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软软的,凉凉的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身体不适?”五皇子慕容郁自然不会轻易地放慕容澈离开,在楚皇说话前开口道,“父皇,今日的宴会可是特地为九弟准备的,九弟若是离开了,这宴会还如何进行下去?不若请太医前来替九弟诊治一番?万一回去的路上耽搁了九弟的病情,我大楚岂不是要失去一位英勇善战的上将军了。”

  宁月想,如果她能动手,她一定会一脚踹飞那个五皇子,慕容澈的情况不对劲,若是再拖下去,很容易出事,宁月眼里闪过一丝担忧,她看向主位上的那位,美眸半眯。

  思考了许久,她觉得楚皇可能不会将慕容澈留在这里,若是真的请了太医,只会暴露酒中被下了药的事情。

  皇帝亲自为燕王举办的庆功宴上,上将军的酒里被下了药,若是传出去,百姓只会怀疑楚皇。

  功高震主有时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至少那些位高权重的人不敢明面上对慕容澈动手。

  只是……

  宁月的手被慕容澈握的紧紧的,像是极力在忍耐药性。她知道,他快撑不住了。

  “五皇子所极是,是宁月考虑不周,是应该请个太医过来瞧一瞧,燕王殿下身体一向硬朗,怎的喝了几杯酒身体就不舒服了,莫不是民女这带进来的酒里,有什么问题?”

  宁月先是提到自己的酒,在所有人看来这是愚蠢的做法,若酒里真的有问题,就像宁月所说,那酒是她带进来的,就算出了问题,也只会推到她头上。

  宁月将众人的神情收进眼底,冷笑了一声,接着继续说道:“这民女入了宫之后便交与御膳房的人处理,若民女入宫前就下了毒,为什么只有燕王殿下出了事?”

  宁月看向楚皇,不卑不亢的开口,“民女恳求陛下请太医前来诊治燕王殿下,顺便检查在座的酒是否都有问题。”

  楚皇有心想拖延时间,等慕容澈的药效发作,只是宁月的一番话让他不得不改变计划。

  堂堂上将军在天子的宴会上中了毒,除了天子本人,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对上将军下毒。

  楚皇了解慕容澈,若今日他只有一个人,无论他中了什么毒,都会忍耐不发,就算知道是他做的也不会直接和他对上。

  奈何今日他身边跟了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宁月,她丝毫不担心惹怒他的后果,也知道皇室的脸面对于他这个楚皇有多重要。

  如果他今日不让他们回去,就只能请太医来查看,这一查,酒里就会出问题,他身为天子的颜面也就荡然无存。

  慕容澈行军打仗立过汗马功劳,他不仅是大楚的英雄,也是他的儿子,而他这个身为父亲的,却让自己的儿子在自己的宴会上中了毒,传出去百姓只会说皇帝无能,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好一个宁月,楚皇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慕容澈掐了掐自己的腿,迫使自己清醒了几分,沙哑着嗓音开口道:“父皇,儿臣只是身体不适,许是酒喝多了,醉意上来,休息一会就没事了,请父皇容许儿臣先行告退。”

  慕容澈目前还不想和楚皇撕破脸皮,知道现在的情况很僵持,若是宁月继续咄咄逼人,楚皇一定会容不下她。

  即便今日过去,楚皇也不会容下她,但现在他要把她保下来。

  事情真的闹大了,楚皇也只会把责任推给宁月,这酒确实是她带进来的,他是天子,即便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前因后果,也没有敢说出来。

  但宁月不一样,她只是个孤女,没有人会傻到为一个孤女得罪当朝天子。

  所以他给了楚皇一个台阶下,也是想要保护宁月。

  “既然如此,燕王便先回去休息吧。”楚皇也知道慕容澈的用意,顺着台阶就下了。

  慕容澈和宁月行了一礼后,宁月扶着他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出了大殿,一出大殿,宁月就感觉身边的人气息变了。

  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她身上,宁月只觉得肩头一沉,燕王殿下的脚步都不稳了。

  她连忙扶住慕容澈,扶着他走到了无人的角落,四下看了看,低声喊道:“陆烨。”

  陆烨从暗处现身,看到整个人靠在宁月身上,意识不清的慕容澈,脸色微微一变,从袖口中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黑乎乎的丹药给慕容澈服下,慕容澈才觉得力气恢复了一些。首发..m..

  只是身体的燥热依旧没有消停,指尖无意触碰到宁月的手背,微凉的触感让他下意识的将她的手握在手里。

  宁月侧头看了他一眼,扶着他走在宫道上,“走吧,先出宫。”

  宁月担心他的身体,步伐都快了许多,近乎是拖着慕容澈在走。

  燕王府的马车就在宫门附近,宁月扶着慕容澈上了马车之后才松了口气。

  她还没喘几口气,整个人就被压在了车厢上,燕王殿下薄唇若有若无的蹭了蹭她的脸颊,低哑着嗓音笑道:“软软的,凉凉的。”

  “别闹。”宁月莫名觉得车厢里有些热,皱着眉推开了那靠近的俊脸。

  燕王殿下被推开不仅没生气,反而觉得她的手凉凉的,放在脸上十分舒服,于是某殿下就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不肯放开了。

  宁月脸色有些黑,想抽回手奈何力气差距太大,不仅没抽回来,反而让某殿下觉得她是在欲拒还迎。

  少女的气息软软凉凉,正是某殿下现在正渴望的温度,某殿下的咸猪手放在她的腰间,一个用力,将月姑娘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双手抱住她的腰,脑袋埋进她的脖颈处。

  灼热的气息扑簌在宁月的脖颈间,宁月这才意识到不对劲,这个男人的身体未免也太烫了,跟个火炉似的。

  “慕容澈。”

  她喊了他一声,燕王殿下半晌都没有反应,宁月不禁有些着急,连忙吩咐道:“陆烨,再快点。”

  “是。”陆烨加快了驾车的速度。

  以最快的速度回了燕王府,宁月拍了拍慕容澈的脸,“喂!到地方了。”

  燕王殿下抬眸看了她一眼,就在宁月以为他会将她放开的时候。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