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过河拆桥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仅如此,当着她的面轻轻松松的从墙头跳了下去。

  “要不,你给我也带下去?”宁月小声的问。

  “可是本王累了,不想再上去了。”某殿下站在下面,抬头看着墙头上的姑娘,丹凤眸隐隐含着笑意,语气十分傲娇。

  “那……我跳下来?你接住我?”月姑娘退而求次道。

  “可是本王手也很酸。”

  月姑娘闻,脸色顿时一黑,美眸定定的看着他,慕容澈被她看的有些心虚,刚要妥协。

  那墙头上的姑娘就收回了目光,直接跳了下来,慕容澈大惊,连忙扑过去把她抱在怀里,脚下却一扭,双双摔倒在地。

  月姑娘从他怀里起身,揉着有些发疼的胳膊,刚刚摔下来的时候胳膊不小心撞在了地上,疼得她面色都有些难看。

  燕王殿下承受了大部分的伤害,此刻还躺在地上,等着月姑娘把他扶起来,谁知月姑娘不仅不扶他,还在他身上踹了一脚。

  “还敢跟我耍花枪。”一脚不过瘾,再踹一脚。

  燕王殿下被踹了两脚有些委屈,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另一边就听到有人在说话。

  “那边什么动静?去看看。”

  慕容澈不能再和月姑娘撒娇,翻身而起抱着月姑娘就跃上了一颗枝叶茂密的树,树叶茂密恰好能遮挡住二人的身形。

  闻声而来的是唐府的下人,见此处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后,不久便离开了。

  树上的月姑娘见此才松了口气,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现在的姿势有多暧昧,慕容澈将她困在树干与自己怀抱中间,倾身逼近她,单手揽着她的腰不放。

  “他们走了,我们下去吧。”

  月姑娘没注意到那人越来越近的俊脸,这一偏头就‘咚’的一声撞上了慕容澈的脑袋,不过片刻,额头上就肿起了一个包。

  月姑娘捂着脑袋,疼得小脸有些变形,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看起来十分无辜的慕容澈,这人突然靠这么近做什么?

  “很疼吗?”慕容澈揉了揉她的额头,低声细语的哄着,“都是我的错。”

  “还没那么娇气。”宁月没好气的开口。

  一开始的拶刑她都能忍,不过小小撞了一下,有什么疼的?

  “你可以那么娇气。”慕容澈抱着她飞身而下,两个人悄悄的离开了唐家。

  宁月没有仔细品味他话中的意思,她如今一心想着回雁归来,也不知小六子酿的酒如何了,他还是第一次动手制作,月姑娘总有些担心。

  “我先回雁归来了,你也早点回去吧。”出了唐家,月姑娘用完人就过河拆桥,拍了拍慕容澈的肩膀,说道。

  “哎!你就这么走了?”慕容澈看着那红衣少女纤瘦的背影,抬脚追了上去。

  “不然呢?”宁月诧异道。

  “月姑娘,你这过河拆桥,忘恩负义的本事可真是运用的炉火纯青。”慕容澈不悦道。

  “那也比不上您啊,先是坑我赐婚于你,再是利用我,为你出谋划策的,是不是?”

  “我……”

  “懒得跟你废话。”月姑娘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慕容澈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里多少有些郁结,当初那不是无意的吗?

  再说了,也是因为她自己惹出来的麻烦不得不找他庇护,怎么就变成是他坑蒙拐骗了。

  另一边,陆烨将东西搬走了之后不久,老夫人徐徐醒来,在得知陆烨把暗室里所有的银子全都搬走后,只醒了片刻就又昏了过去。

  而首辅大人依旧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太医赶来救治却仍然束手无策。

  “对了,你给首辅下的毒是什么?连太医都没有办法。”

  宁月正和慕容澈一起用膳,陆烨将唐家那边的情况汇报上来的时候,月姑娘就对那毒药产生了好奇。更新最快s..sm..

  那贼人是由追风扮演的,他是慕容澈另一位得力助手,武功高强,尤其是用毒方面,更是难逢敌手。

  不过之前被他派出去执行其他任务,宁月也没见着他。

  如今他被慕容澈调了回来,安排在宁月身边,慕容澈不日后便要启程去西北赈灾,他不在帝京,难免会有些人想要对宁月下手。

  追风对慕容澈很忠心,即便他并不认为这个酒馆掌柜配得上自家王爷,也决不会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满。

  听宁月问起来,便低声开口道:“回王妃,只是普通的歃血之毒,只要首辅大人将心中郁结的那口瘀血吐出来就没事了。”

  “那为什么太医查不出来呢?”宁月不解。

  若是普通的毒,没道理那些太医查不出是什么,毕竟都是宫里的太医,显然也是有些本事才能成为太医。

  “是穴道。”追风想了想,说道。

  宁月也是个聪明人,只要追风提到这两个字,她心里就有了数,笑了笑说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追风出了院子,陆烨正等在那,见他愣在那里不动,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想什么呢?喝酒去?王妃酿的酒可是帝京一绝。”

  “王爷到底什么时候娶了个王妃的?”追风突然想到什么,问道。

  “这你就不用管了,你只要知道王爷很喜欢王妃就行了。咱们做下属的,哪能插手主子的决定。更何况,你是因为还没有和王妃相处过,若是你和王妃熟悉起来了,说不定你都不想回王爷身边了。”

  “她真有那么好?”追风狐疑的看了一眼陆烨。

  “你觉得以王爷的性格,会做出今晚这样的事吗?”

  追风仔细的想了想,回道:“不会。”

  他了解王爷,以王爷那直截了当的性子,只会直接带兵冲进府里挖地三尺将那些金银财宝给挖出来,然后再给首辅安一个欺君之罪。

  陆烨这话的意思是,今晚的计划是那位王妃想出来的?不得不说这计策十分阴损,兵不血刃的就拿下了首辅一家。

  不仅如此,还有杀鸡儆猴的效果,想必明日那些个大臣就算心里再不愿意,也不得不将银子给送过来了。

  谁知道他们接下来是不是要用同样的手段去对付他们,高明。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