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不能由你递上去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等小六子将坛子抱走后,月姑娘才看向一旁浑身散发着寒意的燕王殿下。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殿下,您看这天色这么晚了,您是不是该回去了?”

  主要是她想喝酒了,想自己一个人偷喝忘忧。她也就是问问,若是这尊大佛执意不走,她也只能和他一起分享了。

  燕王殿下目光冷然的瞥了她一眼,然后……

  扛起她就走。

  “慕容澈你做什么?”月姑娘一惊,只觉得自己肚子都被他的肩膀硌的生疼,忍不住抬手捶了下他的脊背。

  然而这样做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反而是让某殿下速度更快了,小六子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家掌柜和燕王殿下都已经不见了,也没多想,只认为是宁月休息了,而燕王殿下也已经回去,关上门又开始招待客人去了。

  燕王殿下将月姑娘扛到了燕王府,还是她昨日住的雪园。月姑娘坐在软榻上,揉了揉自己的肚子,颇有些不满。

  “知道什么叫待字闺中吗,殿下?”月姑娘没好气的开口,她这肚子被这一路给颠的疼的要命。

  燕王殿下蹲下身,手掌覆在她的肚子上,轻轻的揉了揉。

  “这成婚前,是不能住在一起的,这是规矩,燕王殿下不会不懂吧?”

  “本王什么时候遵守过规矩?”慕容澈倾身压了过去,逼得宁月只能躺在软榻上,丹凤眸定定地看着那张绝色小脸。

  “这天热得很,你别靠我这么近。”月姑娘不自然的别开视线,抬手就将那张放大的俊脸推开。

  “以后你就住在这。”燕王殿下直接说道,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若你敢跑,本王就带你回主院,亲自看着你。”

  月姑娘算是发现了,这男人现在心情不好,他只要心情不好,在她面前就喜欢自称本王。

  但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为什么心情不好,她到底是哪里招惹了这个小魔王。

  就连燕王殿下离开雪园后,月姑娘都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阴晴不定的。”宁月骤然就想到了女人每个月都会来的那几天,似乎这样形容他也颇为形象。

  既来之则安之,慕容澈既然让她住在这里,想必她也跑不了,住就住吧,名声什么的,她和他都没有,再差一点也无妨。

  燕王殿下一回到主院,陆烨就出现了,之前慕容澈去找宁月的时候并没有让人跟着,他也就在府里等慕容澈回来,再处理那些事务。

  “宫里传来消息,昨夜喝过蚀骨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人在殿上失了态,还有一些是撑到回去的时候才发作。虽然消息被封锁了,但听我们的线人说皇上昨日气得大发雷霆。”

  陆烨说着皇宫里的事,心里又有些佩服宁月,也不知道那酒还有没有。

  “嗯。”慕容澈冷然的勾了勾唇角,今日楚皇并没有上早朝,应该就是因为这件事,想必明日的早朝会十分热闹,他怎么也该去凑凑热闹。

  “王爷。”陆烨犹豫了一会,又说道,“我们在郾城的探子说,今年西北之地发生涝灾,大雨下了半个月,堤坝也被冲毁了。种的庄稼都被淹了,颗粒无收,百姓没有粮食,因此死了不少人。有些灾民正朝帝京而来,可这件事被当地官员给压了下来,没有上报给皇上。”

  “西北之地的土壤一向肥沃,农作物也十分丰富,全国各地的粮食有一大半都来自于西北,如今西北发生涝灾,今年的粮食不够分发到各地,一定会死不少百姓。闹的大了,灾民会聚众闹事,到时候更难处理。以楚皇的手段,那些灾民根本没有活路。”

  “明日本王便将折子递上去,这件事必须尽早处理,若是粮食真的不够,也只能花大价钱从别的国家购买。”

  慕容澈面容闪过一丝担忧,西北之地距离帝京遥远,消息来回都要几天的时间,这几天不知道西北的情况如何。

  灾民都在朝帝京而来,想必是西北是真的待不下去了。

  慕容澈写好明日要递上去的奏折,正准备处理其他的密函,守在门口的侍卫便开口道:“王妃。”

  慕容澈眉头一挑,抬眸看向门口。

  月姑娘大大方方的推开门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慕容澈面前的折子。

  拿起来看了一会,美眸半眯,“涝灾啊……殿下这是准备明日上奏?”

  “嗯,总不能放着那些百姓不管。”

  月姑娘找了个椅子,慵懒的坐了下去,笑了笑,“殿下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嗯?”燕王殿下不解的看着她。

  “当今圣上都不知道的消息,殿下居然先知道了,你说楚皇会怎么想?”

  慕容澈闻,眉眼神情不变,“比起被他猜疑,百姓的安危更重要。忠于祖国,忠于人民,这是风月告诉我的道理,我认同她。”

  月姑娘低低地叹了口气,“殿下啊,你命都要没了,谈什么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风月难道没告诉你,在这基础上,是要自己活着吗?”月姑娘记得她训练风家军的时候,并没有漏下这些话,所以某殿下到底为什么不知道。

  “也许有,可我只记得这句话了。”慕容澈想了想,说道。

  “那,宁月告诉你,请你先活着。只有活着的人,才能守护别人。”宁月不屑的勾了勾唇角,“那些什么死了之后在天上看着你,守护你的话,只有小孩子才会信。想必这些芸妃娘娘也同殿下说过吧,若是死了能办到这些,那殿下何苦被楚皇压制的这么惨,受这等委屈?想必殿下自己都不信吧?”

  “宁月!”那是他的母妃,他的娘亲,他不允许任何人说她的不好。

  “这折子,不能由你递上去。”宁月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慕容澈,“我给殿下提个醒,想让一个人相信一件事,那就是让他亲眼见到,亲耳听到。”

  “尽于此,告辞。”

  宁月心情也有些不好,这个家伙,若是她不是突发奇想,过来看看他,想必明日他就被楚皇给惦记上了,怎么处理事情这么简单粗暴,说上折子就上折子,迂回一下不好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