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86章 床下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午后的金水河波光粼粼,仿佛散了无数碎金。

  来来往往的船只中,其中一座两层高的画舫最为醒目。

  比起停靠在岸边仿佛陷入沉睡的那些画舫,这座画舫正热闹着,隐约有丝竹声传来。

  冯橙遥遥望见画舫的名字,面色微变。

  那正是冯锦西今日赴宴的画舫。

  到现在,她几乎可以肯定阿黛就是那名以风尘女身份为掩护的齐人细作。

  一次又一次出现在三叔面前,如果不是她要揪出的女细作,难道要她相信阿黛与三叔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走吧,去那座画舫上看看。”比起冯橙的神色凝重,陆玄一派云淡风轻。

  冯橙回神:“怎么上去?”

  陆玄笑了:“我有请帖,不然怎么会在这里等你。”

  冯橙瞬间感动了。

  看看三叔,再看看陆玄,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冯橙随陆玄光明正大登上画舫,默默留意画舫上侍者对陆玄的招呼,原来陆玄早就登过船了。

  这样一来,他们就无需专门去与宴客的主人打招呼,乐得自在。

  “开宴前你就上船了?”无人留意时,冯橙低声问。

  陆玄微微点头:“还看到了你三叔。”

  以成国公府的地位,这类宴请必然会送帖子来,以往陆玄从来不去。

  “你们说话了?”

  “打了个招呼。”陆玄想到冯锦西见到他时的神色,弯了弯唇角。

  两层高的画舫,第一层打通了设成气派大厅供人喝酒玩乐,第二层则是一间间睡房,方便客人歇息。

  此时大厅中觥筹交错,宾主尽欢。

  冯橙寻觅了半天,不见冯锦西身影。

  “我三叔呢?”

  “别急,我先前上船时带了一名手下,安排他一直留意着令叔。”

  说话间,一名小厮打扮的少年走了过来。

  “人呢?”

  手下低声道:“冯三老爷有些乏,去楼上歇着了。”

  冯橙听了脸一黑。

  在这热热闹闹的大厅里,阿黛想闹幺蛾子还有些困难,三叔跑去单间睡大觉,简直是白送给人家的好机会。

  听手下报出房间号,冯橙咬牙:“我去找他。”

  陆玄略一思索,招来侍从:“我有些乏了,楼上还有房间么?”

  “有,陆大公子请随小的来。”

  二人顺理成章随着侍从上了画舫二层。

  比之一层大厅的喧哗,二层安静多了,几个一看就不是同一家府上的小厮凑在长廊尽头打牌。

  陆玄随手指了指,以漫不经心的语气道:“就这间吧。”

  “韩大公子正在里边歇着。”

  “那间呢?”

  “里面歇的是冯三老爷。”眼见陆玄面露不耐,侍从忙道,“隔壁房间是空的。”

  “那就隔壁吧。”陆玄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侍从领着二人进去,恭恭敬敬道:“陆大公子若是有事,随时吩咐小的。”

  陆玄摆摆手:“不必了,你退下吧。”

  一块碎银抛过去。

  侍从稳稳接住,道谢后退了出去。

  房中只剩下二人,陆玄问:“打算直接找过去?”

  “不,先偷偷溜过去看看情况。”冯橙早有想法,“三叔这边交给我好了。你留意一下会不会有别的情况,我总觉着今日的事不简单。”

  “嗯,那你小心。”

  陆玄走出去后,冯橙来到窗边。

  窗外是水波荡漾的河面,再往远处是婆娑垂柳。

  许是晌午的缘故,偶尔闯入视线中的游船看起来格外悠闲,游人都躲进了船篷中偷闲。

  冯橙瞅准时机从敞开的窗扉一跃而出,稳稳抓住隔壁房间的窗沿,整个过程犹如一只轻盈灵巧的猫,没有发出一声轻响。

  她悄悄探头向内望去,就见冯锦西侧躺在靠墙的床榻上正闭目歇着。

  两间屋子的陈设是一样的。

  冯橙没有迟疑翻入窗内,闪身躲进了床底下。

  床下黑漆漆的,空间逼仄,萦绕在鼻端的是淡淡的潮湿气,藏身其中并不舒坦。

  时间一下子过得极慢。

  就在冯橙犯困时,突然听见扑通一声响,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她一个激灵醒过神,从床底向外看去,就见临窗的地板上趴着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女子,正一脸惊惧望向床榻方向。

  女子正是阿黛。

  很快响起冯锦西的声音:“阿黛?”

  以冯橙的角度,看到一双长腿走过去,停在阿黛面前。

  阿黛爬了起来,冯橙就看不到她的表情了,只能从声音里听出几分吃惊:“冯公子,怎么是你?”

  冯锦西同样惊讶:“我正要问,你怎么弄成这幅样子,还从窗口掉进来?”

  “我——”阿黛动了动唇。

  她的衣裳全湿了,头发也是散乱湿漉漉的,看着十分狼狈。

  狼狈中又有着倔强。

  “到底出什么事了?”冯锦西看着这个模样的阿黛,有些急了。

  阿黛张张嘴,声音带了哽咽:“我爹死了。”

  冯锦西吃了一惊:“怎么会?不是说伤了腿有人照顾着?”

  “表面瞧着好了,内里其实溃烂了……”身穿男装的阿黛孤零零站着,眼中噙着泪,“得知我爹的死讯,我跪着求了鸨母许久才放我回去,只看了我爹一眼就被逼着回了红杏阁。”

  “那你又怎么变成这样?”冯锦西指了指阿黛的衣裳。

  阿黛拢了拢手臂,不知是伤心还是发冷,语气有些颤抖:“我当了花娘,我爹都不认我了,本想着只要我爹能好好活着,我怎么样都无所谓,没想到我爹他……我不想我爹到了九泉之下还恨我给他蒙羞,就从红杏阁逃了出来。红杏阁的人发现了来追我,我情急之下就跳了河——”

  “跳了金水河?”想到金水河的深度,冯锦西有些震惊。

  阿黛勉强笑笑:“我自小水性好,潜在水下游到这里,想着这座画舫容易藏人就爬了上来。在红杏阁待了这些天,我知道这种画舫的第一层最热闹,这个时辰的二层应该没什么人,就攀上二层想找间无人的屋子躲着,结果突然有人走到舱外,我心中一慌就从窗子翻了进来,没想到屋里人竟然是冯公子。”

  躲在床底的冯橙听了,只想冷笑。

  到现在,她已经可以肯定阿黛就是那个女细作。

  这样的巧合简直可笑。

  “这也太巧了。”冯锦西感慨道。

  阿黛苍白着脸,抱着湿漉漉的手臂:“我好像又给冯公子添麻烦了……”

  “这也怪不得你。”冯锦西看着瑟瑟发抖的阿黛,轻叹口气,“你等着,我出去给你寻一套干净衣裳来。”

  “冯公子——”

  冯锦西抬手阻止她说下去:“别的话,等离开画舫再说吧。”

  走到门口处,冯锦西似是想到了什么,转身大步折回来:“你这么等在这里还是不安全,不如藏起来吧。”

  他环顾一番,眼睛一亮:“就藏在床下好了,听到我喊你你再出来,不然你就躲在里边别动。”

  阿黛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冯锦西推着到了床榻那里。

  “快进去。”

  在冯锦西的催促下,阿黛只好俯身爬进床底。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