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205章 提醒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15 12:10: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冯橙赞同点头:“确实没什么意思。”

  陆玄撩起眼皮瞥她一眼:“那你还去?”

  “贵妃娘娘下的帖子。”

  “你以为只是单纯的游玩?”

  “不是啊,据说是给吴王选妃。”冯橙老实回答。

  陆玄静了一瞬,把茶杯往桌面上一放。

  茶杯与桌面相碰,发出轻微声响,杯中碧色茶水轻轻荡漾,泄露出少年不爽的心情。

  知道选妃,她还去!

  “你见过吴王么?”

  冯橙点头:“见过啊。”

  陆玄:“……”

  他本想等她说没见过,就告诉她吴王生了一双死鱼眼,见到影响心情。

  没想到她居然见过。

  冯橙看着板着脸的少年,福至心灵懂了他的意思:陆玄不乐意她与吴王打交道。

  陆玄一直很讨厌吴王,她是来福的时候,他就点着她的额头说:“离吴王那个死鱼眼远一点。”

  说实话,陆玄这么形容人家吴王有点昧良心。

  不过她也讨厌吴王就是了。

  “天热了,就当去避暑好了,反正我只是去凑热闹。”冯橙不以为意道。

  陆玄可不这么想。

  吴王又不瞎,难道看不出冯橙很好看?

  是,他是觉得容貌没什么用,可吴王不会这么认为。

  等陆玄表达出这个意思,冯橙忍不住笑了:“怎么可能,我被拐过,谈婚论嫁时要被嫌弃的。”

  陆玄只觉这话有些刺耳,拧着眉道:“会因为这个嫌弃你的人家,也没嫁过去的必要。”

  “我也这么想,但人家苏贵妃肯定会嫌弃嘛。”

  “那你去吧。”

  冯橙:“……”

  喝了口茶,她把目光投向窗外。

  正是栀子花开的时候,沁人的芳香被风送进来,熏人欲醉。

  “苏贵妃邀各府夫人、姑娘去拙夏园玩,还挺突然的。”

  陆玄嗤笑:“太子妃有喜,着急了。”

  这话本不该随便说出来,可在冯橙面前,他就自然而然脱口而出。

  冯橙愣了一下,看着陆玄的眼神有几分异样:“太子妃有喜?”

  陆玄扬眉:“怎么,你没听说?”

  冯橙摇摇头。

  果然作为一个大家闺秀,消息还是太闭塞了。

  但作为来福时,她知道太子妃并没顺利诞下子嗣。

  据说是在园中散步时被苏贵妃养的猫惊到,小产了。

  苏贵妃养过两只猫。

  第一只猫是红色的,是异域进贡的一对猫儿中的一只。

  后来这只猫失踪了。

  苏贵妃很伤心,皇帝就命人再寻了一只双瞳异色的猫来哄她开心。

  令人觉得讽刺的是,怀有皇家血脉的太子妃小产,那只猫竟然没有受到任何处置。

  至于苏贵妃,她不知具体情形如何,但从成国公夫人险些压不住的怒火中不难猜出,恐怕连皇帝的一个冷眼都没得过。

  对了,不久后苏贵妃养的那只猫死了,起了些风风语说是陆皇后的报复。

  皇帝斥责陆皇后,陆皇后从此一病不起。

  转年大旱,皇帝携太子、大臣等人前往太华山祈雨,陪在帝王身侧的女人是苏贵妃,而非本该与皇帝并肩携手的陆皇后。

  皇帝挨了雷劈的消息传回京城,她在满城哀嚎与刀光中奔逃,曾冒出个念头:皇帝会遭雷劈,说不准就是因为他对发妻太坏,遭天谴了。

  “想什么呢?”陆玄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冯橙回过神来,心情一改先前的轻松。

  “陆玄,你的意思是苏贵妃忌惮太子妃有喜?”

  陆玄颔首:“今上只有太子与吴王两位皇子,吴王贼心不死,一直觊觎储君之位。这种时候太子妃有孕,就可能令那些有心投靠吴王的大臣继续选择观望。”

  “也就是说,吴王母子十分不愿见到太子妃有孕吧?”冯橙抿了抿唇,面色有了担忧,“那他们会不会害太子妃啊?”

  如果太子妃避开小产的悲剧,后来的局面或许就没那么糟。

  “太子妃住在东宫,有孕后更是小心,应该不会到处走动。”

  这种担心,在冯橙说出之前自然有很多人想过。

  “吴王住在宫外,至于苏贵妃——”陆玄顿了一下。

  他一点不擅长了解苏贵妃那类人,总之往坏处想就是了。

  “苏贵妃定然不怀好意,但她的人若是去东宫并害太子妃出事,也不好置身事外。”陆玄就事论事分析着。

  “人不可以,若是猫猫狗狗呢?”

  陆玄愣了一下,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冯橙养的那只肥猫。

  冯橙一脸痛心疾首:“你不知道,猫儿那种看起来很可爱的小东西攻击起人来凶着呢。我祖母身边有个胡嬷嬷,被来福挠了两次脸,我拦都拦不住的……”

  听冯橙吧啦吧啦说了一通,陆玄不动声色问:“所以你觉得应该小心苏贵妃养的猫?”

  他有什么不知道的,两只去给冯橙送信的鸽子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他能不知道那只肥猫的可恶?

  “是啊,小心驶得万年船,你还是提醒太子一下吧。”

  陆玄看着她,眼底有着疑惑:“你还知道苏贵妃养了一只猫?”

  没看出来,冯橙对吴王母子了解颇多。

  “听翠姑提过。”冯橙面不改色推到永平长公主身边的女官翠姑身上。

  陆玄了然点头。

  长公主对冯橙的看重,他是知道的。

  “我会提醒太子一下。”不管冯橙的担心是不是必要,多些小心总是好的。

  “一定要提醒啊。”

  陆玄失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冯橙一想也是,一颗心放下一半。

  宫里的人她看不见摸不着,能做的也只有通过陆玄提醒了。

  至于结果如何,不是她能控制的。

  回到尚书府,冯桃一脸八卦跑了过来。

  “大姐,你明天要去西郊玩吗?”

  “三妹想去吗?”

  反正祖母也知道是去凑热闹,若是开口求一求,带上三妹也不难。

  冯桃忙摆手:“和祖母一起出去还是算了吧。”

  冯橙莞尔:“那你兴冲冲跑来干什么?”

  冯桃扫一眼门外,小声道:“二姐听说咱们家得了苏贵妃的帖子,祖母要带你去拙夏园玩,好像受了刺激。”

  “三妹怎么知道?”

  冯梅亲事定下后,似乎颇受打击,连暗香居的院门都少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