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二哥,他欺负我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不是最喜欢吃绿豆糕吗?”

  宁月气的掀开被子就扑了过去,像曾经一样双手揪住他的耳朵,大吼:“你说什么?你声音太小了小爷我听不见!”

  上官寻身后的贴身太监,名唤德胜,见此脸色一变,怒斥:“放肆!”

  宁月收回手,才意识到他如今是皇帝了九五之尊的确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欺负他了。

  “无妨。”上官寻摆了摆手,又笑着说道,“其实这不是绿豆糕,只是看起来像而已。”

  “这是宫外的寻芳斋出的新品,味道清甜不腻,你尝尝。”

  宁月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他面色坦然,似乎真的没有骗她。

  于是心安理得的拿起一块放进嘴里,糕点入口即化,宁月咀嚼的动作忽的停顿了下来,整个人僵立在当场。

  浓郁的绿豆味充斥着整个口腔,她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忍住冲出了殿外,吐了出来。

  “你这个骗子!”

  宁月吐完后,怒气冲冲的走了回来,捋了捋袖子就想揍他。

  刚抬起手,上官寻轻而易举的就捏住了她的手腕。

  “武功尽失还想打我?”他笑得灿烂,眉眼中是难以掩饰的得意。

  “行啊你。”宁月磨了磨牙,忽的看向一旁优雅品茶的上官倾墨,嘴巴一瘪,“二哥,他欺负我。”

  上官倾墨抬眸,不咸不淡的看了上官寻一眼,那眼神平淡却让他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上官寻讪讪的笑了一声,想说些什么挽救一下,却听到上官倾墨慵懒又迷人的嗓音,宛若闷棍将他打昏了头。

  “看来陛下的奏折并不多,日后还是不要往摄政王府送折子了,毕竟本王需要哄孩子,很忙。”

  “皇叔……”

  宁月看着上官寻那一副便了秘的样子,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笑什么笑?”他恼怒道。

  片刻后,她好像想起了什么,拉了个椅子坐了过去。

  “哎,你把那圣女安排在什么地方了?”

  上官寻抬了抬眼,说道:“你们都下去吧。”

  那些守在一旁的宫人行了礼后,弯腰退出了大殿。

  等人全都离开后,上官寻才一脸嘲讽的看向宁月,“你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想在皇宫内行凶?”

  “有何不可?”

  “你还真敢想?”上官寻瞪大了眼睛,巴掌毫不留情的拍打在她的脑袋上。

  宁月疼得捂着脑袋,泪花在眼眶里旋转,上官倾墨冷眼扫了过来,声音冷的刺骨:“你手不想要了?”

  上官寻收了手,苦着脸说道:“皇叔,你也不能一味的偏袒这丫头吧?圣女若是在宫里出了事,那我这个做皇帝的岂不是要惹人诟病?”

  “我就是开个玩笑,其实我是想偷……”宁月朝他眨了眨眼睛。

  他恍然大悟道:“难道是……”

  “对,就是那个!”

  “那如果得手了要怎么分?”他笑得像只狐狸。

  之前被上官倾墨坑了一条西街,如今这亏损的怎么也要拿回来。

  “是我去偷,跟你有什么关系?”宁月狐疑的看着他,眼里带着嫌弃,“没你的份。”

  “那你要这么说,朕可不替你隐瞒。”

  “那我就推到你身上。万一公主暴露出来,我看你怎么办?”

  宁月提到西宁公主,上官寻脸色便沉了下去,薄唇紧紧的的抿着,“皇叔此前还将她的凤尾琴的琴弦给弄断了,怎么也得补偿她。”

  “这种事你应该找债主啊,那跟我没有关系啊。”宁月翘起二郎腿,怎么也不肯松口。

  他若是敢,还会和她废话吗?

  他自小就是上官倾墨身后的小尾巴,连这皇位都是男人不想要强行丢给他的。

  他也不喜欢这个位置,每天起早贪黑的上早朝,处理奏折,还要看后宫那群女人耍心计。

  不仅要平衡后宫,还得稳定前朝。

  但是他打不过上官倾墨,被他逼着坐到这个位置上。

  之前上官倾墨还会发发善心替他处理奏折,但自从两个月前她来了之后,那男人别说帮他处理奏折了,连上朝的心思都没有了。

  一想到这个,上官寻就满眼都是怨念的盯着她,看的她浑身都不自在。

  上官倾墨虽是他的皇叔,但他们二人却年纪相当,上官寻也算是被他带大的。

  他也抗议过这样的不公,后来被上官倾墨揍怕了,就再也不敢提给他让皇位这种事了。

  老老实实的做了几年的皇帝,他没有野心,上官倾墨同样也没有。

  他虽不喜欢这个位置,但还是明白既然坐了这个位置就要担起该担的责任。

  这些年,虽没有扩张领土,但在他的治理下,身旁还有上官倾墨辅佐,倒也将东越治理的井井有条,跻身强国之列。

  前些年因为东越内政混乱的缘故,不仅一些大国会趁人之危,就连边陲小国也时不时的搞些动作。

  后来在上官倾墨铁血手段下,如今也没有谁会不长眼的来招惹东越。

  但当初的风月绝对是个例外。

  那时的风月掌管着风家军,时不时的就找机会偷袭东越的边境。

  恰好上官倾墨那段日子也在边境练兵,两军在东越边境交战,不痛不痒的。

  甚至没有任何伤亡,用风月的话来说似乎叫什么,军事演习。

  但是据上官寻了解到的消息,除了第一次上官倾墨是毫无防备的中了招之后。

  此后的每一次,风月都被他给活捉了,并且还逗弄了许久才放人回去。

  “喂!你想什么呢?”宁月抬手在他眼前挥了挥,这人都愣了老半天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上官寻这才回神,暗暗握拳,他怎么突然就想到这么久以前的事了。

  但比起现在,以前虽然总是被她欺负,但确实更自由,更开心。

  “一共六瓣,我只要两瓣,不然没得谈。”他斩钉截铁的说道。

  六瓣雪莲对他太过重要,如果不是因为旁边有个男人对他虎视眈眈,他至多只给她一瓣调理身子。

  “害!不就是雪莲吗?全部给你都没关系,但你怎么也得……”

  她手指头放在一起搓了搓,暗示道:“对吧?”

  …………

  (作家的话里面字数限制,放不下,所以放在正文里说一下)

  很想问你们一个问题,不知道有没有人回答我,请耐心的看完我所说的。

  我昨天和朋友们五排打王者,是星耀王者五排,一共打了三把,给我安排的是射手位。

  每一把我都是mvp,我都在c。

  有一个朋友,他是玩宫本的,然后他猴子打的特别菜,他第一把玩了宫本,第二把第三把玩的猴子。推荐阅读sm..s..

  因为他之前猴子2杠10坑过我,所以我很不希望他玩猴子,但是他玩了猴子我没有说他什么。

  第二把其实还好,我玩的公孙离,位移多我自己能秀。

  第三把,我玩的虞姬,开局就拿到了双杀。然后从开局到七八分钟这样子,对面不仅中单打野下来抓我了,就连边路猪八戒也下来。

  然后就因为那个双杀,对面换线了,我和猪八戒打,对面中单呢,线都不要呆在下路压我。

  然后他玩个猴子,一直到游戏结束没有来过我这条路支援。

  我们辅助是孙膑,对面是刘禅。

  怎么说呢,中单是个妹子,意识不够我可以理解。

  但这个玩猴子的,微信区自己能打上荣耀,我想着他就算操作抠脚,但意识应该没那么差。

  结果就炸了知道吗?

  经济压他两千,他还冲上去打。

  我就游戏的时候说了一句他也不下来抓,然后他就在红野区挂机了,我们边铠问他他什么也不说,就在那里a空气。

  那把我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打了40输出还是靠我一个虞姬去切对面的c位才勉强赢的。

  结束后我就退出了组队,然后群里有人问我不打了吗?

  我说不打了,我被他整吐了。

  结果他说他卡了,还说我看不出来吗?

  我当时想的是,行叭你卡了就卡了吧,也没什么事。

  结果我这话还没打完,他又打了一句,你这什么心态。

  我当场就想笑了,他游戏里一句话不说,游戏结束后,我退了组队还是隔了一两分钟才去群里的。

  而且还是别人先问我打不打,也没见他解释一句我上把卡了什么的。

  我本来不打算计较的,他非要说我什么心态,这话一出我心态直接崩了。

  他三把都在混,我三把都在c,我带他躺,组队里还有两个妹子,其中一个还是晋级赛,我想着好好打,直接把人家带上王者,他在别人晋级赛的时候玩猴子挂机,还不给我让经济,我都没说他什么,他倒是反咬我一口。

  我就想问问你们,如果你们和认识的人打五排,他挂机送人头抢经济,你们心态会好吗?

  拿着全队第三的经济,输出却只有百分之四。辅助孙膑都有百分之六。

  你们说是我的问题还是他的问题?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