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210章 绿衣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20 14:35: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冯橙之所以生出跟踪宫女的心思,是因为白猫会出现在这里有些奇怪。

  她刚刚想着韩、薛二人的事不知不觉走到这边,离着苏贵妃所住的畅心堂与白日喜欢待的临仙阁已经有了一段距离。

  这边来往的宫人明显少了。

  冯橙隐隐觉得有些蹊跷,加之想到这只白猫将来造成的恶果,心念一动就跟了上去。

  宫女越走越快,越走越偏。

  前方是一片树林。

  夏日本就是树木最葱郁的时候,只一眨眼的工夫,抱着白猫的宫女就钻入林中不见了身影。

  冯橙悄无声息跟上,远远瞧着宫女在一棵树下停下,来回踱步。

  观察了一会儿,她小心靠近,趁着宫女往一个方向眺望时利落爬到了树上。

  繁茂的树冠,绿色的裙衫,完美遮掩住少女身形。

  冯橙坐在树杈上,发现还挺舒坦的。

  树下的宫女就没这么舒坦了。

  她走来走去,整个人都透着紧张不安。

  在她怀中的白猫渐渐不耐起来,抬爪挠了一下子。

  这一下抓在手背上,旧的血痕才消,又起了新的。

  宫女低呼一声,柔声哄:“雪团你再陪我等等啊,回去喂你吃小鱼干。”

  冯橙一听,下意识捂住了荷包,后知后觉想起临出门前白露把装着小鱼干的荷包全没收了,甚至还检查了要带过来的衣箱。

  想到白露板着脸从衣裳堆里拎出来一个荷包,她就觉得这丫鬟严厉得丧心病狂。

  她吃点小鱼干怎么了?

  “喵——”回答宫女的,是懒懒一声猫叫。

  冯橙看在眼中,嫌弃摇了摇头。

  这只白猫性子太恶劣了。

  聪明些的猫猫狗狗察觉到主人对某人不喜,对那人有不友好的举动不奇怪,可宫女明显是日常照料白猫的人,白猫挠起来毫不犹豫。

  看起来,还是挠习惯那种。

  只知道富贵人家太过娇惯孩子会出纨绔子,万万没想到太过娇惯猫还能出纨绔猫。

  透过枝叶间隙观察树底下的一人一猫,冯橙对宫女等的人越发好奇。

  终于一道颀长身影出现在视线中。

  看清那人模样,冯橙一愣。

  竟然是吴王!

  “王爷——”宫女快步迎上去。

  吴王大步走过来,握住宫女的手:“绿衣,等久了吧?”

  “没等多久。”宫女微微垂头,露出优美的颈子。

  吴王揽着宫女走到树下,解释道:“从万芳园过来有些远,耽搁了一点时间。”

  “王爷辛苦了。”

  吴王叹了口气:“你也知道,这次邀请贵女来玩,就是为了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王妃人选。”

  “奴婢知道。”

  吴王把宫女搂紧:“你放心,等我娶了王妃,就找机会向母妃讨了你……”

  冯橙听着吴王的情话,撇了撇嘴角。

  白猫感觉到不适,在宫女怀中挣扎了一下。

  吴王拎起白猫,一脸不悦:“别捣乱。”

  宫女慌了:“王爷,别伤着雪团——”

  吴王看着宫女手背:“小畜生又挠你了?”

  宫女忙道:“不要紧的,雪团挠得不重。”

  吴王把白猫提起,与它对视,冷冰冰道:“再胡乱挠人,把你爪子剁了!”

  “王爷!”

  知道白猫受伤了宫女会有麻烦,吴王警告过后,把白猫一甩。

  白猫飞快窜到了树上。

  一人一猫对上视线时,冯橙险些没忍住把白猫踹下去。

  出乎意料的是白猫看到她竟然没有叫,而是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冯橙眼睛不眨盯着白猫,见它暂时没有闹腾的意思,移开视线继续看向下方。

  宫女正抬头张望,美丽的面庞上满是焦灼:“雪团,雪团——”

  吴王满不在乎拉住她:“别找了,跳到树上去了。”

  “奴婢担心雪团跑丢了……”

  吴王嗤笑:“你放心,那猫机灵着呢,丢不了。”

  宫女还要再说,被吴王抵在树干上:“绿衣,好不容易单独见上一面,就不要在一只猫儿身上浪费时间了。”

  “王爷——”回应吴王的,是一声娇羞无限的呢喃。

  看到吻在一起的人,冯橙眼睛都瞪圆了。

  又睁大眼睛看了一会儿,觉得这样不好,她捂住了眼睛。

  “喵——”

  一声猫叫让冯橙移开手,发现白猫正看着下方。

  她微微皱眉,抬手把猫的眼睛蒙上。

  白猫:?

  不知过了多久,树下卿卿我我的二人终于分开。

  “王爷,奴婢该回去了。”宫女整理着微乱的青丝与衣衫。

  吴王抬手抚了抚宫女的脸颊:“明日还在这里等我。”

  宫女犹豫着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不正是你陪雪团出来溜的时间么,不会让人起疑的。”吴王握了一下宫女的手,“后日母妃就要回宫了,到时候想这样相处就难了。”

  宫女微微垂首,声音低柔:“那明日奴婢在这里等着王爷。”

  吴王满意笑了,许诺道:“带着雪团回去吧,今年我应该就会大婚,等到明年春就向母妃讨要你。”

  “嗯。”

  见二人话别完了,之后定然是找白猫,冯橙推了推白猫。

  白猫抬了一下爪子,似乎想到在这人身上从没占到过便宜,气哼哼从树上跳了下去。

  “雪团!”宫女没想到白猫这么乖,在她与王爷分别的时候竟然主动下来了,发出惊喜的喊声。

  白猫跳入宫女怀中,抬头看了一眼。

  几片被踩掉的树叶飘下来,有一片落在宫女发髻间。

  吴王抬手把落叶摘下,笑道:“我先走。”

  “王爷慢走。”宫女目送吴王离开,不疾不徐理了理衣衫,这才抱着白猫走了。

  好一会儿后,冯橙从树上轻盈跳下来,没了继续闲逛的心思,匆匆回了住处。

  跟着宫女本来是心念一动,万万没想到会撞见吴王与宫女私通。

  在以选妃为目的的游玩之地,吴王私会母妃身边的宫女,人品实在是堪忧啊。

  而对冯橙来说,吴王私德如何先不说,吴王一方可是三番两次害她性命的。

  于私,以德报怨可不是她的作风;于公,大魏之乱苏贵妃母子少不了责任。

  明日吴王与宫女还要在老地方见面——冯橙想了想,心中有了打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