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93章 初夏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冯锦西说着这些时,心情竟然很平静。

  他在父亲头也不回离去的那一刻,骤然想明白许多。

  难怪大哥、二哥不好好读书时,会拿鞋底狠狠抽他们的父亲从不曾管过他读书。

  难怪他都十八岁了,整日无所事事,父亲也没有给他谋个差事的打算。

  他的身上流着一半齐人的血,如果不是父亲宽厚,他恐怕都活不到懂事的年纪。

  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是个祸患。

  冯锦西眼中流露的死志如此坚决,吓住了冯橙。

  她拽着他衣袖,语气更坚决:“三叔,我不要你死。”

  “你不怕尚书府因为我出事?”冯锦西反问。

  冯橙抿了抿唇:“谁都怕尚书府出事。祖父选择把这个秘密告诉三叔,就是要三叔以后谨慎行。只要三叔不与居心叵测的人来往,他们就抓不到尚书府的把柄。”

  冯锦西缓缓摇头,语气中透着浓浓的疲惫:“我又如何分辨哪些人居心叵测,哪些人是正常的?从此之后,我看谁都是惊弓之鸟。”

  他活着,不仅是尚书府的隐患,自己也会终日惶惶。

  这样的人生会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不想要。

  “难道三叔只能享受锦衣玉食,而担不起风雨挫折?怕接近你的人居心叵测,那就尽量与从小熟识信得过的人来往,少些无用的玩乐应酬,三叔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吗?”

  “若是有人查出了我的身份呢?”

  “目前知道三叔身份的除了我们,就是某些齐人。他们接近三叔显然是要借着你的身份生事,在目的没达成之前定然不会主动暴露。退一万步,就算将来又有细作试图接近三叔,三叔已经有所防备,还能反过来坑他们啊。”

  阿黛处心积虑接近三叔,十之八九是用三叔生母做文章,说动三叔帮着齐人做事。

  噩梦中城破人亡的惨景又在脑海中晃过。

  皇帝与太子死得突然,固然是齐军势如破竹的原因,可城破得未免太快了些。

  据说,是有人从城内打开了城门……

  现在看来,必然有人被齐人策反,投敌叛国。

  “坑齐人?”冯锦西喃喃,死寂般的眸中渐渐有了光亮。

  冯橙忙道:“这是躲不过时的将计就计,能远远躲开最要紧。”

  “我知道。”冯锦西笑了笑,忽然问道,“橙儿,你是不是对你祖父说了什么?”

  不然父亲不会走这一趟,把这个秘密说出来。

  “我就是提醒祖父,早在你山林失踪时就被阿黛盯上了……”冯橙把对冯尚书的那番说辞又说了一遍。

  冯锦西面露惭愧:“都是我太蠢,还让你当侄女的操心。”

  至于侄女女扮男装混上画舫,看起来惊世骇俗的举动与他的身世秘密相比又算什么。

  说到底,都是为了他。

  冯橙弯腰把匕首捡起,揣入袖中:“匕首我没收了,三叔若还想做傻事,就想想可对得起我操过的心。”

  冯锦西定定望着冯橙,轻声道:“不会了。”

  悄悄离开冯锦西的住处回到晚秋居,冯橙用凉水洗了一把脸,头脑越发清醒。

  她虽劝三叔远远避开,但三叔生母如何成为祖父妾室这条线还是要往下查,可不能稀里糊涂过去。

  不用想,从祖父口中定然问不出来。

  看来还是要见一见陆玄,与他商量一下。

  离尚书府不远的韩府,同样不平静。

  韩首辅踹了几脚孙子,面色铁青:“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畜生!”

  韩呈硕捂着屁股,委屈不已:“祖父,孙儿是无妄之灾啊,都是那个小贱人胡说八道,孙儿根本没与她打过交道。”

  “那她怎么不躲到别人床底下,偏偏躲到你床下?”

  韩呈硕被问得一滞,脸涨成猪肝色:“孙儿怎么知道,这纯粹是巧合!”

  “那她为何说是你给她打掩护?”

  “她冤枉我!”韩呈硕跳脚。

  “那她怎么不冤枉别人,偏偏冤枉你?”

  韩呈硕气得眼前发黑,头一次发现“偏偏”两个字如此可恨。

  韩首辅压根不信孙儿是完全无辜的,又狠狠踹了两脚,才把人轰走。

  屋中安静下来,韩首辅往椅背上一靠,陷入了沉思。

  那名叫阿黛的花娘疑似细作的消息,是他想办法捅给锦麟卫的。

  挑拨冯尚书与成国公失利,一时抓不到成国公府的把柄,他就安排人盯住冯尚书父子。

  这一盯,居然真有发现。

  阿黛父女是五年前来京城落脚的,有人曾在北地见过阿黛的父亲。

  令他惊喜的是冯尚书那个不成器的小儿子竟然与阿黛有牵扯,这可是攻击冯尚书的好机会。

  不久前他不着痕迹把消息透露给锦麟卫,已经有锦麟卫盯梢阿黛,以后冯尚书的小儿子与阿黛来往越多,越说不清楚。

  没想到还没等到冯锦西与阿黛多来往,阿黛竟然从红杏阁逃了,这才有了锦麟卫现身追捕。

  更令他没想到的是阿黛逃到窦五郎宴客的画舫上,从孙子歇息的床下被揪了出来。

  冯尚书的小儿子被锦鳞卫带走了不假,他孙子也被锦鳞卫带走了。

  得到消息的瞬间,韩首辅就气个倒仰,生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走到窗边望着青翠欲滴的芭蕉叶,韩首辅神色沉沉。

  这段时间,似乎诸事不顺。

  转日,冯橙前往长公主府练武,回去的路上还没等她联系陆玄,茶馆伙计来宝就已经等着马车路过了。

  “冯大姑娘,我们公子在楼上等您。”

  冯橙很快见到了陆玄。

  “你三叔挨揍了没?”一见面,陆玄就问起冯锦西。

  冯橙深深他一眼:“陆玄,我觉得你在幸灾乐祸。”

  “没有,就是问问。”陆玄飞快否认,正准备说出见面原因,冯橙先开了口。

  “陆玄,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秘密?

  陆玄下意识的反应是皱眉。

  凭经验,秘密往往意味着麻烦。

  可要告诉他秘密的是冯橙。

  初夏的风从敞开的窗吹进来,送来淡淡的蔷薇花香。

  少年看着对面坐着的女孩儿,墨眉舒展开来。

  冯橙的秘密,那就不是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