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起床了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应该不可能啊。

  慕容澈今日刚回帝京,回府后没多久就来了她这雁归来,安置虎符怎么也需要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内,他能找到安全的地方?

  一定在他身上,宁月低头朝他胸口看了过去。

  皎皎月光下,少女朝地上昏睡的少年伸出了魔爪。

  直到燕王殿下被扒的只剩下一件雪白中衣,宁月才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

  “我去,藏的这么深?”宁月说着,又踹了慕容澈一脚,雪白的中衣上顿时留下了月姑娘的印记。

  宁月拿了虎符就懒得再管躺在地上的燕王殿下,匆匆的换了一身男装,简单修改了容貌,抱着加了料的忘忧,拿着虎符朝关押杨将军的大理寺而去。

  凭借着虎符轻而易举的进了大理寺,见到了杨将军。

  此刻的杨将军已经受过几波刑,有气无力的躺在牢房的角落。

  牢头将牢房的门打开,恭敬的对宁月说道:“将军有事便喊小人一声。”

  宁月摆了摆手,那牢头看了一眼气息微弱的杨将军后,离开了牢房。

  宁月走到杨将军身前,蹲下身子,“杨将军,别来无恙。”

  杨将军闻声,睁开眼睛,那浑浊的眼里带着激动的泪光,“风月将军。”

  “我现在已经不是将军了。”宁月笑了笑,将一坛酒推到了他的面前。

  杨将军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苦笑:“风月将军这是来送我上路的吗?”

  “杨将军应该明白现在的形势,你撑得住一时,却撑不住一世,现在你人在大楚帝京,就别指望皇上会派人来救你了。”

  宁月不在意的笑了笑,又说道,“你应该知道如果你将情报说出来,楚皇必然会利用这一点彻底对西宁发起战争,那人又不是蠢的,自然知道是你背叛了西宁,你说到时候你的家人还能活下去吗?”

  “风家的下场,希望杨将军明白。曾经本将军也是痴情错付,才落得那般下场,本将军不希望杨将军也遭此大劫,带着满心愧疚,一生阴影在这世上苟且偷生,生不如死。”

  宁月提到曾经,杨将军似乎也陷入了回忆,痛苦的闭了闭眼睛,那个人……确实冷漠如斯。

  宁月说完这番话便起身,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抬脚离开了牢房,话她已经说明白了,怎么选就看他自己了。

  她愿意冒着风险来见他一面,也不过是因为他曾经帮助过风家。

  事已至此,宁月也只能想法子保住他的家人。

  宁月离开大理寺回到雁归来的时候,已经是子时,慕容澈依旧躺在院子里,宁月费劲的将他的衣服穿好。

  累的她气喘吁吁的,忍不住又踹了他一脚,她摩挲着手中的虎符,眉头紧皱。

  这虎符定然不能放回去了,就算放回去也不能保证是原位,慕容澈总归会发现不对劲。

  也猜的到是她做的,如今之计也只能将这身衣服连带着虎符藏起来。

  至于藏在哪里……

  宁月笑了起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明日一早,杨将军死亡的消息就会传出来,宁月到时只要矢口否认,慕容澈就拿她没办法。

  这样想着,宁月飞速的又换了身衣服,悄悄的赶到了燕王府,慕容澈虽然没有带任何暗卫,但这王府倒是守卫森严。

  宁月无法轻易靠近,一旦她靠近燕王府就会被王府内隐藏的暗卫发现。

  就在她苦恼的时候,街道尽头,一道人影摇摇晃晃的朝燕王府的方向走来。

  宁月目光看了过去,眼睛一亮,那不是……

  宁月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笑意盈盈的看着醉意朦胧的慕容雪。

  “公主殿下小心。”见慕容雪即将摔倒,宁月连忙上前扶住了她的胳膊,顺势将虎符放到了慕容雪的身上。

  “月姐姐……”慕容雪揉了揉眼睛,“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

  “嘘……”宁月食指放在她的唇瓣上,红唇微启,带着一丝蛊惑,“我在和燕王殿下玩捉迷藏呢。”

  喝醉酒的人往往反应都很迟钝,慕容雪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挣脱宁月的手,摇摇晃晃的说道:“那……那你们玩吧,我累了,我要休息。”

  紧接着便朝燕王府走了过去,宁月躲在暗处看着她一路进了燕王府才松了口气。

  虎符已经放在了慕容雪的身上,这衣服也没什么用了,宁月撇了下嘴角,随手将衣服给丢了。

  燕王殿下还是像条死鱼一样躺在凉亭里,月姑娘毫不留情的从他身上踏了过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日燕王殿下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发冷,脑袋痛的不行,他坐起身按着太阳穴,丹凤眸还有些迷糊。

  缓了一会才发现自己昨晚就在这凉亭里睡了一晚,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那小女人的身影。

  他丹凤眸危险的眯了起来,那女人昨晚就把他一个人丢在这地上睡了一晚,自己却回房间睡了?手机端sm..

  慕容澈低头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倒是衣袍上多了个脚印。

  印的十分清晰,慕容澈动了动发现那地方还有些隐隐作痛,脸色顿时黑了下去,俊脸阴沉。

  该死的女人,把他丢在这里就算了,还敢踹他。

  慕容澈阴森森的起身,四处寻找着宁月的房间。

  酒馆的伙计一打开门就看到脸色阴沉的男人,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燕、燕王殿下?”

  不是她。

  慕容澈冷着嗓音问道:“你们掌柜的房间在哪里?”

  他的声音太过冷酷,导致伙计颤颤巍巍的指了一个方向,直接将宁月给卖了。

  很好。

  慕容澈眸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直直的朝那方向而去。

  宁月正抱着被子睡得香甜,冷不防一阵冷风吹了进来,吹的她的打了个哆嗦,翻了个身,将被子拉起来盖在了身上。

  慕容澈从窗户外跳了进来,一眼就看到睡得正香的月姑娘,眉头一挑,阴恻恻的上前,低下头靠近她的耳朵。

  幽幽吐气,低语:“起床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