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美丽也是一种罪过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知道。”男人撑着下颌,慵懒说道。

  “你不是看过了吗?”宁月狠狠拧了拧他的腰,问道。

  “他只在信里提了那么一句。”

  “给你写信都不给我写。”宁月酸溜溜的说道。

  如果不是她知道四弟心里有个白月光,她都快要以为他喜欢上官倾墨了。

  谈话的功夫,一曲歌舞结束。

  赵静怡的目光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上官倾墨这个位置。

  不知想到了什么,站起身朝上官倾墨行了一礼。

  “早听闻摄政王的威名,摄政王身边这位姑娘能入了摄政王的眼,想必定是多才多艺,本圣女也想瞧一瞧,一睹风采,不知姑娘可会琴棋书画中的哪一样?”

  大殿内寂静了几秒,不约而同的将视线看向了正被摄政王殿下投喂的姑娘身上。

  “我不吃葡萄了,你给我剥个橘子。”

  一连吃了好几个葡萄,宁月嫌弃的皱了皱眉,也没有注意到那些人的视线。

  指着上官倾墨面前的那盘橘子,颐气指使道。

  “你这手在做什么?”他拿过一个橘子,不紧不慢的剥着,忽的眯了眯凤眸,冷眼看了过去。

  宁月那偷偷摸摸想拿酒杯的手瞬间就缩了回去。

  “我绝对不是想自己喝,我是在给你倒酒。”

  “那你慌什么?”他嗤笑一声,将手里的橘子塞进她嘴里。

  “你奇虎银!”宁月鼓着腮帮子,泪眼汪汪的瞪着他。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那些外来视线,在座位上互怼的不亦乐乎。

  赵静怡也尴尬的立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还是上官寻看不下去,开口提醒:“摄政王,圣女在和你说话。”

  上官倾墨这才懒懒抬眸,语气漫不经心:“圣女刚刚说什么了?本王在喂王妃吃水果,没听见。”

  圣女脸色黑沉的仿佛能滴出墨汁来,美眸冷然的看着他身旁的宁月。

  袖中的手紧握成拳,极力忍耐这样的不堪。

  她自小便成为了圣女,在圣教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身份尊贵无比。

  不论在什么地方,那些人都会对她恭敬有加。

  可在这东越却丢尽了脸面,赵静怡眸里深处隐藏着一抹怨毒,想到圣尊交给她的任务,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那狂躁的心。

  “本圣女怎么从未听说摄政王娶妻之事,莫不是因为她不重要才未告知天下?”

  上官倾墨勾了勾唇,懒洋洋道:“圣女这话反了,本王是觉得天下人不重要。”

  赵静怡脸色一沉,咬着唇不甘心的看着他。

  “咳咳。”

  上官寻象征性的咳嗽两声,眼神朝上官倾墨看了过去,那意思是你低调一点,咱们还有求于人呢。

  “看摄政王的样子,似乎很是喜爱这位姑娘,想必这位姑娘定是多才多艺才能吸引到王爷这般优秀的人,姑娘倒不如给在座的诸位展示一番?想必姑娘也不愿摄政王传出被美色所误的流蜚语吧?”赵静怡仍旧不肯罢休,将矛头指向了宁月。

  宁月打了个饱嗝,指了指自己,“你在说我?”

  赵静怡冷淡的笑了笑,“这里除了姑娘坐在摄政王身边,还有别人吗?”

  宁月笑了笑,揶揄道:“那诸位可能要失望了,我既不会琴棋书画,也不懂舞蹈,多才多艺更是谈不上。不过圣女有一点倒是说对了,他就是看上了我的容貌。太美丽也是一种罪过,当然圣女是体会不到我的苦恼的。”

  “你!”赵静怡这下是真的忍不住了,怒目而视。

  许久,她才嘲讽道:“无才又无德,倒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能让摄政王殿下倾心与你。”

  上官倾墨没说话,拿起手帕给她擦了擦手,宁月眉眼一弯,浑身散发着张扬自信,“那你得问摄政王,他怎么就喜欢我这样的姑娘呢?”

  宁月打了个饱嗝,朝身边男人怀里一靠,手掌拍了拍他的胳膊,“我有点吃撑了,你给我揉揉。”

  片刻,她的肚子上多了一只大手,掌心带着暖意在她肚子上轻轻的揉着。

  “这宫里的菜你吃不惯,吃点水果就行了,等回府后让厨子做。”更新最快s..sm..

  宁月眉梢微挑,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脸色有一瞬间的狰狞的赵静怡,清了清嗓子说:“圣女怀疑我对你使了什么妖法才让你那么喜欢我,你不解释一下?”

  他慵懒附和了一句,声音不大不小却足够整个大殿听到:“你刚刚不是说本王爱你的容貌?”

  “摄政王,这是皇后为圣女特地准备的宴会,注意自己的措辞,莫要失了东越的礼数。”

  上官寻板着一张脸,袖袍一甩,属于皇帝的威严毫无保留的散发出来。

  “行吧,如果圣女非要我露一手也不是不行。不过……”宁月笑了起来,眼神咄咄逼人的看向赵静怡。

  “总不能只有我一个人献丑吧?圣女可是闻名天下,小女子自小便仰慕圣教,不知圣女又会些什么?”

  赵静怡倨傲的扬起下巴,眼神里带着淡淡的不屑,并不需要她开口,她身后的侍女便先说道:“圣女自然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说完,她看着宁月,眸里闪烁着鄙夷的光,卑贱之女也想和圣女比试,真是自不量力。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啊。

  宁月摸了摸下巴。

  说起来,她这些东西确实不会。

  弹钢琴倒是可以,可这时代哪来的钢琴?

  象棋五子棋飞行棋什么的她也拿手,这里也没有。

  书法她就钢笔字写的好一点,毛笔字那写的跟狗爬似的。

  画画也只会西方的水粉画,对于国画一窍不通。

  比这些她肯定是比不过赵静怡的。

  舞蹈方面……

  街舞成吗?

  宁月忽的笑了起来,她以前倒是学过一点点古典舞,只是并不精通。

  但这个时代也并没有水袖舞的存在,想必她就算跳的再差也能让人眼前一亮。

  只是服饰确是个问题。

  宁月偏了偏头,附在上官倾墨耳边说了几句话。

  他眉梢微挑,侧头吩咐宫人去准备了。

  宁月这才看向赵静怡,微微一笑:“圣女若是答应了我的要求,便请圣女先开始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