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89章 破釜沉舟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眼见冯锦西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冯橙垂眸往后退了退,心中是破釜沉舟的轻松。

  韩呈硕当众把三叔包下阿黛的事情说了出来,三叔避无可避,不如坦荡荡站出去说明情况。

  倘若锦麟卫掌握了阿黛是细作的证据,自然能查出到目前为止三叔与阿黛接触不多。今日的事会给尚书府带了一些麻烦不假,也仅限于一些麻烦罢了。

  比起原有的发展抄家灭族,已是万幸。

  这种不伤根本的麻烦,对三叔来说不是坏事。

  通过这次教训,三叔能深刻意识到他的放荡不羁会给家里惹出弥天大祸,也该学会约束自己了。

  倘若依然死性不改冯橙抿了抿唇。

  那她就只有狠心撺掇祖父打断三叔的腿了,总比全家因为他丢了性命强。

  对于站出来的少年,锦麟卫头领还有印象:“冯三老爷,韩大公子说这名花娘是你包下的,可有此事?”

  顶着无数道视线,冯锦西点头承认:“当时我见她可怜,就以一块玉佩为资请红杏阁的鸨母免了她接客。”

  他看起来还算镇静,手心已全是冷汗。

  真的站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锦麟卫问话,才知道这是怎样的压力。

  “冯三老爷真是慈悲心肠,这么说冯三老爷与此女来往甚密了?”

  “没有,那次之后我再没去过红杏阁。”冯锦西理直气壮说着,很想回头去看冯橙。

  此时的他,心情无比复杂。

  不久前,他还腹诽大侄女比当娘的管得还多,现在只想抱住大侄女喊一声福星。

  对于阿黛,因为山林那场遭遇他心有感激,见她沦落风尘后忍不住出手相助。

  而这份感激在全家人的安危面前,无足轻重。

  冯锦西这般想着,头一次生出懊悔的情绪。

  他不是傻子,一个花娘成为锦麟卫缉拿的要犯,背后原因绝不简单。

  锦麟卫头领视线落回阿黛面上:“你怎么会出现在韩大公子房间中?”

  众人耳朵竖起来。

  太好奇了。

  令人窒息的沉默后,阿黛咬唇道:“我从窗子爬进来的,发现房间里有人”

  冯锦西一颗心提起。

  先前让阿黛躲进床下,只是举手之劳帮她一把,万没想到帮人帮出这么大麻烦来。

  阿黛目光从冯锦西面上掠过,落在韩呈硕身上:“没想到房间里是韩大公子,韩大公子要我躲在床底下,说等酒宴散了带我离开这里”

  “你胡说!”韩呈硕跳脚,抬手打向阿黛。

  冯锦西愣了,诧异看着阿黛。

  站在人群后的冯橙面上不露声色,心中吃了一惊。

  她隔着人群看向那个身材高挑的女子,疑惑在心头堆积。

  对方被锦麟卫盯上的情形下,竟然没把三叔刚才帮忙的事供出来,反而推到了韩呈硕身上,究竟出于什么目的?

  是想着放长线钓大鱼以后继续打三叔主意,还是把水搅浑?

  锦麟卫头领拦住韩呈硕。

  “你拦我干什么?这个贱人胡说八道!”韩呈硕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诬赖过,气得跳脚。

  却不知这个模样落在旁人眼里,反而有几分气急败坏的意思。

  “这里人多口杂不方便问话,请韩大公子与冯三老爷随我等走一趟,以便了解情况。”

  走一趟?

  冯锦西一听,脸色白了白。

  父亲大人要是知道他被带去锦麟卫问话,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韩呈硕则直接喊了出来:“我都不认识这个贱人,凭什么让我去锦麟卫?我不去,要去也是冯锦西去!”

  刚才还害怕被老父亲打断腿的少年一脸随意:“身正不怕影子斜,走一趟就走一趟,韩大公子莫非心虚了?”

  想让他一个人去?没门!

  “谁心虚了?”韩呈硕被冯锦西的无所谓刺激到了,冷笑道,“去就去,看谁才是和这个贱人纠缠不清的那个!”

  见两位公子哥都答应走一趟,锦麟卫头领暗暗松口气。

  他们锦麟卫办案虽不怕什么,能和和气气把人请去当然更好。

  “二位请吧。”锦麟卫头领拱拱手,随后手一挥,“把人带走!”

  两名锦麟卫伸手一推,押着阿黛往外走去。

  冯锦西与韩呈硕对视一眼,各自冷哼一声,拂袖往外走。

  看热闹的人让开一条路,眼见着这些人都走了,议论声大起。

  窦五郎满心扫兴,不得不站了出来:“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让大家扫兴了,改日我再设宴给诸位赔不是。”

  “纯粹是意外,怎么怪得了你。”众人纷纷道。

  一场本来寻常的宴会就这么散了,而画舫上发生的事则飞快传开。

  冯橙往回走时,眉皱着,脸也皱着。

  陆玄忍住伸手戳一戳她脸颊的念头:“在想什么?”

  冯橙揉了揉脸,蹭下一层脂粉。

  “想不通。”在陆玄面前没什么好遮掩的,她满眼困惑看着他,“你说阿黛为什么给我三叔打掩护?”

  陆玄笑:“目前看来肯定不是因为爱上你三叔了。”

  “这我当然知道。”冯橙撇了撇嘴。

  也就三叔那种怜香惜玉的男人常有这种自作多情的误会。

  “人心最难猜测,不好说。但她进了锦麟卫等于废了,只要你三叔从此管住自己,就算以后还有针对他的算计也没那么容易。”

  “我更想不通的是阿黛这样被锦麟卫视为要犯的人,为何处心积虑盯上三叔。”

  一个细作接近三叔这种整日玩乐的公子哥干什么,要接近也该接近陆玄才有点用吧。

  冯橙脚下一顿,以征询的语气问陆玄:“陆玄,你说我问问祖父怎么样?”

  如今三叔去了锦麟卫,事情终于摆到了明面上,她也有理由对祖父说说了。

  当然不急,等祖父把三叔从锦麟卫领回来,打完了再说。

  “想问就问呗。”陆玄下意识扬起唇角,又努力压下去。

  原来冯橙对他的看法这么重视么?

  “你整日在外见的事情多,我这不是想听听你的意思么。”冯橙说得坦然,并不掩饰对陆玄的信任。

  少年压下唇角的努力彻底失败。

  冯橙这丫头,实诚起来怪让人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