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199章 定亲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10 10:27: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扭脚了?”冯尚书很意外的样子,“严重么?”

  老头儿说着看向牛老夫人:“叫擅长跌打的大夫来给梅儿看看。”

  牛老夫人板着脸道:“先叫府上婆子看看,不严重的话敷上活血化瘀的药就是了。”

  小姑娘动不动请大夫,传出去像什么话,老头子对上内宅的事就犯糊涂。

  还有二丫头,以前挺规矩文静的一个孩子,现在怎么也添乱了。

  冯梅忙道:“祖母说得是,孙女没有大碍,养一养就好了,用不着请大夫。”

  冯尚书捋了捋胡子,面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关心:“伤筋动骨一百天,怎么也要好好养着,梅儿这段时间就不要出门了。”

  冯梅乖巧应了一声是,想到短时间内不能出去,心中发苦。

  她才刚与吴王搭上话,之后正是要加深对方印象的时候,不出门就太恼人了。

  可祖父发话不得不听,早知道就不用扭脚这个伤己没得好的法子了。

  冯梅懊恼着离开了长宁堂。

  “一个个不让人省心。”牛老夫人喝了口茶,心情不怎么愉快。

  “我也是这么想的。”冯尚书也慢条斯理啜了一口茶。

  难得想法一致,牛老夫人看了冯尚书一眼。

  冯尚书把茶盏往桌几上一放,叹了口气:“杨氏如今不管事,你当祖母的就该对梅儿多上点心。你看孩子一个不小心扭了脚,多疼啊。”

  牛老夫人听了就气不打一处来,暗想大丫头要去长公主府管不住就罢了,以后要拘着二丫头和三丫头少出门,省得给她惹事。

  冯尚书一眼就看出牛老夫人心中所想,但这还不够。

  事关吴王,务必釜底抽薪。

  “梅儿多大了啊?”老尚书以随意的语气问。

  “和大丫头同岁,今年十六了。”

  冯尚书微微皱眉:“也不小了,你有没有给梅儿留意合适的人家?”

  牛老夫人挑了一下眉:“二丫头还在大丫头后头,这些日子我倒是给大丫头留意了几家。”

  “说说哪几家。”

  牛老夫人嘴角抽了抽,窝在心头的火气往上窜了窜:“说什么,一试探人家就避而不谈,显然还在计较大丫头落入人贩子手里的事。”

  冯尚书不以为然摆摆手:“既然这样,大丫头的事就先放一放,早点给二丫头把亲事定下来。”

  “二丫头也不好说。”

  “怎么?”

  牛老夫人冷笑:“她娘惹了那样的笑话,你以为门当户对的人家就不计较?”

  冯尚书一拍桌子:“还不是老二那个混账闹的!”

  牛老夫人扯了扯嘴角:“若非老爷不许老二纳妾,老二怎么会把人养在外头。咱们这样的人家纳个妾有什么出格的,何至于最后闹出笑话影响了孩子们的亲事。”

  冯尚书脸一沉:“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那好说,回头我就纳上两房。你也知道,下属孝敬上峰美人儿是一贯的风气。”

  牛老夫人满肚子反驳都被这话给憋了回去。

  老三的生母怎么来的?不就是别人孝敬给老头子的,到现在看见老三那张脸她还膈应呢。

  见牛老夫人不吭声了,冯尚书说回冯梅:“也不必只看门第,那些新科进士品行不错的都可以考虑。”

  牛老夫人心中不情愿,淡淡道:“平时来往的都是门第相当的夫人太太,不了解寒门小户。”

  冯尚书给了牛老夫人一个“要你何用”的眼神,摸着胡子道:“既然这样,我回头打听一下。”

  “老爷怎么关心起二丫头亲事了?”

  冯尚书不动声色:“这不是话赶话问起来了,我以为你安排的差不多了,谁成想大丫头没动静,二丫头也没动静,总不能三个孙女都拖到老大不小再着急。”

  牛老夫人没了疑问,有些灰心道:“那老爷先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吧。”

  大丫头与二丫头也是精心教养的,尚书府的门第更是不输人,她本来对两个孙女的亲事寄予厚望,哪想到从大丫头失踪开始就变了。

  想说的都说了,冯尚书立刻起身:“那我出去一趟。”

  直到看不见冯尚书人影儿了,牛老夫人才后知后觉想起来:老头子过来是要出门的。

  冯尚书出了大门,正好遇见冯锦南回来。

  “干什么去了?”

  冯锦南忙道:“会了个朋友。”

  “就知道和狐朋狗友喝酒,不能把心思放在正事上吗?”

  冯尚书碍于在外边不好脱鞋,劈头盖脸一顿骂后背着手上了马车。

  冯锦南庆幸没挨鞋底抽之余,很是莫名其妙。

  他又不是三弟,几十岁的人了和朋友吃顿酒怎么了?

  冯尚书雷厉风行,很快就挑出来两个合适的人选。

  “两个人比梅儿都大不了几岁,张逍是寡母拉扯大的,家境虽贫寒了些,人品相貌俱佳,如今选上了庶吉士,若有贵人扶持,自身又争气,前程定不会错。王凤超是知州之子,品貌学问比张逍稍逊,胜在家境尚可,其父多少能在官场上帮衬一下儿子。”

  牛老夫人忍不住撇嘴。

  知州不过从五品,能帮衬到哪里去?

  这样看来,还不如挑一个将来有机会入阁拜相的庶吉士。

  牛老夫人心里有了偏好,到底如何选择还是要见过两家的人再说。

  说亲这种事,说难也难,比如牛老夫人总想着高门嫁女,在冯锦南夫妇传出不好听的事后,想找到合适的就不是短时间的事。

  说容易也容易。

  当礼部尚书府抛出橄榄枝,寒门也好,知州家也罢,无异于一个馅饼砸到头上来。

  五月还没过去,牛老夫人就把冯梅的亲事给定下来了——挑了寒门进士张逍。

  冯尚书很是欣慰,难得赞了老婆子一句:“我也更中意张逍,看人要看长远。”

  牛老夫人扯了扯嘴角,只想冷笑。

  她那是看长远吗?明明是矬子里拔高个。

  老头子就塞给她这么两个人挑,还能怎么样呢?

  “梅儿的脚养好了吧?”老祖父摸着精心打理过的胡子,笑得一脸慈爱,“也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那孩子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