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叨扰多时,我该回去了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入夜。

  房顶传来一声极其细小的声音,床上的燕王殿下猛地睁开眼睛,丹凤眸里闪着冷光,抬眸看了一眼房顶,闭上眼睛侧了个身将宁月揽在怀里。

  房顶那人逗留了一会后,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离开了,慕容澈这才重新睁开眼睛。

  也不是他府内的暗卫弱,而是那些暗卫得了他的吩咐,今夜不管是谁来,都不要阻拦,他是故意将人放进来的。

  是以,那隐藏在暗处的陆烨并没有阻止,那黑衣人来去自如,直到他离开了燕王府后,陆烨才现身走到窗前,低声开口:“王爷,已经走了。”

  慕容澈嗯了一声后,起身穿好外袍,替宁月掖了掖被角,她说什么睡觉时喜欢踢被子踢人,都是唬他的,她的睡相很好,也很沉,许是因为受伤,精神不好的缘故。

  他动作这般大,她都没有醒。慕容澈穿上外袍,悄悄的离开了院子。

  在他离开后不久,宁月缓缓睁开眸子,慵懒的打了个哈欠,“总算是走了,再不走,就真的要睡着了。”

  翌日。

  月姑娘一直睡到日上三竿,不用早起去酒馆,她乐的清闲。

  慕容澈给她按照王妃的规格配了几个丫鬟小厮,虽不合规矩,但这燕王府到底是燕王做主,即便那些丫鬟心有不满,也没有人敢质疑主子的决定。

  宁月从小到大都没有被这么多人伺候过,那些丫鬟表面上虽是对她很恭敬,但心底还是看不起她。

  她也不在乎这些丫鬟是怎么想的,让她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宁月被抓两天,到底是有些担忧雁归来的情况,便让晴云去雁归来给她带话,让他们正常开门。

  晴云从雁归来匆匆忙忙的赶回来,宁月见她一脸慌张的跑了进来眉头一皱,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事,连忙问:“怎么了?”

  “姑娘,宫里来传圣旨,此刻正在雁归来等您呢。”

  宁月喝茶的手微微一顿,眼眸缓缓眯了起来,眸光闪过一丝凌厉,晴云只觉得自家姑娘周身的气势都变了,就像……就像王爷一样。

  “走吧。”宁月在晴云的搀扶下起身,偏头喊了一声,“陆烨。”

  “姑娘。”陆烨从暗处现身,恭敬的抱拳行了一礼。

  “你去和王爷说,叨扰多时,宁月该回去了。”宁月笑了笑,然后低声说道,“入宫那日,让他过来接我。”

  陆烨眼眸闪了闪,立刻反应过来,点头应下。

  宁月乘坐燕王府的马车回到了雁归来,接了圣旨后,传旨的公公便离开了。宁月手里把玩着圣旨,眸里若有所思。

  楚皇将宴会之中所需要的酒交给她来准备,安的什么心?

  看来三日后的宫宴是场针对慕容澈的鸿门宴了,只是不知道那位能用她的酒做什么文章,下毒?

  宁月眯了眯眼睛,若是她的酒在宴会中出了问题,到时候倒霉的只会是慕容澈。

  谁都知道这几天她和慕容澈接触颇深,到时候那些人只要说她是受了慕容澈的指使,将脏水泼到燕王府头上,就能轻而易举的除掉慕容澈这个深得民心的上将军。

  宁月只觉得可笑,有些人高高在上,道貌岸然,做事只凭自己喜好,丝毫不在乎其他,却被拥戴成王。

  而辛辛苦苦镇守边疆,免去百姓颠沛流离的人,被那些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她突然想到了自己,令人讽刺的相像。明明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宁月却只觉得浑身刺骨的寒冷,他是为了守住慕容家的江山。

  若是没有慕容澈,想必大楚边境早就乱了。

  西宁,南疆,东越都不会放过这一块肥肉。

  每个国家都不可避免会有别的国家的探子,即使这里是帝京,大楚表面上看起来国力强盛,但也只是表面上的。

  内部腐朽不堪,尤其是朝堂上势力错综复杂,皇子之间厮杀夺权,还有楚皇的制衡之术,也不会允许有任何一方崭露头角。

  慕容澈风华太盛,早就被楚皇盯上了,宁月想楚皇一定明里暗里警告过多次慕容澈了,但是慕容澈并没有放在心上,否则也不会那么早就起了杀心。

  对,几个月前,本不该是他出征的,宁月忽然想到慕容澈出征前帝京发生的变化,唇瓣动了动,有些头疼。

  这个夫君,还真是个大麻烦。

  她手指下意识的握住脖子上戴的项链,喃喃道:“我还有你。”

  既然知道入宫那天定不平静,而且对方会在她的酒里做文章,宁月现在就需要着手准备后续的事了。

  她和慕容澈已经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了,无论她到时候是否无辜,都只是楚皇用来惩治慕容澈的一个棋子。

  棋子没有利用价值后,当然也不会活着,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坐以待毙。

  宁月起身去了院子,院内种着一棵桃树,此时正值四月桃花盛开的季节,花瓣纷纷扬扬的洒落,有些落在她的肩头,有些落在她的发顶。

  桃花树下,她着一袭红衣,衣袂飘飘,目光含笑,唇角微扬,自有一分绝色。更新最快s..sm..

  “是时候把你拿出来了。”宁月低低地说了一句,然后朝不远处等候的晴云招了招手。

  “把这里挖开。”她指了指桃花树下的一处土地。

  晴云虽不知姑娘要做什么,但姑娘吩咐了她就要做,于是去找了工具,将土给挖开了。

  “小心点,别碰坏里面的东西。”

  宁月见她用劲太大,差点被吓到,晴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将浑身沾满泥土的两坛酒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

  “放到那边的石桌上。”宁月朝院内的雅亭内指了指,晴云很听话的将酒坛放了上去。

  “真是有点舍不得。”

  宁月爱惜的擦了擦酒坛上的泥巴,眼里是满满的不舍,半晌,她才叹了口气,“没关系,损失到时候找王爷讨回来。”

  “晴云,将这一坛送到燕王府。”

  宁月指了指其中一坛酒,唇角冷淡的勾了勾,她还没那么好,两坛酒都浪费掉。

  这两坛酒可是她废了很大的功夫得到的,本想着日后若能重聚,她再拿出来,如今倒是可惜了,便宜宫里那些人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