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95章 静纯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05 11:2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见冯橙神色怔怔望着他,陆玄失笑:“看什么?”

  今日出来,他照过镜子,自信脸上干干净净不怕看。

  “那你打算怎么办?”冯橙问。

  陆玄因为意外挑了挑眉梢:“怎么问我?”

  冯橙握紧茶杯,细瓷的凉意传递到指尖:“这是对付吴王的好机会吧?”

  陆玄愣了一下,深深看着她:“你怎么想到这个?”

  “不是吗?”

  阳光透过窗棂洒进来,落在少女白皙的面庞与纯黑的眸子中。

  她的眼里,盛了太多的情绪。

  陆玄看着这样的她,突然就明白了她的不安。

  他又好气又好笑,情不自禁抬手去揉她的头。

  冯橙下意识偏头,那只手就落到了她脸颊上。

  微凉的脸颊,微烫的指尖。

  冯橙一时忘了反应。

  少年的手修长干净,保持着那个令人心跳漏了一拍的动作一瞬,不受控制捏了一下带着婴儿肥的脸颊,飞快放下手来。

  冯橙瞪圆了眼睛。

  “你刚刚说什么?”陆玄淡淡问了一句,成功打消了对方的质问。

  “我说……这是对付吴王的好机会吗?”

  陆玄定定看着她,语气虽轻却没有犹豫:“放心,我不会的。”

  冯橙松了一口气之余,有些遗憾:“倒是便宜吴王了。”

  难怪尚书府出事,三叔生母的事没有爆出来。

  如今想来,很可能是涉及吴王的母妃苏贵妃,不宜宣扬。

  可苏贵妃与吴王好像没有受到多少影响的样子。

  冯橙努力从当来福时的记忆里翻找着关于苏贵妃母子的事,却没什么印象。

  一只猫,想获得讯息确实太难了。

  “很讨厌吴王?”陆玄忍不住笑。

  冯橙十分坦然:“当然讨厌,韩首辅是吴王的人,还三番两次算计我。”

  “早晚会算这笔账。”陆玄眼中噙着冷意,“当年苏贵妃兄长送出的人定然不只令叔生母,此事要继续查下去。”

  “那——”

  陆玄主动接话:“有情况会告诉你。”

  冯橙忙点头,顺口就夸:“陆玄,你真好。”

  面冷心善,说的就是陆玄了。

  陆玄微微移开眼,淡淡道:“别想太多,我本来也要查的。”

  “但你本来可以不告诉我。”少女语气真挚,目光灼灼。

  陆玄被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晃得心头微乱,心道:会告诉她,不是因为他是个好人,而是因为她是冯橙。

  但这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少年以若无其事的语气道:“顺便的事。”

  “那我先回去了。”

  陆玄起身:“我送你下去。”

  “不用了。”

  “正好我也走。”

  冯橙没再说什么,二人一起走下楼梯。

  伙计来宝看着二人并肩走出去的背影,露出欣慰的笑。

  天呐,公子终于知道送一送人家姑娘了!

  “陆玄,我走啦。”冯橙摆摆手,钻进马车。

  陆玄目光追逐着青帷马车消失在拐角,这才大步走了。

  冯橙走在回晚秋居的路上,遥遥望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在花园中徘徊。

  她脚下微顿。

  三妹这是有事?

  此时冯桃也发现了冯橙,提着裙角快步跑过来。

  “大姐,你回来啦。”

  “有事吗?”见冯桃面带兴奋,冯橙放下心来。

  不是坏事就好。

  冯桃熟练挽住冯橙胳膊:“大姐,你明天不去长公主府吧?”

  冯橙点头。

  “那咱们去梅花庵吃素斋好不好?”

  冯橙随口道:“不是前几日才去过么。”

  冯桃自从吃过一次梅花庵的素斋就爱上了,姐妹二人一个月总会约着去一两次,成了千云山的常客。

  冯桃抬手拂开挡在眼前的花枝,笑盈盈道:“明日是静纯小师父的生辰。”

  冯橙弯唇:“你还知道静纯小师父的生辰?”

  “那次和静纯小师父闲聊,无意中听她提起的,我对她说等她生辰那日来看她。”

  冯桃性子活泼,见每次去梅花庵都是小尼姑静纯上菜,便忍不住与她说话,或是送一包饴糖,或是送一些有趣的小玩意,一来二去就混熟成了朋友。

  冯橙诧异扬眉:“我怎么没听到?”

  冯桃笑道:“大姐忘了,那次我突然想去净房,就央求静纯小师父带我去,路上听她说的。”

  “原来这样,我说我怎么不知晓。”

  “大姐,去不去啊?”

  冯橙笑着问妹妹:“我若不去,那你去吗?”

  冯桃眨眨眼:“答应人家了,还是要去的。”

  “那就一起去吧,给静纯小师父准备一份生辰礼。”

  冯桃连连点头:“大姐最好了。”

  “对了,静纯小师父多大了?”

  “十三岁。”

  冯橙有些意外:“只比三妹小两岁吗?瞧着只有十一二的样子。”

  冯桃笑道:“我也以为比我小好几岁呢。可能是一直吃素,太瘦了吧。”

  十三岁,已经算是少女了,也到了爱美的年龄。

  静纯是出家人,不好送精致漂亮的小饰物,冯橙略一琢磨,对送什么生辰礼有了安排。

  冯桃正好问起:“大姐准备送静纯小师父什么?”

  “我箱子里有一串沉香手珠,正好送给静纯小师父。三妹呢?”

  “我给静纯小师父裁了两方手帕,还有一套泥人。大姐你说她会喜欢吗?”

  “定然会喜欢的。”

  姐妹二人闲聊着走向住处。

  转日是个好天气,正适合出游。

  冯橙因为经常去长公主府,其中一辆小巧马车几乎成了她专用。

  姐妹二人收拾妥当,乘车往千云山赶去。

  一路上耳边都是冯桃的说笑声,从尚书府到千云山的路仿佛一下子缩短了。

  姐妹二人下了马车,步行至梅花庵。

  夏天的时候少了赏梅人,梅花庵门前有些冷清,二人进了外堂,正在用饭的不过一桌人。

  照例点了梅花庵的几道拿手菜,不多时就有一个小尼姑端菜过来。

  “静——”看清小尼姑模样,冯桃愣住,“咦,今日怎么换人上菜了?”

  上菜的小尼姑瞧着十来岁模样,与瘦弱秀气的静纯不同,是个圆润可爱的小姑娘。

  “施主请慢用。”小尼姑把菜放下,转身准备离开,被冯桃拦下来。

  “小师父,静纯小师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