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月姑娘快被气死了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燕王殿下说得轻巧,这买粮的银子从何而来?我大楚如今出了这等天灾,若是其他三国知晓,定然会蠢蠢欲动,找寻时机犯我边境,又怎么会愿意卖粮给我们。”尚书大人阴阳怪气的开口,显然是将昨日六万两的那笔帐一并算在了慕容澈头上。

  “那不知尚书大人有何高见?”慕容澈懒懒的掀了掀眼皮,嗤笑一声。

  陈世昌顿时噎了一下,半天也没有开口,显然他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即便是高价买来粮食,可这大坝的问题又该怎么解决?若是不解决根本问题。日后还是会出现这种情况。”

  众人议论纷纷,有赞成慕容澈观点的,也有否定的,楚皇听了只觉得烦躁,目光看向提出此事的三皇子慕容承,“依三皇子所见,燕王的提议如何?”

  慕容承上前,低垂着眉眼,恭顺道:“儿臣认为九弟的办法可行,儿臣与九弟是同样的想法。”

  “众位爱卿可有自愿去西北之地赈灾的?”楚皇思索片刻,也觉得只有这一条路可走,直截了当的问。

  这一问,金銮殿内顿时寂静了下来,几乎没有人愿意去那偏远的地方赈灾,先不说赈灾款筹不到,就算筹到了这赈灾的路上也不会平静。

  若是不够,其中还要自己掏腰包去填补亏虚,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几乎没人愿意去做。

  “一群胆小如鼠之辈,只会纸上谈兵。呵!陛下,微臣愿意前往西北赈灾。”殷存毅冷笑着扫视了一圈,之前那些侃侃而谈,争论不休的大臣如今倒是成了缩头乌龟。

  “将军掌管五万禁卫军,这帝京还需要大将军镇守,将军定然是不能离开帝京的。”慕容承淡淡的说道。

  “那三皇子殿下有何人选?”殷存毅就是看不惯这些人道貌岸然的嘴脸,皱着眉问。

  “赈灾途中,凶险万分,若遇灾民拦路,若是没有一定的武功,说不定还没到西北之地赈灾款就出事了。所以定不能派文官前去,但诸位将军身居要职,也是不能轻易离开帝京的。”

  燕王殿下冷然的勾了勾唇角,他不用想都知道慕容承接下来的话,无非就是想让他去赈灾。

  慕容承以前从未和他对上过,是皇子中出了名的和善,不知道这次为什么会针对他。

  “儿臣认为,此事只有九弟能够胜任。”慕容承目光看向慕容澈,两道视线相撞,像是能擦出火花。

  燕王可愿前往西北赈灾?”楚皇眯了眯眼睛,深邃的眸子狐疑的扫了一眼慕容承。

  这个儿子他是知道的,一向看淡权势争斗,不得罪任何人,不参与任何党派,仿佛就是一个闲散的皇子,怎么今日针对起慕容澈来了?

  慕容澈闻,低声说道:“儿臣愿意。”

  事到如今,他拒绝也没有用,慕容承将话说到那个份上,他若不去,这事传出去有损他的名声。

  “如今国库空虚,朕现在也拿不出款项,既然燕王愿意去赈灾,那么筹措赈灾款的事就一并交由燕王。”

  然后不等慕容澈拒绝,淡淡的说道,起身:“退朝。”

  众大臣行礼后一一出了金銮殿,慕容澈早早就在外等候慕容承。

  慕容承见到他站在殿外,脚步微顿,接着缓步踩着台阶而下。

  “不知本王何时得罪了三皇兄?”慕容澈直截了当的问。

  慕容承温润如玉的面容挂着一抹淡笑,柔和中带着疏离,嗓音礼貌又带了些冷淡:“只怪九弟招了不该招的人。”

  燕王殿下还没反应过来慕容承那句话的意思,慕容承便离开了。

  慕容澈沉了沉目光,冷然的盯着慕容承的背影,不管他有什么目的,他都奉陪到底。

  宁月收到来自大哥的信时还是一脸懵的,仔细的辨认了那字体,发现确实是自家大哥的字。

  “大哥在帝京啊。”月姑娘看完信之后,随手将信给烧了。

  “掌柜,你不是孤儿吗?什么时候多了个大哥?”小六子记得宁月曾经说过她家人都死光了,怎么如今还蹦出个大哥来了。

  “拜把子懂吗?我不止有大哥,还有二哥和四弟。”只不过家中突遭横祸之后,她隐姓埋名就没再和他们联系过。

  大哥是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怎么说也多年没见了,他就那么认定她就是曾经的那个风月?

  “原来是认的,那他有说什么吗?”小六子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

  “也没什么,约我今晚在聚丰楼见面。”宁月说道,然后反应过来,一巴掌拍向了他的后脑勺,“怎么这么八卦呢?好好干活!”推荐阅读sm..s..

  月姑娘和小六子忙了一上午,直到陆烨前来请她回王府用膳,她才恍然发觉时间的流逝。

  坐着马车一路到了燕王府,燕王殿下早已等候多时。

  “今个早朝热闹的紧吧?怎么样?你父皇派谁去赈灾?”宁月吃着燕王殿下给她夹的菜,边吃边问。

  “我。”慕容澈不咸不淡的说,又给她夹了块肉。

  “我就猜到是这样。”月姑娘顿时觉得食不下咽,眉头轻蹙。

  “那赈灾款呢?”宁月看着他那幽深的丹凤眸,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不会还是你来筹吧?”

  燕王殿下点了点头,月姑娘差点被他气的吐血。

  她就知道这家伙一定揽下这吃力不讨好的任务,去偏远之地赈灾也就罢了,怎么连赈灾款都要他自己去筹。

  宁月只恨她不能陪他一起上朝,不然哪里会让他吃这个哑巴亏。

  “我真是拿你没有一点办法。”月姑娘摔了筷子,语气十分不好,“你真的是……怎么这么笨呢?你是怎么成为上将军的?”

  月姑娘毫不留情的数落让燕王殿下的心更加沉重了几分,低垂着脑袋,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

  “你就是把燕王府掏空了,也不够赈灾的,揽下赈灾的活也就算了,这赈灾款怎么也得让那些道貌岸然的大臣出点血,你倒是什么都没做,就直接回来了?”

  “你是猪脑子吗?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