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97章 梅林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10 10:27: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比起冯桃的震惊不已,冯橙同样吃了一惊。

  冯梅竟然认识吴王?

  感觉到衣袖被拉了拉,冯橙侧头看向冯桃。

  冯桃小声提议:“大姐,咱们要不走近点,这里听不见。”

  眼见冯桃眼中的好奇与震惊都要溢出来了,冯橙轻轻摇头:“不能再靠近了,吴王这样的身份,定然有暗卫相随。”

  冯桃遗憾抿了抿唇,目不转睛盯着那里。

  这个距离,哪怕冯橙因习武而越发耳聪目明,依然听不清吴王与冯梅在说什么。

  她只能如冯桃那样,仔细留意二人神态动作。

  这一留意,倒是看出几分意思来。

  今日吴王穿了一件深蓝长衫,头发以同色发带束着,看起来不像一个王爷,更像哪个府上的贵公子。

  冯橙想起来了,此时的吴王不过十九岁,吴王妃的位子还空着。

  吴王的长相随了苏贵妃,即便冯橙讨厌这个人,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十分俊美的男子。

  年轻俊美,出身高贵。

  这是冯梅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吗?

  并不知道冯橙二人躲在暗处的冯梅一颗心正雀跃着。

  这几个月来,她只要出府就是往千云山来,为的便是与吴王偶遇。

  从梅花盛开到梅花谢了长出绿叶,从开春到初夏,从系着披风到换上轻薄美丽的裙衫。

  她陆陆续续遇到吴王几次,到今日才终于与吴王说上话。

  “姑娘没事吧?”看着这个在他面前扭了一下脚的少女,吴王语气淡淡问了一句。

  冯梅何尝察觉不到对方的冷淡,受挫的感觉油然而生。

  几次偶遇,吴王看她应该眼熟了,这般态度也太冷漠了些。

  脚腕的疼痛传来,令她白着脸皱了皱眉:“我没事……”

  那因为吃痛而发颤的声音,显然不是没事的样子。

  “哦。”听她这么说,吴王微微点头,“没事就好。”

  冯梅神色一僵。

  这个反应,与她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之后,她就看着吴王矜持一点头,大步向前走去。

  小厮忙跟上去。

  冯梅傻了眼。

  这和想的更不一样了!

  她往前迈了一步,急中生智栽倒在地,发出呼痛声。

  走出两丈远的吴王脚下一停,转身看着以手撑地想要站起来的少女皱了皱眉。

  冯二姑娘的表现,未免太露骨了。

  不错,他当然知道此女的身份。

  第一次偶遇他都没记住这张平平无奇的脸,等到第二次偶遇,经过小厮提醒才知道与这位姑娘偶遇两次了。

  一次是偶遇,两次还是偶遇?

  他才不相信他与这么一个姿色平平的女子有着天注定的缘分,那上天也太欺负人了。

  回府后,吴王就打发人去查了,没费事就查出了冯梅的身份。

  礼部尚书府的二姑娘。

  单论身份,倒是很好的。

  可吴王是谁?那是能与太子一争高下的皇子。

  这般身份,眼光早已养叼了。

  没有礼部尚书府的姑娘,还有户部尚书府的姑娘,吏部尚书府的姑娘,刑部尚书府的姑娘……出身高贵的姑娘那么多,他为何不选一个美貌与出身俱佳的?

  冯二姑娘,他可没兴趣招惹。

  但不想招惹是一回事,冯二姑娘要是在他眼前出事,传到冯尚书耳中平白树敌就没必要了。

  见主子皱眉,小厮冲冯梅的丫鬟轻雪一瞪眼:“你这丫鬟怎么一点不灵光,自家姑娘摔倒了都不知扶起来吗?”

  轻雪脸一红,忙去扶冯梅,心道哪里是她不知道扶,是姑娘不想她扶啊。

  冯梅的心思,自然瞒不过贴身伺候的大丫鬟。

  她也没想着瞒,甚至暗示过轻雪将来一荣俱荣。

  母亲的失势,父亲的无视,兄长的无用,让她深刻意识到只有靠自己才行,用好能用的人,抓住一切机会。

  可她没想到机会有,吴王却这么难以接近。

  “姑娘伤了脚?”

  冯梅眸中含泪,轻声细语:“不小心扭了一下,没想到这么疼。”

  “姑娘的马车停在何处?”

  冯梅心头一喜。

  她报出马车的位置,吴王定会让轻雪带小厮去寻车夫,那他们就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

  单独相处,与有旁人在,终归是不一样的。

  听冯梅说出马车所在,吴王微微颔首:“姑娘在这里稍等,我去与梅花庵的师父说一声,请她们帮忙去寻车夫。”

  眼瞧着吴王说完便头也不回走了,冯梅整个人都是懵的。

  吴王……如此端方君子吗?

  许是太过震惊,她喃喃出声。

  轻雪听了欲又止。

  或许不是吴王端方君子,而是……眼光高?

  自家姑娘当然不丑,也称得上清秀可人的佳人,可见惯了大姑娘的绝色与三姑娘的灵秀,她其实挺理解姑娘在吴王身上的受挫。

  “你想说什么?”察觉贴身丫鬟的异样,冯梅没好气问。

  轻雪心里挣扎无数,事关姑娘与她的前程,还是委婉提醒道:“姑娘,吴王那样的人见惯了佳人,只是见几面恐怕很难令他倾心。您是京中有名的才女,应当发挥自己的长处啊。”

  冯梅听了这话,心知有道理,还是气恼不已。

  发挥长处?

  这是说容貌是她的短处?

  她狠狠剜了丫鬟一眼,克制着没有发作。

  躲在暗处的冯桃轻轻碰了碰冯橙胳膊,小声道:“大姐,看样子是二姐扭了脚,被吴王遇到了。”

  冯橙唇边挂着讥笑:“这地方风水不好,真容易让人扭脚。”

  “不过吴王怎么走了?”冯桃没听懂冯橙话中之意,看着孤零零站在原处的冯梅,有些纳闷。

  冯橙也有些看不懂了。

  是吴王冷心肠不帮忙,还是冯梅认为男女有别拒绝了吴王帮忙?

  可冯梅刚才假摔,明显是为了让吴王留步吧。

  随永平长公主习武后,她自信不会看错刚才冯梅的摔倒是怎么回事。

  “大姐,咱们是走,还是过去看看?”

  “再等等吧。”

  约莫两刻钟后,两名尼姑匆匆赶来,帮着轻雪一起扶冯梅走了。

  吴王再没出现。

  冯桃拍拍衣裙上的草屑:“大姐,咱们怎么办?”

  冯橙微笑:“自然是回府,把遇到二妹的事告诉祖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