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比葡萄还美味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指尖的湿漉漉的触感让他眸色发深,呼吸都重了几分。

  他哑声道:“你给本王剥个葡萄,本王就告诉你。”

  宁月动作利落的给他剥了个葡萄放在他面前,“剥好了,说吧。”

  “喂本王。”

  “得寸进尺是不是?”她恼怒的抬头瞪着他,看到他幽深如漩涡似的眸子时,改了口,“行。”

  她笑得灿烂,捏起葡萄放在他的唇边,语气温柔:“来,张嘴,啊……”

  男人张口含住她的指尖,凤眸幽深的看着她。

  宁月脸上笑意一僵,手腕用力想要抽回手指,但怎么也抽不回来。

  湿漉漉的舌尖轻轻蹭过她的指尖,宛若电流一般从指尖窜入全身。

  那男人仿佛不知道此刻的动作有魅惑,眼睛邪佞的弯起,牙齿轻咬她的手指。

  宁月脸微红,瞪大了水润的桃花眸。

  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是不正常的频率。

  “吃葡萄就吃葡萄,你咬我手做什么?”她脸蛋爆红,另一只手暗暗的掐了下他的腰。

  他松开她,低哑一笑:“真是比葡萄还要美味的东西。”

  “别贫嘴了,你还没告诉我呢。”

  手指上全是那男人的口水,宁月嫌弃的在他身上擦了擦,离他近了些说道。

  “活死人肉白骨倒是夸张了。六瓣雪莲圣教只分给东越两瓣。上官寻要救冷宫里的那位,需要一瓣。”他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那另一瓣呢?”宁月又坐近了点,眼里带着精光,摩拳擦掌。

  他笑了笑,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子:“不用去偷,另一瓣本就是给你用的。”

  “啊?”

  “最先开始的时候,就是本王提出来的,楚昭同本王说六瓣雪莲能调理好你的身子,本王便写信同圣教提了这件事。不然你以为以赵静怡那高高在上的模样,被下了面子为何还要留下来?”

  “那上官寻岂不是占了我便宜?”

  宁月的关注点永远都是这么奇葩,她并不关注上官倾墨是用什么条件换来的,倒是关注另一瓣雪莲被上官寻给拿去了。

  “他说用西街的铺子和你换,本王还没问你呢。”

  宁月一听,一口回绝了:“就几家铺子就想收买我?不可能。”

  “西街三分之二的店铺都是他名下的。”男人好心提醒道。

  三分之二?

  宁月眼睛一亮。

  另外三分之一是上官倾墨的。

  四舍五入也就是她的。首发..m..

  那她岂不是拥有一整条街?

  “铺子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乐于助人。”宁月清了清嗓子,说道。

  这世上最了解她的人果然还是她的二哥。

  她拿了雪莲也没什么用,想必这三分之二还是上官倾墨争取来的。

  不过让她好奇的是,冷宫里到底住的是谁?

  这样想着她问了出来。

  上官倾墨拿着酒杯的手一顿,侧眸看了她半晌,低叹:“你猜不到吗?”

  宁月瞪大了眼睛,“真的是她?她还活着?”

  “当然。当年她被送到东越时是带着目的的,你也知道西宁皇室的一些肮脏的手段。她中了蛊受困于人。

  她与阿寻起初只是各取所需罢了,后来动了心,不愿再帮西宁危害东越,蛊毒发作后就变成了那样。

  阿寻为了保护她便对外称她死了,实际上将她安排在了冷宫,虽很少去看她,但吃穿用度一应俱全。

  六瓣雪莲虽不能根治蛊毒,却有压制的作用。如今她的身子也越来越差了,楚昭去看过,没几年可活了。”

  上官倾墨云淡风轻的说道,上官寻的心情他也能理解,因为他的姑娘身子也不好。

  所以在她调理身子的事情上,他向来喜欢亲力亲为。

  所有送到她面前的东西,都要先从他的眼前过去。

  “后来西宁就借她死亡的名义向东越开战了。”宁月说道,忽然觉得有些心凉。

  上官倾墨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脊背,说道:“西宁分两路开战,其中一路是你带兵,但西宁皇室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再加上本王想见你,去的也是你的战场,所以你一点进展都没有。”

  宁月接着他的话说道:“另一边则有公主曾经传回来的情报,所以才打的东越节节败退。”

  “你那时把我捉了之后为什么不告诉我?”

  “月儿,这些手段或许对于你来说太阴暗了,你行事一直光明磊落。

  但对于这些生活在皇室的人来说,甚至对于本王来说,都太正常了。

  西宁皇室也是明白这一点才会什么都不告诉你,任由你来牵制本王。

  他们很相信你,他们知道能牵制本王的只有你,也知道如果本王不打算和你交手去另一边战场,你这边也会势如破竹。”

  当年宁月的行事风格本就诡异,她训练出来的人个个都是能以一敌十的高手。

  上官倾墨第一次和她交手的时候也是防不胜防。

  明明两军交战,宁月却总能悄无声息的带着她那训练出来的人出现在他们的大本营。

  让他很是头痛,后来他习惯了她的作风,便也让副将带人去打正面,他就在大本营等她自投罗网。

  “原来我这么厉害。”宁月摸了摸下巴,笑得张狂。

  他低笑出声,这小东西的关注点总是在别的地方。

  罢了罢了,她这么天真也好,他并不希望她染上一丝皇室中的阴暗。

  宁月很信任上官倾墨,或许初见时带着警惕,但和他相处多了就渐渐发现他是那种天下唯我独尊的人。

  这样的人不屑去偷,不屑去抢。

  一般别国皇子来西宁,宁月训练风家军的时候都会避开,不想泄露训练方式。

  但上官倾墨她从来都不避讳,骨子里对他就是信任的。

  不仅不避讳,有时还会让他做个工具人,让她手下的人去练练手。

  “四弟听说你来了东越,派人送来了一批毒虫,说你会喜欢。”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

  “除了毒虫没别的了吗?比如暗器什么的?”

  宁月还记得那位四弟喜欢制作一些暗器,淬上南疆的剧毒,然后当成小玩具送给她。

  宁月自己也会制毒,还是他教的。不过并不精通。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