竟是我太大意了,当时遇到的若是个冷血无情的丢下我不管”

  冯橙凉凉打断冯锦西的话:“那你不就早被找到了吗?”

  冯锦西张了张嘴,被噎得忘了说辞。

  “总之三叔要是把阿黛的父亲当成救命恩人就太糊涂了。”冯橙看着傻叔叔,语重心长,“三叔要记住啊,那张抓野猪的网是她爹设的,没有那张网你本来都不会出事。”

  冯锦西觉得侄女说得也对,可还是有点不中听:“那也不是只捉野猪的网……”

  就不能捉别的吗?

  冯橙笑笑:“是,还捉到了三叔。”

  冯锦西险些拍桌。

  这天是没法聊下去了!

  “祖父知道吗?”

  这般直击灵魂的提问,让冯锦西瞬间抓住冯橙的手:“橙儿,这事万万不能告诉你祖父啊!”

  “那我有个条件。”

  “你说。”

  “三叔以后不要再去红杏阁,无论是那次在梅花林遇到的杜小姐,还是阿黛,与她们都断绝往来。”

  冯锦西犹豫了一瞬。

  冯橙甩开他的手,拔腿就往外走。

  “橙儿你去哪儿?”

  “去看看祖父回来了没。”

  冯锦西扑到侄女面前,举起双手:“我答应,我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