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94章 立场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说吧。”陆玄淡淡道。

  “我知道那个女细作处心积虑接近我三叔的原因了。”

  “女细作?”

  “阿黛。”

  陆玄挑眉:“你知道阿黛是女细作了?”

  这正是他约见面要说的事。

  “听我祖父说的。”

  陆玄有些意外:“冯尚书对你说这些?”

  冯橙笑笑:“听来的。”

  原来是偷听。

  陆玄这才觉得合理了。

  “陆玄——”冯橙喊了一声,声音压得极低,“我三叔的生母是齐人。”

  说出这话时,她有些感慨。

  原本,是陆玄查出这些,导致了尚书府的轰然倒塌,而现在,她要把这些亲口告诉他。

  “齐人?”陆玄平静的神色有了变化。

  令他心中起涟漪的并不是冯锦西有个什么样的生母,而是冯橙居然把这种隐秘告诉他。

  他望着对面坐着的少女,欢喜悄然滋生。

  冯橙这般信任他,倒是很有眼光。

  “也是你听来的?”问出这话时,少年语气有着自己不曾察觉的柔软。

  冯橙点头:“我祖父亲口说的。”

  “这样的话,细作打你三叔的主意就说得通了。”

  “陆玄,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你,是想请你帮个忙。”

  “好。”

  冯橙愣了愣。

  对方答应如此之快,以至于她看着他的表情有些呆。

  陆玄弯唇轻笑:“怎么不说话?”

  冯橙心头涌上奇怪的感觉,下意识揉了揉脸。

  陆玄见她这样,就想戳一戳那带着点婴儿肥的脸颊。

  冯橙的脸蛋比初遇时圆润了,这一点倒是和那只肥猫挺一致的。

  少年这般想着,好在理智还在,最终只是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带着几分轻笑问:“傻了么?”

  冯橙回神:“我想请你帮着查一查我三叔的生母如何成为我祖父妾室的。”

  她只知道三叔生母是一位官员送给祖父的,至于那名官员是谁,三叔生母与那名官员有什么关系,不得而知。

  “这个不难查,给我几日时间。”

  冯橙露出大大的笑脸:“那就多谢了。”

  她突然这般笑,灿烂如天边最动人的那抹朝霞。

  陆玄看了冯橙一瞬,问:“你三叔的生母是齐人,父亲确定是令祖父?”

  冯橙差点呛住。

  少年微微垂眸,语气有些淡:“生母既然能是齐人,生父另有其人也不奇怪吧。”

  若是那样,他们叔侄就不是叔侄了。

  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让陆玄不怎么愉快。

  “祖父说三叔是他的儿子。”

  陆玄眉目舒展:“过几日给你消息。”

  “嗯。”冯橙点头,问起陆玄找她的目的。

  “本来想告诉你,从锦鳞卫那边得来的消息,阿黛很可能是齐人细作,没想到你已经知道了。”

  冯橙眉头紧皱:“阿黛若是供出我三叔的事怎么办?”

  陆玄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令祖父对你三叔说明真相后什么反应?”

  冯橙想了想道:“主要是失望吧,别的倒是没看出来。”

  “令祖父宦海沉浮多年,定然考虑到这一点。如果他没有太大反应,应该有应对之策。”

  “没有吧……”冯橙喃喃。

  如果有应对之策,尚书府为何出事了?

  陆玄听到冯橙的低语,愣了一下。

  在冯橙心里,他比冯尚书还靠得住?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心情飞扬。

  “不算窦五郎宴请,令叔与阿黛真正的接触只有两次,一次是他失踪那回,一次是红杏阁遇见。就算阿黛知晓你三叔生母的事,短短两次接触也不能说鼓动了你三叔为齐人做事,那尚书府就有应对的余地。”

  少年修长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语调低缓:“最差的结果,也就是令叔被逐出家门罢了。”

  冯橙嘴唇翕动。

  这个结果,也不怎么美好。

  “不要太担心了,事情没有那么糟。阿黛一直咬定是韩呈硕帮她藏身,受刑太重死了。”

  冯橙瞪圆了眼睛。

  “怎么?”

  冯橙险些拍案而起:“那你怎么不早说!”

  陆玄摸摸鼻子:“一见面你就跟我说秘密,这不是还没来得及。”

  冯橙睨了他一眼,板着脸喝了一大口茶。

  陆玄拧眉。

  这是生气了?

  想了想,他道:“还没说完。”

  冯橙放下茶盏,暂时把气闷丢到一旁,巴巴等着对方说下去。

  陆玄不由莞尔,墨玉般的眸中藏着笑意:“锦鳞卫去搜查红杏阁了,最近金水河估计会有些紧张。”

  “红杏阁有问题吗?”

  “有没有问题,查过才知道。但既然阿黛在红杏阁待过,依锦鳞卫的作风,必然不会放过对红杏阁的搜查。”

  冯橙托腮,看着对面少年:“陆玄。”

  陆玄停下来,看着她。

  “如果红杏阁那边有情况,记得告诉我。”

  “这是自然。”陆玄不假思索应下。

  过了没几日,冯橙就等来了进展。

  “令叔的生母是礼部一名姓孙的官员送给令祖的,当年令祖是负责民间选秀的礼部官员。”

  “当年?”冯橙敏锐抓住这两个字。

  陆玄捏着茶杯,缓缓道:“苏贵妃入选之年。”

  冯橙眼神微动:“这事与苏贵妃有关系?”

  “令叔的生母是苏贵妃的兄长通过那名官员孝敬令祖的。”

  冯橙吃了一惊:“苏贵妃的兄长把一名齐女送给了我祖父?”

  陆玄喝了一口茶,平静道:“事情已经过去快二十年了,苏贵妃的兄长知不知道那名女子是齐女,那名女子又是如何到苏贵妃兄长身边的,现在很难查出。”

  “苏贵妃的兄长——”冯橙极力回忆着关于苏家人的事。

  “已经过世三年了。”

  冯橙皱眉:“我隐约记得苏贵妃的兄长是商人出身。”

  后来苏贵妃盛宠无双,苏家也就摇身一变成了体面人家。

  陆玄把茶杯放下,语气带了几分轻松:“在令叔与阿黛牵扯不深的情况下,令叔生母是齐人的事情一旦爆出,送齐女到令祖身边的苏家比尚书府还要麻烦些。”

  冯橙望着神色平静的少年,突然想明白一件事。

  无论她成为来福的时候还是如今,这件事爆出来,受益的都是太子一方。

  她与陆玄,在这件事上原来是两个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