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96章 古怪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10 10:27: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尼姑显然没想到会被拦下,因吃惊而瞪圆了眼睛。

  冯桃笑着再问一遍:“小师父,静纯小师父呢?”

  小尼姑回过神来,脆生生道:“静纯师姐换了差事,以后不在外堂了。”

  冯桃吃了一惊:“上次没听静纯小师父说啊。”

  小尼姑没接话,只道:“施主若是无事,小尼就先走了。”

  “有事,有事。”冯桃从荷包里摸出一块饴糖塞给小尼姑,“小师父能替我叫静纯小师父来吗?就说阿桃今日过来了。”

  小尼姑忙摆手:“不成,静纯师姐以后都不到外堂来了。”

  冯桃诧异不已:“换了差事,连外堂都不能来了吗?”

  “这是我们庵里的规矩。”看在饴糖的份上,小尼姑解释了一句。

  “这样啊——”冯桃遗憾不已,下意识去看冯橙。

  冯橙把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这是我们送给静纯小师父的礼物,既然静纯小师父不方便相见,能不能请小师父替我们交给她?”

  小尼姑摇头拒绝:“我也见不到静纯师姐,只有师伯师姐们能见到。”

  冯橙与冯桃对视一眼,觉得有些奇怪。

  这时传来一声喊:“静真——”

  通往里边的门口处站着一名神情严肃的中年尼姑。

  小尼姑忙跑了过去,怯怯喊了一声师叔。

  “谁让你打扰施主用饭的,还不下去。”

  小尼姑回头看了一眼,飞快跑了。

  中年尼姑对着冯橙二人双手合十,转身欲走。

  冯桃从冯橙手中拿过装沉香手珠的小盒子,快步走过去:“师父请留步。”

  “施主有事?”中年尼姑不着痕迹打量走来的少女,比起面对小尼姑时的严肃,显得温和多了。

  “听说静纯小师父以后不来前边了,这些是我和姐姐送给静纯小师父的礼物,能不能麻烦师父替我们带给她?”

  中年尼姑笑着点头:“贫尼代静纯谢谢二位施主,不知二位施主如何称呼?”

  冯桃笑盈盈道:“我叫阿桃,静纯小师父知道的。”

  中年尼姑从冯桃手中接过礼物,温声道:“贫尼这就把东西给静纯带去。”

  见中年尼姑挺好说话的样子,冯桃忍不住问:“师父,静纯小师父什么时候还能来外堂?”

  中年尼姑平静道:“要过两三年吧。”

  “这么久啊——”冯桃面露失望。

  “施主与静纯很熟么?”

  冯桃刚要开口,身后传来一声喊。

  冯橙走过来,拉住冯桃的手对中年尼姑笑笑:“只是每次来吃素斋都会见到静纯小师父,舍妹最是热心。”

  中年尼姑点了点头,施了一礼后带着礼物转身离去。

  离开外堂就是通往里边的路,路面干干净净,到这里已经不会有梅花庵以外的人。

  中年尼姑不疾不徐往前走,一路有不少女尼停下问好。

  中年尼姑或是点头或是无视,等路过堆积秽污之处,面无表情把手中拎的东西丢了进去。

  外堂中,冯桃夹起一块素虾仁放入口中,头一次觉得食之无味。

  她扫了一眼左右,终于忍不住压低声音开口:“大姐,我觉得好奇怪——”

  冯橙拍拍她手背,轻声道:“吃完再说。”

  冯桃把满肚子的话咽了下去,默默吃饭。

  一刻钟后,姐妹二人走出了梅花庵。

  冯桃伸手一指不远处的梅林:“大姐,咱们边散步边说吧。”

  初夏的梅林没有冬春时节的美不胜收,看起来只是一片不起眼的葱郁。

  冯橙与冯桃缓缓走在其中,低低说着话。

  “大姐,梅花庵的规矩好奇怪,换了差事怎么就不能再到外边来了呢?”

  冯橙理智分析着:“要说起来,这个规矩不算奇怪。不知三妹留意过没有,但凡寺庙庵堂,招待香客的要么是有些年纪的人,要么是小童,十几二十岁这个年龄的人不多见。”

  冯桃回忆了一次,茫然点头:“好像是这样。这么说是我多心了?”

  冯橙慢慢往前走着,摇了摇头:“三妹没多心,我也觉得有些奇怪。”

  “大姐觉得哪里奇怪?”冯桃停下脚步。

  “你还记得那个叫静真的小师父说的话吗?”

  冯桃眨眨眼。

  静真小师父可比静纯小师父能说多了。

  “她说她也见不到静纯小师父,这才是让人觉得奇怪的地方。”

  十几二十岁的年纪,正是难以静心又有了自主能力的时候,因为出家人的身份拘着少与世俗中人接触不奇怪,可怎么同在庵中的师妹都不能见呢?

  “对了,静真小师父还说师伯师姐那些人可以见到静纯小师父,这一点也很奇怪。”冯桃脸皱成一团,为静纯担心起来,“大姐,静纯小师父该不会出事了吧?”

  “说不好……”

  前方是一成不变的梅树,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让人的心也跟着迷茫起来。

  冯橙踩着松软的草地,声音轻柔:“梅花庵的规矩确实有古怪,但静纯小师父应该不会出大事,那位师父不是说了,过几年还是能见到静纯小师父的。”

  “说不定是骗我们呢。”冯桃拽住冯橙衣袖,咬了咬唇,“大姐,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冯橙回眸看了一眼梅花庵的方向,只看到疏影横斜的梅枝。

  她叹了口气:“三妹,咱们只进过梅花庵的外堂,对里面如何布局,有多少人,完全不清楚。因为担心就溜进去找静纯小师父,太冒失了。”

  不只冒失,还不合适。

  试想换了自己府上,外人只凭一个猜测就溜进来,知道了能不生气?

  “我知道……”冯桃抿了抿唇,也叹了口气。

  冯橙突然拉住冯桃手腕,矮下身去。

  “大姐?”意识到有事,冯桃用嘴形喊了一声。

  冯橙把手指放到唇边示意她别闹出动静,随后指了指一个方向。

  冯桃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眼神骤然一缩,急忙捂住嘴才没有惊呼出声。

  好一会儿后,她直直盯着那个方向,压下急促的心跳低声道:“大姐,那,那不是二姐吗!”

  她看到了什么,二姐竟然与一个男子在说话,而那个男子是吴王!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