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84章 信任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对于冯锦西的保证,冯橙姑且信了。

  三叔虽然贪玩好色不靠谱,正儿八经答应下来的事还是能做到的。

  “那我去长公主府上了。”

  冯橙一走,冯锦西想想气不过,拔腿出了门。

  既然答应了侄女,他以后就不去红杏阁了。

  红杏阁不能去,还不能去找姓陆的小子说道说道么。

  对于成国公府大公子,冯锦西了解不多,干脆守在成国公府外头看能不能堵到人。

  也是运气好,他才到了一刻钟,就见一身玄衣的少年牵着马走出来。

  眼见陆玄翻身上马,冯锦西喊了一声:“陆大公子。”

  陆玄抬起的脚落回地面,见是冯橙的三叔,把牵马绳交给小厮走了过来。

  “冯三老爷叫我有事?”

  听着少年平淡的疑问,冯锦西就来气。

  这小子还有脸问他什么事!

  “陆大公子,我应该没得罪你吧?”

  陆玄心中莫名其妙,面上不露声色:“冯三老爷这话什么意思?”

  冯锦西一脸控诉:“你说你去金水河玩就算了,怎么还把我关照花娘的事告诉我大侄女呢?”

  这小子人品不行,男人遇到这种事不该互相掩护吗?

  陆玄平静的表情转为古怪:“我去金水河玩?”

  “少装糊涂,橙儿都跟我说了,你要不是去红杏阁玩乐,怎么会知道我去红杏阁的事?”

  “冯橙说的?”陆玄一字一顿。

  见他这反应,冯锦西一百个嫌弃。

  有胆子打小报告没胆子承认,要不是看在那晚上这小子帮忙的份上,非要打一架不可。

  “总之以后陆大公子不要对我侄女讲些乱七八糟的,她一个姑娘家,听这些不合适。”

  陆玄看着冯锦西的眼神有了几分同情。

  本来是有些生气的,听了这话突然不气了。

  也不知道冯三老爷以后发现大侄女的真面目,能不能挺住。

  “冯三老爷若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还有事要办。”

  冯锦西让开去路,眼看着少年策马而去,甩袖走了。

  陆玄办完了事,直接去了清心茶馆等冯橙。

  他要问问去金水河玩是什么情况。

  窗子敞开着,送来淡淡杏花香,少年眺望远方,终于等到那辆熟悉的青帷马车由远及近驶来。

  “来宝,请冯大姑娘上来。”

  来宝得了吩咐,飞快去拦马车。

  “冯大姑娘,我们公子在楼上等你。”

  冯橙抬眸看了一眼雅间的窗。

  窗边并不见陆玄身影。

  这个时候陆玄找她能有什么事?

  怀着好奇,冯橙走上楼去。

  “陆玄,你找我啊。”

  少年板着脸点头:“有个事要问问。”

  “你说。”冯橙给自己倒了杯茶,神情自在。

  “红杏阁好玩吗?”

  冯橙险些被茶水呛到,看着脸色发黑的少年,反应过来:“我三叔去找你了?”

  陆玄睨着她没接话。

  这丫头甩锅太利落了,他不要清白的吗?

  冯橙笑笑:“这不是没法子么,总比对我三叔说去红杏阁的是我要强。”

  陆玄刚要点头,反应过来不对:“那背锅的就要是我?”

  “那不是和你最熟么。”

  准备兴师问罪的少年,突然就没那么气了。

  端起茶盏胡乱喝了一口,他淡淡道:“下不为例。”

  “知道了。”冯橙乖巧应了。

  见她应得痛快,陆玄不怎么信,可又没法子,干脆说起正事:“你去红杏阁干什么?”

  冯橙把发现说了:“我觉得太巧了些,那个阿黛肯定是奔着我三叔来的。”

  陆玄的关注点却不是这个:“你还在想着那个梦?”

  “那个梦做得古怪,偏偏就发生了我三叔山林失踪的事,再然后就发现那个猎户的女儿成了红杏阁花娘,还被我三叔包下了……”冯橙眉头紧皱,一脸忧心,“这样的巧合,由不得我不多想。”

  陆玄到嘴边的劝她莫要乱想的话咽了下去。

  既然她忧心成这样,那就在相信这个梦的前提下分析一下吧。

  尽管他还是觉得很荒唐。

  “你觉得对方图什么?”

  一切蓄意而为,终归有所图。

  “我寻思对方如此谋划,目标明显不是随便一个恩客,而是我三叔。”冯橙认真分析着,“图我三叔的钱财?他也没钱,养花娘还抵了玉佩呢。”

  陆玄嘴角微抽。

  尚书府真的艰难至此么?

  “图我三叔的美貌?可花娘本就以色侍人,应该比寻常女子更不在意这些,毕竟男人的美貌不能当饭吃。”

  陆玄微微点头。

  说的也是,男人美貌有用,就不会抵押玉佩了。

  “若说图我三叔身份——”冯橙摇了摇头,“那就更没用了啊,有我祖父在,烟花女子不可能进尚书府的门。何况去金水河玩的,身份比我三叔高的大有人在。”

  陆玄眸光转深。

  他觉得冯橙对金水河了解太多了。

  “我思来想去,会不会对方奔着我三叔来是假,奔着尚书府来是真,就像之前我遇到的事一样。”冯橙顺理成章,把事情与她预知的发展联系起来。

  陆玄神色多了几分郑重:“金水河那边我会安排人盯着。既然是狐狸,无论打算做什么总会露出尾巴的。”

  有陆玄参与进来,冯橙莫名安心了些。

  面对腥风血雨的未来,她确实需要一个同伴。

  而她只信任陆玄。

  “你就不要总往金水河跑了。”陆玄顿了顿,觉得她不会听话,补充道,“实在要去,叫我一起。”

  “好。”冯橙痛快应下。

  要是去金水河的话,陆玄就比小鱼好用了。

  转眼春闱过了,冯豫杏榜有名,并入选庶吉士,尚书府一派喜气洋洋。

  新出炉的天子门生们赴宴不断,更少不了光顾金水河。

  整个京城在热闹喜庆的氛围中进入了四月。

  而冯锦西确实做到了对冯橙的承诺,这些日子哪怕没少往金水河跑,也没再去过红杏阁。

  冯橙却无法放心,反而随着春去夏来,越发紧张了。

  离着尚书府出事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这日陆玄约冯橙见面,带给她一个消息。

  “那个猎户死了。”

  冯橙神色一凛:“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