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王妃心地善良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会做那种蠢事?

  某殿下在脑海里幻想了一下那个画面,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她昨晚在哪个院子?”

  “雪园。”

  “日后就让她住在那里吧。告诉严叔,把缺少的东西都添进去,规格要和本王的主院一样。还有,把王府的账册给她送过去。”

  陆烨应了一声后,出去将慕容澈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管家,王爷的命令一下来,王府里的所有人几乎都知道他们家王爷有多重视雁归来的掌柜。

  那些曾经瞧不上宁月的下人如今也不敢再怠慢她。推荐阅读sm..s..

  管家对于慕容澈娶妻是乐见其成,他是跟在慕容澈身边的老人了,也曾伺候过小姐,也就是当时还未进宫的芸妃。

  算是看着慕容澈长大的,几乎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在照顾,慕容澈也对他恭敬有加。

  芸妃曾说过不希望慕容澈参与皇室的争权夺利之中,希望他娶一个不问家世,只要他自己喜欢就好的女子,她希望他和那姑娘能够做到她曾经想要却得不到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生活平平淡淡,幸福美满

  那些话管家一直都记得,如今王爷要娶雁归来的掌柜,一介孤女,毫无背景可,那必然是因为自己喜欢,否则慕容澈又怎么会娶一个毫无利用价值的姑娘。

  这样想着,管家整理账册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喜悦的,他们王府里终于要迎来女主人了。

  宁月有些头疼的看着面前堆积的账册,柜台上堆的太多,那些伙计连她的脸都看不见了。

  她越看这些账册越觉得不顺眼,单手托腮眉头轻蹙着,有些烦躁的伸手给自己扇了扇风。

  “王妃,王爷说您现在刚接手王府的事务,还没有习惯,不能让您太辛苦,管家就先整理出三分之一让小人给您送过来。这些都是帝京产业的账册,另外还有郾城,云城等各地的产业还没有整理出来,您先看这些就可以了,等您看完了,管家便会将其他的账册整理好送过来。”

  下人的这一番话讲的宁月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那下人的意思中还将自家王爷的形象给提高了几分。

  下之意是咱们家王爷心疼你刚开始不习惯,怕你累着,所以只送来了三分之一。

  宁月看了账册半晌,又看了看小厮,微微笑了起来,指了指面前堆积如山的账册:“三分之一?”

  小厮双手垂放在身前,微微倾身,语气十分恭敬:“是的王妃,王爷说王妃若是查到账目不对的地方,可以找他拿对牌去产业那边查。”

  宁月微笑着点头,然后脸色突然垮了下来,“把这些都给我拿回去。”

  查账?

  她才不查。

  光是一个雁归来,她每天都够烦的了,还要去管理他的那堆产业,月姑娘不喜欢给别人打工。

  他们只是合作关系而已,燕王殿下完全没有必要把自己家底都给她,两个人以后还是要分开的,她也不是养不活自己。

  小厮闻先是愣了愣,然后立刻跪在地上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王妃还是饶了小人吧,小人是奉王爷的命令将账册送过来,若是小人再将账册原封不动送回去,王爷一定会惩罚小人的。”

  宁月还未说话,那小厮便又苦着脸,一副快哭了的样子:“王妃心地善良,一定不会忍心看小人被罚的。”

  宁月:“……”

  她能说她一点都不善良吗?

  这王府下人的戏真多,她还没说什么呢。

  “若是王妃执意要送回去,那就请王妃亲自去和王爷说吧。”

  于是,月姑娘就这么撑着下颌,看着那小厮仿佛后面有鬼在追他似的,风驰电掣一般的跑远了,

  等人走远了许久后,月姑娘才低骂一声:“该死的慕容澈。”

  某殿下此刻正在书房处理密函,冷不防的打了个喷嚏,修长手指揉了揉鼻子,漆黑如墨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桌上的密函。

  “王爷可是身体不适?”一旁守候的陆烨见此,问了声。

  燕王殿下摇了摇头,淡淡的开口:“许是王妃想本王了。”

  “那些账册都派人送过去了。王妃还没有入府,王爷便将王府的掌权交给了王妃,王妃心里定是高兴的。”陆烨说道。

  “嗯。”某殿下回的高冷。

  而此时的月姑娘,坐在柜台前,脱了鞋子,赤着脚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脚下踩着某殿下派人送过来的账册,一手还拨着算盘。那些账册在月姑娘的眼里,只能用来垫脚。

  “入不敷出啊。”月姑娘低低地叹了口气,只觉得浑身无力。

  就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多了,仅有的两坛蚀骨没了,忘忧昨夜也被萧世子偷了一大半,又因为她最近惹出的事,来酒馆的人也变少了。

  还有某殿下送过来的那些账册,月姑娘顿时觉得有些头疼。

  店里的伙计瞧见了也只能微微叹口气,他们还从来没见到月掌柜这么为难过,不过现在的生意确实不好,今日都没什么人来喝酒。

  “进去给我砸!”

  就在月姑娘苦恼的时候,一道嚣张跋扈的嗓音从门口传来,月姑娘抬头看去,一眼就看到了那眼眶红红,表情凶神恶煞的陈娅琪。

  陈娅琪身后还跟着一些侍卫小厮,听到她的命令二话不说就冲进店里开始砸。

  “你们干什么?”店里的伙计吓坏了,纷纷上前准备阻拦,却被陈娅琪身后的侍卫给推开。

  只听得乒乒乓乓的响声不断,月姑娘眉眼沉静的看着这场面,手里不紧不慢的拨着算盘。几乎是任由陈娅琪砸店。

  伙计见了不由得焦急开口,“月掌柜,这店都被人砸了,你怎么还坐在这里看着呀?快拦着他们啊?”

  月姑娘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他们人这么多,拦的过来吗??”

  陈娅琪听到她的声音,冷笑了一声:“算你识相,继续给我砸,不许停。”

  伙计被宁月说的话噎了一下,看了他们半天也没在说话,只是脸上的神情还是悲愤的。

  等他们将店里的桌椅板凳全部砸完后,月姑娘才缓缓起身,手里拿着算盘,美眸里闪烁着精光。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