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第213章 影响

小说:逢春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10-23 10:28: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宫女伏在地上,连开口的资格都没。

  被母妃问这种事,吴王心情糟透了,却不得不答:“前年。”

  “前年?”苏贵妃抄起盘中的果子向吴王掷去,气得柳眉倒竖,“你竟然在我眼皮子底下与这个贱婢眉来眼去两年!”

  “母妃,儿子真的很喜欢绿衣。”吴王没有辩解太多,语气还算平静。

  苏贵妃挑眉想问一个低贱宫女如何入了儿子的眼,一扫美貌出众的宫女,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男人,某个阶段对一个美貌女子钟情,有什么可问的呢。

  “来人,把这个贱婢拖下去杖毙。”平静下来的苏贵妃不紧不慢吩咐道。

  立刻有两名宫人上前来,一左一右按住宫女的胳膊。

  宫女面色大变,哭求道:“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啊——”

  苏贵妃慢条斯理抚弄着涂着蔻丹的纤纤玉指,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宫女。

  宫女意识到苏贵妃的冷酷,转而向吴王求情:“王爷,求您救救奴婢吧……”

  吴王眼中有着不忍,向苏贵妃求道:“母妃,是儿子先喜欢的绿衣,您看在儿子的面子上饶了她吧。”

  “饶了她?”苏贵妃再次被激怒了。

  她没想到到了这时候,儿子居然还为一个不守宫规的贱婢求情。

  “本宫若是饶了她,以后整个瑶华宫的宫婢心思恐怕都不会放在当差上了。”苏贵妃一指宫女,绝美的面庞覆着一层冰霜,“你可知道这件事对你婚事名望的影响?”

  吴王被问得一滞。

  他若无心帝位,当一个风流潇洒的王爷自然可以不在乎这些,可他想要的不只这些。

  名声对普通皇子无用,对储君就太重要了。

  这也是他早就看中了绿衣,却一直想等娶了王妃再说的原因。

  有了王妃,文武百官就不会紧盯他内宅之事,向母妃讨要一个宫女的影响就能降到最低。

  吴王愣住的瞬间,苏贵妃声音微扬:“拖下去。”

  宫女拼命挣扎,一名宫人捂住了她的嘴。

  “呜呜呜——”喊不出来的宫女只能以乞求的目光望着吴王,满眼绝望。

  “停下!”吴王脱口喊道。

  宫人手一顿。

  宫女趁机狠狠咬了他的手一口,挣脱束缚飞扑到吴王面前:“王爷,奴婢已经怀了您的骨肉啊!”

  “什么?”吴王一呆,下意识看向宫女腹部。

  宫女摸着肚子,泪流满面:“奴婢的月事一直没有来,您救救奴婢,救救您未出世的孩子吧……”

  吴王太过震惊,以至于忘了反应。

  苏贵妃同样愣住了,目光下移落在宫女小腹处。

  若是这个贱婢怀了儿子的孩子,情况又不一样了。

  皇家血脉,她若直接命人扼杀,就是送给别人的一个把柄。

  当然,以皇上对她的宠爱,这样的把柄奈何不了她。可她处置了未出世的孙儿换一个把柄,不是有毛病么。

  “去请太医来。”苏贵妃吩咐一名宫人。

  不多时,一名太医提着药箱匆匆赶来。

  “给她看看。”苏贵妃冲着宫女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太医不敢多问,走过去请宫女伸出手给她把脉。

  不多时,他又换了一只手号脉。

  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了,屋内凝滞的气氛令人窒息。

  不知过了多久,太医收回手,神色有些复杂。

  苏贵妃心知太医的为难,淡淡道:“太医如实说就是了。”

  听苏贵妃这么说,太医直言道:“这位宫婢应是有喜了……”

  太医说着把脉得出来的结论,心惊胆战。

  贵妃娘娘身边的宫女居然有了身孕,而吴王就在场,看样子是吴王的了。

  “辛苦太医了。”

  能被带来拙夏园的太医自然是苏贵妃的亲信,苏贵妃示意太医退下,目光深沉盯着宫女。

  宫女跪在冰冷的金砖上,冷意一直钻到骨子里。

  哪怕有了吴王骨肉,她也没有把握贵妃娘娘会放过她。

  在她看来,这位享尽帝宠的娘娘行事从来都肆无忌惮,令人难以捉摸。

  说出怀有身孕的事,只是绝境博一条可能的生路罢了。

  苏贵妃盯了宫女许久,久到那道单薄的身影摇摇欲坠,才松了口:“把她领回去吧。她有身孕的事先不要张扬。”

  一个女人从怀孕到生产有太多难以预料的风险,若能顺利诞下孩子也就罢了,若是孩子没有生下来,不过是把今日的惩治延后一段日子而已。

  吴王松了一口气:“多谢母妃。”

  宫女不断磕头:“谢娘娘饶奴婢一命。”

  苏贵妃懒得再看宫女一眼,摆摆手把人赶出去,警告在场的人:“绿衣有孕的事若是传出去一个字,定不轻饶,到时候你们可没有绿衣的运气了。”

  宫人齐齐跪下称是。

  出了这种糟心事,原定明日回城提前到今日,苏贵妃寒着一张脸坐着马车离开了拙夏园。

  各府夫人的马车跟在后边,浩浩荡荡。

  也不过是从西郊到城里的工夫,吴王在拙夏园私会苏贵妃身边宫女的事就传开了。

  世人无论身份高低,对这种事永远有着难以想象的好奇与兴趣。

  “与吴王私通的宫女居然没有受处置,而是赏了吴王,苏贵妃还真是疼儿子。”

  “啧啧,这么疼儿子,儿媳妇恐怕不好过啊……”

  身边宫女与儿子私通不但没被杖毙,还赏了儿子,这简直是胡来。换了她们,若是身边丫鬟如此,连一个字都不想听就打死了事。

  这样一来,对吴王妃之位算不上势在必得的人家就偃旗息鼓,就连满是热情的人家也多了些迟疑。

  女儿当王妃固然风光,可要是一个行事没有章法的王爷,不一定就能真得到实惠。

  庆春帝听闻此事,把吴王叫到面前狠狠骂了一顿。

  “你太让朕失望了!”

  这话不可谓不重,令吴王面色发白:“父皇,儿子知错了,以后不会了……”

  “糊涂的东西,回去给朕想清楚!”庆春帝骂完吴王,抬脚去了瑶华宫。

  苏贵妃一见庆春帝就赔罪:“都是妾没有管教好琅儿和身边的宫人,才闹出这样的事来。”

  庆春帝的不满是对儿子的,对着苏贵妃这张脸生不起气来:“怪不了爱妃,还是给琅儿选妃晚了。这几日爱妃在拙夏园,有没有中意的姑娘?”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