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幻香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腔真情尽数倾付于她,这感情太过沉重,宁月没有那个福气去消瘦,也不敢。

  她故意让他看见她与别人调笑的画面,动作露骨,就宛若春月楼的姑娘。

  没有丝毫意外的,少年怒了,看着她的眼神都带着极其复杂的情绪,似鄙夷,似悲痛,似厌恶,宁月以为他会骂他一顿,他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决然而去。

  宁月本以为这样他就不会再来了,可没过两天,她又在酒馆见到了他,还带着聘礼。

  他说如果你需要一个男子陪伴你,我也可以。他说那个人不是什么好人,小妾很多,他不配。

  宁月只觉得更加沉重,她不喜欢他,却又拿他没办法。

  他又委屈的控诉他,问她为什么不去哄哄他,只要她哄哄他,他就不生气了。

  这个少年啊,仿佛赖上了她,无论宁月怎么做,都赶不走她。

  那日她也的确是做戏,后来那人找过来的时候,被她一顿讽刺,愤然离开,这画面好巧不巧的被来寻她的少年看到,就更赶不走了。

  到今日,宁月低了低眸,他大抵能放下了吧?

  慕容澈能感受到身边姑娘情绪的低落,但他不能安慰她,也不知如何安慰。

  她的心情不好,连带着他的心情也不是很好,可这宴会还是要继续下去。

  两个人谢恩落座后,楚皇便开口道:“听闻雁归来的酒在这帝京很有名气,朕前几日特地命月掌柜来安排今日宴会所需要的酒与诸位一同品尝。来人,上酒。”

  正题到了,宁月收了收心,和慕容澈对视了一眼。

  每张桌子都有独立的酒壶,到宫女将属于慕容澈这边的酒壶放下的时候,宁月虽是低着头,余光却极快的扫视了一眼整个大殿。

  有几道目光落在了他们这里,宁月一一将人给记住。

  “今日,是为庆祝我大楚上将军乘胜归来,诸位爱卿也不必拘谨。雁归来掌柜宁月,自入京以来,勤勉柔顺,性情温良,品貌出众,德才兼备。今燕王年已弱冠,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宁月待宇闺中,与燕王堪称天造地设,为成佳人之美,特将宁月许配燕王为燕王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吉日完婚。”手机端sm..

  楚皇先是让众大臣不必拘谨,后又下令直接赐婚,圣旨待宴会一过,便会送到雁归来。

  楚皇话音一落,众人纷纷拱手道贺。

  宁月眯了眯眼睛,还不清楚那老皇帝的目的,便在一旁安静的看着。

  “恭喜九皇弟,贺喜九皇弟,娶了这么一个德才兼备,容颜绝色的女子。众多兄弟中,只有九皇弟不曾有王妃,为兄当初还以为九皇弟会选择一个人孤独终老,如今见九皇弟抱得美人归,甚感欣慰。为兄当敬你一杯。”

  那人宁月认识,是楚皇的第五个儿子,五皇子慕容郁,人如其名。他是所有皇子中后院女人最多的一位皇子,长相阴柔,即便穿了一身翩翩白衣,也难掩他周身阴郁的气息。

  慕容郁和慕容澈就像她和陈娅琪的关系一样,势同水火,一有机会,慕容郁都不会让慕容澈好过。

  慕容澈面色如常的给自己斟了一杯酒,随意一笑,仰头一饮而尽,随手将酒杯倒了过来,一滴不剩。

  “好!九皇弟不愧是上将军,果然是英雄豪杰,难怪能抱得美人归。”慕容郁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意味,那双眼睛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宁月。

  慕容澈眸光一冷,不动声色的将宁月半揽在怀里。这酒里确实有问题,他刚刚喝了下去没多久便觉得浑身有些冷,许是蚀骨发挥了作用,除了冷以外,并没有其他的状况。

  “果然是好酒。”

  慕容郁也喝完了手中的酒,见慕容澈应对如常便悻悻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殿中央歌舞升平,燕王殿下却无心欣赏,浑身上下越来越冷,就连宁月都能感觉出身旁那人冰冷的温度。

  舞姬舞动着妖娆的身体,状似无意的从慕容澈面前经过,慕容澈只觉得一阵异香飘过,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恍惚。

  楚皇的注意力一直都在慕容澈身上,见此变化眸光闪了闪,只等着再过段时间,药效彻底发挥作用,就是慕容澈的死期。

  宁月不动声色的握住慕容澈的手,目光却看向殿中央的舞蹈,好似她的注意力全在舞蹈上。她的指甲锋利,在慕容澈的手背上用力一掐。

  慕容澈瞬间就回了神,背后惊出一层冷汗,该死!竟然不知不觉中了招,若不是宁月,恐怕他现在已经做了不可挽回之事。

  “来,多喝点。”宁月又给他倒了杯酒。

  她也没想到楚皇下的药那么猛,药物和异香混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剧烈无比的幻香。一杯蚀骨无法压制。

  她揉了揉太阳穴,这幻香还是她以前研究出来的,能使人神志不清,陷入幻觉,问什么便会回答什么。

  本意是为了审讯犯人,谁知道这东西现在应用这么广,连大楚都有。

  这样想着,宁月却皱了皱眉,她当初是暗中研究这种药物,根本没有几个人知道,到底楚皇是怎么拿到这个药的?

  这药虽猛烈,但蚀骨也有同样的效果,不过比起药物来说要温和一些,对身体没什么副作用。

  蚀骨里面的药物会对幻香进行中和,慕容澈之所以撑不住,是幻香的份量下多了,宁月不知道多让他喝一些蚀骨会不会效果,但聊胜于无。

  慕容澈虽然不知道宁月想要做什么,但他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出了事她也活不了,此刻自然是相信她的,她给他倒了几杯,他就喝了几杯。

  没多久,燥热渐渐将寒冷取代,但他意识清醒,到底是没有之前的那般难受了。

  慕容澈额间渐渐渗透出汗水,浑身燥热的他恨不得冲出去跳进湖里。

  宁月见时机差不多了,起身行礼开口道:“启禀皇上,燕王殿下身体不适,民女有些担忧,请容燕王殿下与民女先行告退。”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