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212章 丑事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23 10:28: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繁茂高大的树木遮蔽了阳光,也遮蔽了人的视线。

  传入耳中的鸟语虫鸣,飘入鼻端的青草香,都不能令走在林间的人放松。

  薛繁花打起了退堂鼓:“烟凝,要不算了吧。”

  树那么高,草那么深,万一有蛇呢?

  她们可没带着下人。

  韩烟凝一脸不赞同:“繁花,你这个动不动就退缩的毛病要改。要来的是你,想走的还是你,这样能成什么事?”

  薛繁花捏着衣角,有些尴尬:“我怕有蛇……”

  韩烟凝面色变了一下。

  蛇那种滑腻腻在地上蠕动的东西,一想就会起鸡皮疙瘩,谁能不怕呢?

  可退缩不是她的风格。

  韩烟凝强撑着道:“不会有蛇的,这可是皇家园林,定然有宫人专门清理蛇鼠这些东西。”

  这般安慰着,她弯腰捡起一根树枝,边走边用树枝试探。

  薛繁花有样学样,也捡起一根树枝。

  二人走了一会儿,韩烟凝突然停住。

  “烟凝,怎么了?”

  韩烟凝侧耳聆听,皱眉道:“好像有动静。”

  动静?

  薛繁花仔细听了听,也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二人对视一眼。

  难道是猫儿受伤了发出的叫声?

  韩烟凝下了决定:“走,去看看。”

  薛繁花忙点头。

  能尽快找到贵妃娘娘的猫当然好,她早就后悔进来了。

  许是听到的动静太古怪,二人下意识放轻了脚步,慢慢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靠近。

  “王爷”宫女后背抵着粗糙冷硬的树干,双手攀着吴王肩头。

  娇柔婉转的唤声被风吹碎钻入耳中,越发撩人心弦。

  韩烟凝与薛繁花僵在那里,终于明白了那古怪的声音是什么。

  “啊”最初的愣住后,薛繁花下意识发出一声尖叫,把手中树枝一丢捂着脸转身就跑。

  这时三名贵女也过来了,见薛繁花捂脸狂奔,一时不知所措。

  “薛三姑娘,发生什么事了?”一名贵女问。

  薛繁花顾不上理会三人,捂着脸冲过去。

  一只野鸡迎面扑来。

  薛繁花吓得脚一软,摔倒在地。

  野鸡似乎心情很不好,扑棱着翅膀向三名贵女扑去,看起来十分凶狠。

  三名贵女哪见过这种阵势,齐齐发出尖叫声。

  韩烟凝眼见野鸡继续往她这里飞,举着树枝一顿猛抽,边抽边尖叫。

  三名贵女惊魂甫定看向韩烟凝那边,于是看到了匆匆穿衣的吴王与宫女。

  此时的几人因为突然被野鸡袭击精神高度紧张,完全受不得一点刺激,尖叫声再次响起。

  十几岁的女孩子声调高亢,尖叫声直冲云霄,很快把过路的几名宫人吸引了过来。

  吴王与宫女已经整理好了衣裳,野鸡努力飞跑了,剩下几名贵女神情呆滞,显然心灵受到了极大冲击还没缓过来。

  宫人们看到这些哪还有不明白的,个个面如土色,瑟瑟发抖。

  吴王与娘娘身边的宫女私通,被一群贵女撞个正着!

  苏贵妃正在临仙阁中享受夫人们的众星捧月。

  这种感觉她很喜欢。

  她出身商户,偏偏有着绝顶美貌,待字闺中时常会有那种不怀好意的视线落在身上。

  而现在,这些出身不凡的贵夫人们不管心中怎么想,只能以尊敬恭维的目光注视她。

  这样的畅快,谁能不喜欢呢?

  “娘娘看起来不过双十年华,真是令人羡慕啊,不知娘娘如何保养的?”一名夫人半是恭维半是真心问。

  大理寺卿夫人笑着接话:“娘娘是天生丽质,哪是保养就行的。”

  苏贵妃扬唇笑了笑。

  论说话中听,还是大理寺卿夫人。

  只可惜她不大满意薛家的门第。

  当然正三品的大理寺卿也不差,可有更好的选择,谁想退而求其次呢。

  苏贵妃的好心情到一名内侍匆匆走来,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而烟消云散。

  “人在哪儿?”苏贵妃咬牙问。

  内侍小声回了。

  苏贵妃霍然起身,宽袖一甩:“本宫有些事要处理,各位夫人请回吧。”

  眼见苏贵妃面色沉沉走了,夫人们面面相觑,交换着眼神。

  “各位夫人请。”宫人出声赶人。

  夫人们走出临仙阁,三三两两议论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啊?”

  “谁知道呢,看贵妃娘娘的反应不是小事。”

  ……

  走到半路,夫人们就看到了几名贵女面色发白站在那里。

  大理寺卿夫人一眼就看到了女儿,忙走过去问:“繁花,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薛繁花看看四周,小声道:“母亲,回去说吧。”

  大理寺卿夫人心跳如鼓,忙带着女儿走了。

  另外几名贵女的母亲亦是如此。

  “什么,你撞见了吴王与贵妃娘娘身边的宫女私通?”大理寺卿夫人听完薛繁花的讲述,脸都绿了。

  薛繁花面色通红,满脑子还是吴王与宫女衣衫不整的情景。

  他们在干什么啊?

  “母亲,贵妃娘娘……会不会找女儿麻烦……”

  “当时除了你还有谁?”大理寺卿夫人厉声问。

  “还有韩烟凝,窦六姑娘……”薛繁花努力回想着在场的贵女。

  大理寺卿夫人听了面色稍缓,轻轻吐了口气:“法不责众,这么多人瞧见了,那就怪罪不到你头上。”

  现在更抓狂的应该是贵妃娘娘。

  吴王在选妃的场合与母妃身边宫女私通,无异于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有意王妃之位的人家脸上。

  而有这么多贵女和宫人撞见,苏贵妃想要堵住悠悠之口根本不可能,这桩丑事定然会迅速传开。

  正如大理寺卿夫人所想,各府夫人们很快打听到了林子里发生的事。

  牛老夫人听完新出炉的八卦,内心深处居然有些愉快。

  吴王妃之位本就与尚书府无缘,如今吴王闹出这样的丑事,选上王妃的府上就算得了实惠,也要膈应一下子。

  此时的苏贵妃再没了人前的慵懒闲适,盯着跪在地上的吴王与宫女气得浑身发抖。

  “你们,你们可真是好样的……”

  宫女瘫跪在地上,抖若筛糠。

  吴王脸色十分难看:“母妃,您消消气,儿子知道错了”

  “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苏贵妃打断吴王的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