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你的王妃梦好像该醒了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娅琪骄横跋扈,目中无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总会惹上什么不该惹的人,罚跪不是很正常?”

  少女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不敢亵渎。只是那眸中一闪而过的讥屑,影响了整体的美观。

  “听说是因为大小姐砸了燕王妃的店,燕王妃要大小姐赔偿六万两。”杏儿说道。

  提到燕王妃,陈紫蓉才有了些许反应,素白的手微微屈起,嗓音不冷不淡:“杏儿,陛下只是赐婚,他们并没有成婚,宁月也不是燕王妃。”

  “是,杏儿知错。”杏儿愣了一下,后反应过来,连忙说道。

  她怎么给忘了,自家小姐仰慕燕王殿下许久。

  “走吧,去看看我的好姐姐。”少女简单的给自己打扮了一番,缓缓起身。

  ……

  “你来做什么?看我的笑话?”

  陈娅琪一脸厌恶的看了眼白衣翩翩的陈紫蓉,她和宁月虽然不对付,但比起宁月,她更讨厌这个‘柔弱大方’的妹妹。

  宁月要对付她都是明面上的,不像这个所谓的妹妹,暗地里使刀子,着实令人不齿。

  “我只是听说姐姐被罚了,心下担忧,便想着过来看看。”陈紫蓉一脸委屈的开口,仿佛是真的为了看陈娅琪,“杏儿。”

  杏儿听到自家小姐的嗓音,将手里提着的食盒放到了陈娅琪的面前,“大小姐,这是我们小姐吩咐厨房做的您最爱吃的梨花糕。”

  陈娅琪早就见识过陈紫蓉的真面目,见此也只是冷笑了一声,挥手就将食盒打翻,“我这狼狈的样子你也看到了,看完了就滚!少在我面前假惺惺。”

  片刻后,陈紫蓉还没有开口,陈娅琪便开口说道:“我刚刚想了想,宁月倒也做了一件让我舒心的事。燕王的正妃啊……我的好妹妹,你的王妃梦好像该醒了。”推荐阅读sm..s..

  陈紫蓉闻,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陈娅琪冷冷的笑了起来,宁月也就这件事做得好,虽然她不喜欢看到宁月得意,但比起这个,她更喜欢看到这个妹妹失态的模样。

  什么帝京第一才女,什么第一美人,什么和燕王郎才女貌,天造地设,不过都是她自己派人散播出来的噱头,论美貌,她不及宁月一分,论才情,她哪里比的上刘淑媛。

  “姐姐,我好心来看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陈紫蓉心里气的要死,但表面上的功夫还是做足了,红着眼眶,一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样。

  “陈紫蓉,这里没有别人,你别装了,不累吗?”陈娅琪冷声开口,“你不嫌累,我看着都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姐姐……”

  “够了!你给我滚出去!”陈娅琪忍者背后被戒尺抽打的痛苦。手指着祠堂门外,站起身怒视着陈紫蓉。

  “陈紫蓉你恶心不恶心?以前我受伤生病的时候没见你来看过我,怎么?我被罚了,就上赶着来看我的笑话?你以前身边那个婢女是怎么死的不用我多说吧?府里谁不知道你那龌龊的心思,还装什么装?就你这样的,还想肖想燕王殿下,也不回去照照镜子,你配吗?”

  “我告诉你陈紫蓉,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休想嫁入燕王府,侍妾也不行。我宁愿看到宁月成为燕王妃也不会让你称心如意。”

  “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陈紫蓉听到陈娅琪提到之前那个婢女,面色顿时有些惨白,那个婢女的死状至今还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便连晚上睡觉的时候有时都会梦到婢女来索命。

  那件事她做的隐蔽,对外也只是称婢女是病死的,陈娅琪是怎么知道婢女的真正死因的?还是说,她只是在试探他?

  “我现在就希望你滚出去。”

  陈娅琪此刻也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知道不该跟她说这么多,暴露了自己知道她许多内幕的事。

  陈紫蓉在陈娅琪这里没有讨到好处,哭着从祠堂跑了出去,那哭声恨不得所有人都能听到。

  陈娅琪这才腿一软,疼得龇牙咧嘴的坐在了地上。

  陈紫蓉一回到自己的院子,整张脸就变得扭曲起来,没有一开始的那么清秀绝丽,反倒带着一抹阴狠毒辣,手中紧紧的捏着木梳。

  气的把梳妆台上的胭脂全都扫落在地,屋内守候的丫鬟们纷纷低头,大气也不敢喘,生怕被陈紫蓉惩罚。

  她们身为贴身伺候陈紫蓉的丫鬟,多多少少也知道这位二小姐的脾气,表面上看着温婉大方,实则心思毒辣,手段狠绝。

  以往若是稍稍有个不顺心,就会拿她们这些丫鬟出气,当初那个跟在陈紫蓉身边几年的丫鬟就是被她活生生的打死的。

  一想到那个画面,丫鬟们浑身瑟瑟发抖,生怕下一秒陈紫蓉就会打骂她们。她们中不少丫鬟身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都是陈紫蓉心情不好时掐的。

  她们这些伺候的人都知道这位二小姐的真面目,可笑的是外面的人却以为他们的二小姐美若天仙,善良大方,为人和善。

  陈紫蓉将屋里的东西近乎全摔碎了才平复好心情,眼睛阴冷的看着屋里的丫鬟:“你们刚刚看到了什么?”

  “回小姐的话,奴婢什么也没看见。”丫鬟们一致开口。

  “今日这些东西是怎么碎的?”陈紫蓉满意的点了点头,抬手吹了吹指甲里不存在的灰尘。

  “今日有贼人闯入,想要偷窃小姐的东西,却被小姐发现,小姐与贼人打了一架,是以才闹出了这些动静。”那些丫鬟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站在陈紫蓉身后的杏儿低眉顺眼地说道。

  “是。”

  陈紫蓉说道:“都滚下去吧。”

  丫鬟们行礼,一一退下。杏儿也弯腰行了一礼,缓缓退了出去,还不忘关上房门。

  等人全都退出去之后,陈紫蓉才狰狞着一张脸,愤恨的锤了下桌子:“陈娅琪!宁月!我不会放过你们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