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良辰美景,适合与君对酌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个人的心里,只有自己,在边境被俘救人的可能性都不大,更别提这是在敌国的帝京,别人的老巢。

  当然也不是没有办法,宁月突然想到今晚可能会出现的两个人。

  一个手握重权,一个深受楚皇宠爱。

  她眯了眯眸子,只要能拿到慕容澈的虎符,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在她酿酒的功夫,就像她想的那样,慕容雪将慕容澈给带到了她的雁归来。

  不过雁归来此刻是关门的状态,慕容澈不想自己的妹妹失望,便打算带着她爬墙偷入。

  谁知两人刚上了墙头,一支利箭朝便气势汹汹而来。

  慕容澈脸色一变,手臂一伸,揽住慕容雪的腰运起轻功便躲开了。

  宁月放下手中的弓,笑意慵懒:“燕王殿下好身法,小女子佩服。”

  慕容澈落了地,一双清澈的凤眸上下打量了她几分,薄唇一勾:“是本王唐突了,不过下回若是再有,本王可要判姑娘一个刺杀的罪名了。”

  宁月笑了起来,偏头:“难道不应该是王爷擅闯民宅在先吗?”

  大门不走要爬墙,现在还敢威胁她,她宁月活了这么多年就没怕过谁。

  想着慕容澈今日的所作所为,宁月咬了咬牙,也不顾愣在一旁的慕容雪,一跃而起,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只玉笛。

  慕容澈眉梢微挑,侧身轻易的就避开了她的攻击,无情的嘲笑道:“就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想伤本王?”

  宁月闻脸都黑了,她虽然内力尽失,三年没动过手了,但那身手怎么说还是有的,这小屁孩居然敢嘲笑她。

  两个人就这么在院子里过起招来,一来一往,慕容澈似乎很想逗她,一招一式都带着放水的意思。

  宁月眸光一闪,在那少年单手成爪抓向她的肩膀时,腰身一动,利用惯性撞进了他的怀里。

  慕容澈一愣,温香软玉在怀,整个人都僵住了。

  鼻尖萦绕着少女淡雅的清香,似乎是茉莉,十分好闻。

  宁月桃花眸缓缓眯了眯,冷不防的把他推开,推的他一个踉跄。

  “老规矩,忘忧公主殿下可以拿走,作为交换,燕王殿下今晚必须要留下来。”

  慕容雪本来是在凉亭里看戏的,见两人打完了,又听到宁月的话,眼睛微微一亮,连连点头。

  宁月看了眼一头雾水的慕容澈,凉凉的勾了勾唇,亲自去酒窖里拿了一坛忘忧出来。

  慕容雪也是个小没良心的,拿到酒就把慕容澈给丢在雁归来,自己跑了。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宁月看着慕容澈那朝外走的身影,阴恻恻的开口,“你如果想要公主殿下平安回宫,就给我老老实实呆在这里。”

  她话音一落,只见眼前一闪,那少年便到了她的面前,下颌被少年用力的捏住,宁月皱眉,只觉得自己的下巴都快碎了。

  慕容澈低头逼近她的脸,冷声:“你在酒里做了什么手脚?威胁本王?”

  宁月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毫不留情的拍开他捏着她下颌的手,“岂敢,只是春宵一刻值千金。此良辰美景,适合与君对酌,还望殿下不要拒绝小女子的请求。”

  “良辰美景,更适合……杀人灭口。”慕容澈薄唇微勾,眉眼间满是桀骜不驯。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黄泉路上有一国公主作陪,那也是不亏的。”宁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慕容澈的肩膀。

  “……”

  这个姑娘打架不厉害,气人的本事倒是厉害得很。

  慕容澈郁闷的沉了脸色,走到凉亭里坐下,“所谓对酌连酒都没有?”

  他不得楚皇宠爱,也与那些皇兄合不来,只有这一母同胞的妹妹算是他为数不多的亲人了,当然不愿意拿慕容雪冒险。

  宁月从酒窖里拿出来整整五坛忘忧,这忘忧后劲太大,别说是人,就是一头牛喝多了也得乖乖给她倒下。

  她刚刚没有在慕容澈身上摸到虎符,想必是藏在衣服里面了。

  等他喝醉了,就把他扒光,抢了他的虎符去救人,还能给他在楚皇面前添堵,宁月阴恻恻的想着。

  慕容澈看着宁月那一副阴沉沉的模样,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这个女人,又在想什么坏点子。

  宁月很‘好心’的将一整坛忘忧开封推到了慕容澈的面前,“美人请品尝。”

  “美人……”慕容澈脸色黑了下去,他明明风流倜傥,是翩翩公子。

  说起来,她是美人才对,慕容澈看向宁月。

  柳眉弯弯,一双望穿秋水的桃花眸,眼尾处是一颗很明显的泪痣,月光下泛着莹莹光泽,无端的让人觉得多情,小巧的鼻梁下樱唇微勾,五官精致。

  笑起来眼尾上挑,邪佞魅惑,活脱脱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女。

  “看什么看?被我美到了?”宁月仰头喝了一口酒,笑得张扬自信。

  慕容澈嗤笑一声,“姑娘还真是喜欢自作多情。”

  “这叫自信。”宁月看着他将一坛忘忧一饮而尽,低着头,眸里掠过一丝暗芒。

  片刻后,她抬起头又笑了起来,“想不到王爷酒量这么好,真是令人佩服。”

  一坛酒下肚,慕容澈只觉得腹部有一团火在烧,俊美的面容上都泛着微微的红,只是那双丹凤眸还是清亮的。

  忘忧酒入口醇香,与他之前喝过的酒完全不一样,回味时还带着一些苦辣,但时间一长,又泛出丝丝甜味,十分古怪。

  像是有瘾,一坛喝完后还想再喝一坛,难怪慕容雪那丫头那么喜欢这忘忧。

  慕容澈一连喝了三坛忘忧,整张脸红彤彤的,眼前也冒着金星,明显是喝多了。更新最快s..sm..

  宁月缓缓起身,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肩膀,慕容澈摇摇晃晃的,丹凤眸眨了眨,身体一直倒在了地上。

  宁月抬脚踢了踢他的身体,那少年一袭玄衣躺在地上,毫无动静。

  但宁月很警惕,在反复试探过之后才蹲下身子。

  一双掌心布满老茧的手在他身上四处乱摸,摸了两遍也没有找到虎符。

  宁月摸了摸下巴,难道他放在王府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