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家庭地位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月姑娘恨铁不成钢的嗓音在主院显得十分清晰,就连外面守候的陆烨以及隐藏在暗处的暗卫都能听到月姑娘的怒骂声。

  关键是,自家王爷被骂了还不敢说话。

  由此,可见日后的家庭地位。

  陆烨突然有些同情自家王爷了。

  “你……消消气,别骂我了,给我在下属面前留点面子。”燕王殿下见她越说越气,连忙放下筷子,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给她顺气。

  “我自从遇到你,我就麻烦不断。你就是我的克星。”月姑娘平复了一下心情,想起自从她认识慕容澈开始,就没遇到过一件好事。

  “对不起……”燕王殿下乖巧认错,丹凤眸幽幽地盯着她,看起来十分委屈。

  “别撒娇……”宁月一看见这个眼神,心就软了几分,语气也柔和了下来。

  “赈灾款的事,我们一起想办法。”宁月抬手摸了摸少年的脸,叹了口气。

  自己选择的少年,自己宠着。

  事到如今,除了替他解决问题,再多说什么也改变不了这件事了,但是月姑娘一点也不想吃这个亏。

  赈灾款,她一定要从那些大臣手里拿。

  “陆烨。”月姑娘朝门外喊了一声。

  “王妃,您有何吩咐?”

  “派人去帝京各大臣的家中传话,燕王殿下要筹集赈灾款,希望各大臣施以援手,贡献一些银钱以及粮食。”

  “是。”陆烨领命离去。

  “那些人可不会那么轻易的就将银子拿出来。”慕容澈十分了解那些人丑恶的嘴脸,想从那群以自己的利益为先的人身上拔毛,几乎不可能。

  “你对他们都很了解,你觉得哪家比较有钱?写个名单出来。”

  “先吃饭。”慕容澈又给她夹了些菜。

  月姑娘风卷残云似的吃完饭,拖着他朝书房走。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写。”宁月指了指他面前的一张干净的宣纸,一边给他磨墨一边看着。

  “除了那几位德高望重的将军,和一些小文官,其他人没有一个是干净的。”慕容澈写下了一整页的名单,说道。

  “今晚便杀鸡儆猴。”宁月指了指其中一个名字,笑了起来。

  想要让那些人出血,就一定要拿官职高的人开刀,这个首辅平日为人阴险,暗地里不知道收过多少贿赂,宁月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他。

  “将你的暗卫都散出去,你的话一传过去,那些人表面上定要装穷,但为求安定,背地里必定会去查看藏起来的银子是否安然无恙。”

  “你是想……”慕容澈和宁月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心照不宣的带着一抹狡黠的笑意。

  “反正你也知道该怎么做了,晚上我就不去凑热闹了。”宁月突然想起来今晚大哥约自己在聚丰楼见面的事,于是对慕容澈说道。

  “你晚上有其他的事?”慕容澈问。

  “嗯,去见一个人。”宁月有些心不在焉。

  “男人还是女人?”

  “男人。”

  慕容澈一听脸色顿时沉了下去,“不许去!”

  “是我多年前认的一位大哥,我很敬重他。”宁月解释道。

  “那我也去。”慕容澈想了想,还是决定看着她。

  “那边的事你不用亲自去盯着吗?”

  “不用,陆烨一个人就够了。”

  他这样说,宁月就只能点头同意,“行,那晚上我们一起去。”

  宁月想,她和大哥二哥四弟几个人之间从来都没有什么秘密,就算她和慕容澈是暂时合作,也应该让大哥知道。

  陆烨将话传过去的时候,那些大臣几乎个个都说家里难,拿不出银子的话,陆烨心里暗暗冷笑,王妃早就知道这些人会说些什么,让他过来传话也只不过为接下来的事做铺垫。

  不知道这些人在家底被掀了的时候,表情还会不会这么假,恐怕到时候就是真的哭了,陆烨突然有些期待,夜晚的到来。

  “就和我大哥见个面,怎么还打扮起来了?”宁月半靠着门框,慵慵懒懒的看着那还在照镜子的慕容澈。

  燕王殿下换了身绯色长袍,腰间还戴着一块玉佩,容颜俊美,整个人看起来风华无双。

  赏心悦目,月姑娘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

  “可以走了吗?”

  燕王殿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到门口牵起了宁月的手。

  既然是她敬重的大哥,他怎么也得表现的好一点。

  燕王府的马车一路到了聚丰楼。

  今日的聚丰楼生意一如既往的好,一楼坐的满满当当的,宁月和慕容澈走了进去,那店小二便迎了上来。

  “两位客官,一楼已经没有空位了。”

  “我们来找人。”宁月说。

  “好的,请跟我来。”店小二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显然之前大哥吩咐过店小二了。

  宁月跟着他一路上了二楼,在一间包厢门口停下。

  “二位要找的人就在里面。”店小二说罢,就离开了。

  宁月推开门,缓步绕过屏风,目光触及那背对而坐的白衣男子,笑了起来:“看这背影就知道是我大哥没错了。”

  燕王殿下却觉得这背影有些熟悉,心缓缓沉了下去。

  “坐。”宁月走到那男子对面坐下,然后对慕容澈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坐下。

  慕容澈没有动,声音冷淡:“三皇兄。”

  月姑娘闻一个挑眉,看向她对面的那温润如玉般的男子,“三皇兄?”

  “九弟坐下吧,现在这里没有三皇子。”慕容承放下茶杯,眉眼淡淡。

  “原来大哥是皇子。”宁月笑了起来,“难怪我来帝京三年,大哥都不来找我。”

  半晌,她又问:“不过如今怎么想起来找我了?”

  “从前你不喜参与皇室斗争,虽有心想见你,但更希望你能自由快乐。如今……”慕容承抬眼看了下慕容澈,顿了顿。

  “如今你已经被卷进来了,也就没有必要再隐瞒了。”

  慕容澈这回才明白今早慕容承所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招了不该招的人,就是指宁月。

  “这是形势所迫,逼不得已。”

  宁月看着慕容承给她倒了杯茶,本想着一饮而尽,后又想起他曾说的喝茶要懂得细细品尝,才能知晓其中滋味。

  连喝茶的动作都慢了下来,仿佛真的在品尝。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