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惹王妃不高兴了,赏的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方法不仅让那些人吃了个哑巴亏,还让那些人不敢上折子告状,可谓是阴损至极。

  “明天大部分银子应该会送到燕王府上,不过也有可能还有心存侥幸之人。”宁月想了想,说道。

  “不过最大的麻烦我给你解决了,剩下的燕王殿下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宁月微微笑了笑,放下手中的筷子,“天色已晚,燕王殿下用完膳便回去吧,我便不多留了。”

  如今她和慕容澈已然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有些事她能为他做,但有些事还需要他自己去做,她本人并不想掺和那些事。

  即便心里清楚那些人将她看做眼中钉肉中刺,从他离开帝京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危险也就降临了。

  不到万不得已,宁月并不想暴露什么,她并没有彻底信任慕容澈,是以有些事她不会当着他的面去做。

  慕容澈丹凤眸看向她,抿了抿唇,“好。追风我留给你,他会保护好你的。”

  “嗯。”宁月单手撑着下颌,敷衍道。

  “不过,在那之前……”慕容澈俊脸突然逼近她,在她愣神的那一瞬间,指尖蹭过她的唇角,留下一层滚烫的温度。

  “有饭粒。”他笑起来,神色飞扬。

  “不送送我吗?”慕容澈站在门口许久,回头看向坐在桌前的宁月,问。

  宁月起身与他并肩而行,院内徐徐微风吹起二人的发丝,宁静而又平和。月色洒下一层淡淡的银辉,萤火虫与天穹点点星辰相应。

  摇曳灯火下,那少年目光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看着身旁的姑娘。天色昏暗,叫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粮食的问题,交给我吧。”宁月将人送到了雁归来的门外,踌躇许久,笑着说。

  “那就多谢月掌柜了。”少年俯首作揖,眉眼含笑。

  转身走了几步后,有些依依不舍的回头,天色已晚,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隔壁街道传来更夫那一下接一下的打更声。

  雁归来门前挂着红灯笼,朦胧的火光下,他看见那姑娘面带微笑,向他挥手送别。

  慕容澈想,大概今日一别要许久才会相见吧。

  也不知他离京的那天,她会不会像其他姑娘送别心上人那般,去城外的相思亭送他。推荐阅读sm..s..

  慕容澈回过头,笑了笑。

  再见,我的月姑娘。

  宁月看着那少年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街道尽头,然后在门外站了许久,直到夜风再次吹起她的衣裙,察觉到满身凉意,她才收回目光,关了门,落了锁。

  “你叫追风?”宁月坐在房顶上,脚边还放着一壶酒。

  “是的,王妃。”

  “在我面前,不用这么拘谨。”宁月笑了笑,“你的屋子在右侧,这酒馆就我和小六子住在这里,其他人都有自己的家,右侧那间屋子本来是放杂物的,还没来得及收拾,今晚就委屈你和小六子挤一挤。”

  须臾,宁月眉梢微挑,揶揄道:“如果你想和我挤一挤,我也不介意。”

  “王妃说笑了,属下不敢。”追风愣了愣,片刻后面色微红。

  “月色无限好,只是夜已深。”

  宁月躺在房顶上,双手放在脑后,看着那天穹的一轮圆月,都说明月寄相思,她能给谁寄呢?

  “小追风,你喜欢喝酒吗?”宁月侧头看了一眼放在身边的酒壶,问道。

  追风听到她的称呼,耳根处悄悄的红了红,宁月听到他低沉的嗓音,在耳畔回旋:“喜欢。”

  “我也很喜欢。”

  “酒能让人忘却一切烦恼,即便只是暂时的,有那么一些时候,也想放纵自己。”宁月笑了起来,半晌又说道,“但是更多的,是怀念与知音对酌的日子,想起往日的豪壮志,心里总会漫上一层失落。”

  追风没开口,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悬挂在夜空中,众星围绕的月亮,大概是曾经也像那月亮一般,被众人追捧过吧?

  “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宁月的悲伤来的快去的也快,提着酒壶,从梯子上爬了下去,抬头看向还站在房顶上的追风,“我刚刚说的都算数啊。”

  追风:“……”

  宁月进了屋站在窗边看了许久,夜风吹起她稍显凌乱的发丝,吹得屋里的烛火明明灭灭,许久宁月才关上窗。

  得不到远没有得到后再失去来的痛苦,宁月想,她是不应该再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了,也许和慕容澈产生交集就是为了改变现状。

  谁没有过年少轻狂、恣意放纵的时候,她当时太年轻,以为自己看清了一切,其实那本就是片蛊惑人的迷雾。身在雾中不知方向,不知出路。

  人心,本就是世上最复杂的东西。

  “这些是?”慕容澈看着大厅里摆放的另一些箱子,一一打开后,发现是一些白银,挑眉问道。

  管家恭敬的站在一边解释道:“这些是几位将军送过来的赈灾款。”

  “知道了,待本王赈灾归来再亲自上门道谢。”

  “是。”管家看了眼慕容澈,犹豫片刻,小声问,“王爷,您这身上……”

  他显然是注意到慕容澈身上的两个脚印,慕容澈低头看了眼,然后低低地笑了起来,目光中带着说不出的温柔,“惹王妃不高兴了,赏的。”

  管家:“……”

  翌日。

  宁月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窗外晨光昏暗,隐隐约约传来鸡鸣声,小六子早已起床开了雁归来的门。

  “掌柜的,你醒啦?”少年微暖的笑容使得宁月又清醒了几分。

  更多的是因为那少年手中提着的早点,香气四溢。

  宁月眉梢微挑,笑道:“今个倒好,不是我去为你买早点。”

  “是追风公子起的太早了,把我吵醒了。”小六子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将手里的早点递了过去,“给。”

  “小追风呢?”宁月四处看了看,也没看到追风的身影。

  “王妃,您找我?”就在月姑娘东张西望的时候,追风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吓了她一跳。

  “吃过了吗?没吃过一起吧?”宁月提了提手中的食盒。read3;