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大狼狗?小奶狗?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是月姑娘让你送过来的?”燕王殿下正在处理堆积的密函,门口陆烨确认没有问题后就将晴云放了进去。

  “是的。”晴云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回话。

  “她可让你带了什么话?”慕容澈摸了摸酒坛,问道。

  “姑娘只吩咐奴婢将这坛酒送过来,并没有说其他的。”

  “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待人走后,燕王殿下打开酒坛的盖子,一股浓郁的酒香就溢了出来,弥散在整个书房里。

  味道太过香甜,就连外面守着的陆烨都闻到了酒香,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这是什么酒,这么香?

  连慕容澈都有些惊讶,这酒香闻起来沁人心脾,燕王殿下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好像能缓解他的疲惫一般,更是有一种想尝一尝这酒的冲动。

  然而他忍住了,他上回就被宁月给戏弄了一番,这回也要等到她来一起品尝。这就是那天要带进宫的酒吗?

  某殿下觉得有些可惜,这么好的酒,怎么能让那些人糟蹋了。

  殊不知,月姑娘也是这么想的,在晴云离开酒馆后,她就自己一个人去了地窖,地窖的密闭性很好,再浓郁的酒香也不会散发出去。

  月姑娘的手指还是有些肿,但到底不像是猪的蹄子了,她找了个大一点的空酒坛,将那一坛酒尽数倒了进去,又兑了点水,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手机端sm..

  这酒名为蚀骨,入口时香甜,入喉时有一种火山爆发的酸爽,回味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刺激的便是什么样的味觉,是苦是甜,全看那人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后劲晚却十分猛烈,浑身如火烧一般,能引发人内心中最深的欲望,发作时间是一个时辰。

  蚀骨是用药制成的酒,本身带着解毒的效果,就算是世间剧毒,也有压制效果,不过这一坛兑了水,效果也就大打折扣。

  至于后劲的作用……宁月冷冽的勾起唇瓣,眉眼一弯,朱唇似血,妖娆又妩媚,发作时间自然会提前了。

  皇帝不是因为慕容澈锋芒太盛才会如此针对他吗?那她就让他好好看看,他的那些皇子,有哪一个是不对他的位置有野心的。

  宁月将另一坛蚀骨送给慕容澈,是想让他偷梁换柱,到时候他们喝的酒可不能是那些兑了水的。

  楚皇若执意在他的酒中下毒,蚀骨好歹能为他延缓毒素发作的时间,她也算准了某殿下上回被她摆了一道,定然不会随随便便就把她送过去的蚀骨给喝了。

  他们身边探子太多,宁月也不好让晴云直接跟他说,索性就什么都没说。

  一直到三日后,象征燕王府的马车停在了雁归来的门前。

  月姑娘今日换了个颜色,紫衣如花,裙袂翩然,一头青丝随意的绾了个发髻,发髻上插着一根朴素的玉簪,柳眉弯弯,眼眸若一汪秋水,小巧的鼻梁,微勾的樱色唇瓣,整个人显得高贵又神秘。

  燕王殿下随手掀开了车帘,见到她的那一刻眼里闪过一丝惊艳,果然是人靠衣装。

  平时她不爱打扮,一袭红衣如火,整个人慵慵懒懒的,虽有绝色却不及如今这模样的半分。

  他笑着伸出手,将人扶上了马车,车帘落下,某殿下不怀好意的将人困在车壁和自己的怀抱中间,笑得张扬。

  “月姑娘今日与往日有些不同。”他笑着靠近她,都属于燕王殿下温热的气息扑簌在她脖颈间。

  宁月的脸如同被火烧了一般,泛起了微微的红。

  她抬手将那张足以人神共愤的俊脸推开,燕王殿下却趁机抓住了她的手,丹凤眸笑意不减。

  “更美了。”

  不知他从哪里拿出了一盒药膏,轻柔的涂抹在她的手上,之前拶刑的伤已经没有那么触目惊心了,但到今日还是有些发肿。

  宁月只觉得药膏涂抹的地方清清凉凉的,舒服的她忍不住眯起了眼睛,闻白了他一眼。

  果然男人都是一样的,好色之徒。

  待某殿下给她上完药之后,月姑娘就直接过河拆桥,将手从他手里抽了出来。

  “那酒带了吗?”

  燕王殿下随手按了一个机关,马车底部就出现一个缺口,那一坛蚀骨就放在里面。

  “偷梁换柱?”

  某殿下到底是聪明的,原本他还不知道这酒的用处,她如今一提,他就明白过来。

  “这酒……不一般?”

  宁月简单给他介绍了一下蚀骨的特性,燕王殿下挑了挑眉,这么稀罕的酒,想必来之不易吧?她就这么轻易的拿出来了?

  宁月知道他在想什么,没好气的开口:“命重要。”

  命都要没了,还喝什么酒?喝孟婆汤吧。

  “本王补偿你。”燕王殿下笑着将腰间的一块玉佩递给她,目光热烈。

  宁月犹豫了半晌,小声问道:“这不会是什么王爷身份的象征吧?”

  “不是。”

  “那就好,看起来还算值几个钱。”宁月听他这么说,就心安理得的收下了,放在手心里把玩着。

  燕王殿下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那不是象征他身份的玉佩,而是象征燕王妃身份的玉佩,是他母妃送给儿媳的信物。索性她都要嫁给他,送给她也是正常。

  “那个玉佩,不许卖。”燕王殿下还没高兴一会,就听到她说还算值几个钱这句话。

  脸色顿时一沉,少年笑起来宛若春暖花开,整片天地都是属于他的温暖。发怒时又像烈焰焚情,饶是宁月见多了大场面,也是被他吓了一跳。

  “好好好,不卖,不卖。”造的什么孽啊,招惹上这么一个小魔王,对外不仅要帮他,对内还得宠着他。

  小魔王的脸色这才缓了缓,意识到自己刚刚情绪不好,吓到她了,此刻又像个小奶狗似的,低柔着声音给她道歉。

  宁月看的有些目瞪口呆,他是有多少副面孔啊,大狼狗?小奶狗?

  马车行驶到了宫门,按照规矩,他们得下车步行。

  慕容澈下了车后目光看向一旁的陆烨,对方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这才牵着宁月的手走了进去。

  陆烨将马车赶到一处不起眼的地方,迅速的进了马车将蚀骨拿了出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